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十二章、采珠降龙 下
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8:40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87
未知 未知 2018-01-23 10:38:40
87

兰小龙新认了三个师兄,心中喜悦,既不回家也不睡觉,和三人一起吃些东西,就在火堆前面拿着书册通宵细看。三个师兄轮着给她讲解疑难,困了则自己回屋睡觉。她有人指点门径,学起来就快很多,天色还没有大亮,开天神力已经学完了一遍,开始学起了飞潜变幻之术。

和荀行之当日一样,兰小龙一试书中的法门就兴奋不已,多练一阵,也有了想飞的冲动。她试着轻身离地两三丈,又慢慢落下来,在场地上边学边练。邵举廉看她学得如此之快,有些高兴,上前道:“小师妹,来我带你一起飞一下。”

兰小龙看他来牵自己的手,脸上一红,道:“谢谢邵师兄,我现在还没有练的很熟,要过一阵才敢试飞。”邵举廉以为她胆小,笑一笑也不勉强,就让她自己慢慢体会书中的法术奥秘。

过一阵,荀行之来到场地边上看兰小龙练功,她心中高兴,道:“大师兄,你来带我飞行一阵,好不好呢?”

荀行之笑道:“师妹你真是聪明伶俐,这么快都已经可以离地飞行了。好,我们一起飞出去转游一下。”他拉着兰小龙的手起到空中,感觉兰小龙身轻灵动,比当日拉鲁天平要轻松不少,问道:“像现在这样的速度飞行,师妹你害不害怕?”

兰小龙和荀行之一起飞在空中,心中说不出的欢喜激动,道:“我感觉很好,一点都不害怕。”多飞几下,胆子更大了一些,欢声道:“大师兄,我知道一个地方景色不错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荀行之拉着她的手飞一阵,见她已经能自由飞行,也就松开了她的手,和她一起并肩飞行。两人飞了有一刻钟,到了海中一处形状怪异的岛礁,岛礁不算大,但是有一块巨石临海而起,足有四五丈高,显得异常突兀。

兰小龙指着巨石娇声笑道:“这里就是我经常来看日出的地方,我们到上面去坐坐。”她带头轻轻落到巨石上面,荀行之也跟着落了下去。

大石头从海平面高高拔起,四周都是开阔的水面,确实是一处可以观景的绝好地方。海上的日头刚刚浮出地平线,明亮红艳,天边的云彩也披上了霞衣,格外的美丽。

兰小龙坐到当阳的巨石边上,脸上洋溢欢悦的神色,道:“大师兄,今天我实在是太高兴了,以前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好时光。”

荀行之也心中高兴,和她一起坐到石头边上。笑道:“师妹你真是有心,居然能找到这么一个看风景的好地方。”

兰小龙理理自己飘散的秀发,眼波也像海水一样清澈柔和,用手指着不远处对荀行之道:“我家就在那边不远的地方,这里就好像是我家的庭园一样。”

停一下,接着道:“这个地方也不是我专门找来看风景的。小时候没有人陪我玩耍,我经常一个人爬到这里的石头上发呆,顺便可以看看日出日落。我当时看着大海就想啊,要是家里能有很多的兄弟姐妹就好了,不会像我一个人这样孤孤单单。”语气中有了点淡淡的忧伤。

荀行之听了哈哈一笑,道:“我小的时候,斜月岛上师兄们人很多,都喜欢拿我来寻开心,我每次生气的时候就想,最好岛上能清清静静,只有师父和我两个人就好了。也很有意思,和师妹你家里的情形刚好相反。”

兰小龙也跟着笑起来,道:“如果能早一些认识大师兄那该多好。我可以带你来这边清闲自在,你就领我去岛上玩耍开心,大家都高兴了。哈哈。”她望着天边的云霞,跟着又欢声道:“大师兄,不如你来给我讲个故事吧。”

荀行之想想,道:“好,有这么漂亮的云霞,我就给师妹你讲个‘拾遗记’里面关于云霞的故事。传说天上有一个巧手的仙女,名叫皇娥,她在玉砌的宫殿里纺纱织布,早晚都要忙碌,她编织出来的锦缎就是天空中流光溢彩的云霞。有一天,皇娥纺织感觉疲倦了,就轻摇木筏到银河里面去漂流。她顺流而下,一直漂到银河的尽头,见到了西海边的穹桑。穹桑是一棵八百丈高的大桑树,一万年才结一次果,结出的桑椹色泽鲜紫,香气清远,人吃了可以与天地同寿。穹桑树下居然有一位青年男子独自在那里弹琴,这个青年男子是天神白帝的儿子金星,也就是那颗我们在天上能见到的启明星。金星与皇娥一见钟情,订下了终身之约。他俩重新建造了一条大船,用桂木做桅杆,用香草做旌旗,又雕刻了一只玉鸠放在桅杆顶端辨别风向。他们的船儿在银河里面随风漂游,金星弹起桐峰梓瑟,皇娥和着琴声唱起了情歌,两人相依相偎,只希望时光可以停驻,直到永远......。”

兰小龙听得入了神,听完赞道:“真是好美的故事。我以前听过一个牛郎织女的故事,可远没有大师兄你讲的这么好听。”

荀行之笑道:“这个故事其实就是牛郎织女的故事,早知道小师妹你听过我就不讲了。”

两人在石头上吹了一阵海风,正是海中潮水涨落的时候,看到下面礁石上浪花飞溅,非常漂亮。荀行之从小长大还从没有和女孩一起单独相处,感觉眼前这个小妹妹天真无邪,异常的可爱,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兰小龙知道他在看自己,瞅他一眼,突然口中‘斗’的一声吓他一跳,娇笑一阵,往礁石边上一指道:“这边海里有很多扇贝,有些贝壳里面还有珍珠,大师兄我们下去看看,不知能不能捡上几只。”

两人下到低矮的礁石上面,只感觉到浪涛汹涌,找不到立足的好地方。礁石旁边有一些零零落落的海贝,偶尔会露出水面,转眼又被咆哮的浪潮淹没。兰小龙有点失望,道:“今天不是捡贝壳的好时间,海浪太大了,我们还是改天再来捡吧。”

荀行之心念一动,笑道:“我想到了一个捡贝壳的好办法,师妹你刚学了开天神力,正好可以拿这些贝壳来练练功。这样,我们俩分开站立,我先用力把贝壳隔空抓起,你试着手中出一股劲力,把贝壳推到那边的岸上。”

兰小龙一听惊喜不已,道:“好的,我就按照大师兄的说法试一试,只是我练得不好你不要笑哈。”她兴冲冲刚选了一个地方站稳,就听荀行之道:“贝壳来了,师妹你准备出手。”

荀行之看准浪花起落之机,隔空抓起一个手掌大小的扇贝,兰小龙调整内息仓促出手,劲力歪歪斜斜没有准头,贝壳早已经落回到了海中。她皱起眉头跺跺脚,可惜不已。还没来得及放松喘气,荀行之第二个贝壳又抓了起来,兰小龙赶紧出手,还是偏了一些,贝壳又落到了海中。她多试几次,发力的方式慢慢开始熟练,终于推了一个扇贝到岸上,忍不住欢喜尖叫,庆祝自己出手成功。

有了第一个,很快就有第二第三个,不多一阵,岸边就堆了二十多个贝壳。兰小龙也练得手酸了,嘻嘻笑道:“谢谢大师兄陪我练功,我们今天先练到这里吧。我过去看看这些贝壳里面有没有珍珠。”

她轻轻跳到岸边,把抓上来的贝壳慢慢打开,没有珍珠的贝壳就扔回到海里面。找一阵,居然真的找到了一颗豌豆大小的紫色珍珠,兰小龙小心把它取出,握在手中爱怜不止,仿佛是找到了一颗稀世宝贝。荀行之笑道:“这样小的珍珠,海里面应该比较多吧,有什么特异之处吗?”

兰小龙甜蜜一笑,道:“这颗不一样,是大师兄帮我一起找到的,我会把它好好珍藏起来。”她在岸边轻轻坐下,眨眨眼道:“大师兄你刚讲了一个云霞的故事,我特别喜欢,不如再给我讲一个珍珠的故事吧。”

荀行之看她纯真无邪的样子,忍不住笑一阵,道:“好,我就再给你讲一个庄子里面关于珍珠的故事。嗯,传说有一次黄帝率领随从到昆仑山游玩,不慎丢失了一颗又黑又亮的珍珠。这颗珍珠是黄帝夫人嫘祖赠给他的定情之物,黄帝一向特别珍惜,所以十分焦急。他赶紧派一个名字叫知的聪明大臣出去寻找,知忙了几天,想了各种办法却一无所获。皇帝再派号称千里眼的离朱去寻找,离朱又忙了好久,方圆百里都看遍了,还是不见珍珠的踪迹。黄帝第三次派号称通天手的吃诟出去寻找,吃诟也忙了几日,捞遍了江河湖泊,还是空手而归。黄帝没了主意,心烦意乱之中把最糊涂的大臣罔象也派了出去。罔象漫不经心走到赤水岸边,用拐杖扒扒草丛,那颗又黑又亮的珍珠正悄悄地躺在草丛里呢。黄帝见罔象一会儿便把珍珠寻回,大为惊叹道:看来糊涂的人未必不能做大事啊。”

兰小龙听完一阵欢笑,叹一声道:“我母亲就经常说我是个糊涂的人,可我运气比罔象还要好,居然遇到了大师兄你们。”

荀行之也笑两声,四处看看大海道:“走了,这里也耍够了,我们先回岛上去,师妹你再接着学习书中后面的法术。”

回到斜月岛时,鲁天平和邵举廉正在吃东西,招呼两人一起吃了一些,吃完兰小龙又接着看书练功。

 

兰小龙是龙族血脉,天赋极厚,人又灵秀聪明,一天的时间把开天神力、吐纳长生、飞潜之术都学了一遍,到傍晚时分,变身的方法也学会了三四种。

三兄弟为了照顾小师妹,都不再抢着学新的东西,不时给她鼓励指点。荀行之见她武功基础较弱,专门教了她五招掌法和三招腿法,以作对敌防身之用。四人在一起时,不时运用学来的法术武功欢笑嬉戏,仿佛一家人,相处极为融洽。

傍晚时分,兰小龙也学累了,找个干净的屋子小憩了一下。睡醒起来天色已经全黑,师兄妹四人在练功场中升起一堆柴火,围坐在一起边吃东西边聊天。

海面上没有起风,却突然开始传来些奇怪的声响。白天平平静静的海水渐渐翻起了波浪,越来越大,声势颇为吓人。兰小龙有些惊惧,站起身来看着大海道:“大师兄,海上无风而起浪,肯定是龙世子要带人来了,我们都小心些为好。”

鲁天平赶紧起身,从屋里找来几根铁棍和一把铁锤,嘴里念着:“哼哼,龙世子要是敢来打架,我今天可要好好教训他一下。”

荀行之也站起身往前几步,看着大海不言不语。这些天来一直被龙宫的怪物招惹,胸中有了一股气。如今神通已成,早已无所畏惧,等这个龙世子前来已经等了好久了。

他凝望海面一阵,并未见到海上有龙世子的踪影,却忽然听到兰小龙一声惊叫:“有怪物上岸了,大师兄。”连忙定睛四看,见石门左边的海岸线上居然无声无息上来了两头灰褐色的巨蜥,足有一丈多长,脚步蹒跚着向几人爬了过来,右边海岸上跟着也有黑影晃动,见有三条大蛇钻出水面,都和上次来岛上的蛇差不多大小,扭动着身躯向几人滑了过来。

荀行之沉声道:“天平邵师弟,你们保护好小师妹,我来收拾这几个东西。”往身侧一瞥,见火堆中有根正在燃烧的木棍,手腕粗细,三尺左右长短,心想海中怪物怕火,正好可以用这根火棍来对付这几个怪物。

他将木棍从火堆里抽出,纵身一跃,来到了三条大蛇的前面。

当头的黑蛇见荀行之拿着根燃烧的木棍过来,似是心有畏惧,在沙滩上面踌躇不定,看到荀行之身后的巨蜥已快赶到,忽然眼中阴光闪动,大口张开上前,朝他一口咬了过来。

荀行之得了超凡神通,眼中看到的大蛇动作已比几日前慢了很多,都已不足为患。他眼见大蛇张口咬来,有心要让大蛇死的难看,不闪不避长身直进,手中燃烧的木棍如风刺出,深深刺入大蛇的口腹深处,手腕运劲一撩,将大蛇身躯撩起甩到了一丈开外。眼见大蛇眼珠外凸,在沙滩上痛苦扭动几下,跟着便一动不能动了。

另外两条大蛇见他如此凶恶,不敢再上前攻击,绕个弯又滑回了海中。

荀行之回身看,见身后两头巨蜥目光呆滞,正一左一右向自己袭来。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,看模样就像是长了四只脚的怪蛇,心中不由有几分发毛,也不敢靠巨蜥太近,腾身一跃起到了空中,一声大喝腰身运劲,将手中木棍全力掷出。木棍得了他手中劲力,就仿如一根通红的利箭,将一头巨蜥穿背透腹钉在了沙滩之上。

这巨蜥却颇为命大,痛嗷几声拼命挣扎,身躯脱开木棍的限制,不敢再作停留,带着另一头巨蜥仓惶爬回了海中,转眼就消失不见。

鲁天平本来对几个怪物还有两分畏惧,不料怪物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,见荀行之落回到火堆边上,忍不住一阵大笑,激动道:“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,下次要敢再来到我们岛上作乱,我们就让它从此断子绝孙了。哈哈哈哈。”

兰小龙见荀行之干净利索打发了几个怪物,也忍不住高兴,只是心中并未完全放松,道:“龙世子没有现身,师兄我们现在都还不能轻心大意。”

荀行之刚欲开口说话,忽然听到海边传来一阵奇怪的浪涛咆哮之声,借着月光往海上看去,见海面涌起了一个骇人的巨大浪头,跟着有几个人从水中冒了出来,脚踏波涛,就颤颤巍巍立在浪尖之上。大浪延绵,一直将几人送到石门前面才消散退去。

兰小龙见几人来到了岛上,忍不住有些畏惧,小声道:“大师兄,戴银冠的人就是龙世子。”

荀行之火光里看得真切,龙世子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,头戴扇形银冠,着一身紫色的锦袍,神情漠然走上前来。后面跟着四个手持兵刃的汉子,容貌十分怪异。

龙世子看到兰小龙有些诧异,恨声道:“小贱人,你也在这里啊?”

荀行之忽然扭头问鲁天平:“噫,是什么味道,怎么忽然间就变得如此之臭呢?”鲁天平知道他的意思,掩一掩鼻子,大声道:“大师兄,海里刚上来了个食腐肉的怪物,一开口就臭气熏天,哎呀呀,实在难闻的很。”邵举廉这才听懂两人的意思,哈哈大笑起来,兰小龙也忍不住跟着偷笑两声。

龙世子面色阴冷,看着荀行之道:“你就是打伤我的坐骑,害我下属性命的人吗?”荀行之皱眉道:“我们这里经常会打死些蛇鼠毒虫,我都不知道哪个是你的兄弟,哪个又是你的下属?”

龙世子眼光发狠,对荀行之道:“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是谁,你若现在下跪向我求饶,自断一只手掌,我今天或许可以饶你一条性命。”

荀行之大笑几声,道:“斜月岛上向来祥和安宁,最近却被你们一群怪物搞得乌烟瘴气,我本来一直想去找你算账,却又不知道你住在哪里。今天凑巧,是你自己找上门来了。呵呵,不知你身上带了多少银两,可够赔偿我们岛上的损失?”

鲁天平听到银钱就来劲,道:“大师兄,等下我们把这几个怪物拿住了捆起来,吊在山边吹海风,不怕他们不赔钱。”

龙世子心中忿恨,对手下冷声道:“去,把当先此人的双手给我砍下来。”龙世子身后两人得令,上前也不说话,手中大刀一左一右就向荀行之砍来。

荀行之哪里会害怕,身形往后微闪,避开两把当头的砍刀,忽然腾身跃起,双腿水平一字飞出,踢在两个大汉的脸颊之上。他也知道这些下人的难处,脚下留情,无意伤他们太重。

两个大汉挨了飞腿,口中忍不住痛呼起来,手捂鼻梁蹲到地上,只觉眼冒金星,泪水鼻血一起涌出,苦不堪言。

龙世子见下属无能,又惊又怒,骂一声:“无用的废物。”突然蹬地上前,出脚将两个大汉重重踢倒趴在了地上。立定手一挥,后面的两个汉子赶紧递上了一对黄金锏。

鲁天平看到金灿灿的双锏出鞘,不由有些眼热,道:“大师兄,这对金锏不知道成色如何,若是融化了做成金元宝,那可值不少的钱嘞,呵呵。”

荀行之哼一声道:“一对金锏也没有什么好稀罕,今天若不好好认错道歉,那这里岛上可是来得去不得。”

龙世子往前两步,一扬手中双锏,冷笑道:“你们是想三人齐上来决胜负,还是要一对一和我公平较量?”他见荀行之功法奇特,出腿快如闪电,自己也不敢过于托大,故意出言相激,心想最好能先伤三人中的一个强手,后面再收拾另外的两人。

邵举廉自学得了神功奇术,一直都没有机会施展,见龙世子要上前动手,拿起一根三尺来长的铁棍对荀行之道:“大师兄,就让我先来领教一下这位龙世子的高招,如何?”

荀行之犹豫一下,道:“好的,那邵师弟你小心一点。”兰小龙小声提醒道:“他的兵刃沉重,师兄你千万小心。”

邵举廉大步上前,心想龙世子虽然可恶,但比武还是堂堂正正的比武,自己也不能失了礼数,持棍拱手道:“我叫邵举廉,请龙世子赐教。”龙世子冷哼一声,也不答礼,纵身跃起,左手横握金锏护身,右手金锏朝邵举廉重重砸了过来。

邵举廉不知龙世子功夫深浅,不敢硬碰,身形侧闪避开龙世子金锏。铁棍斜挥,扫向龙世子腰间。龙世子左手金锏轻轻一摆,挡开邵举廉的铁棍,右手金锏挥动,又朝他当头打了过来。

邵举廉一棍打在龙世子金锏上,感觉金锏异常沉重,手中不由有些酸麻,心知这样硬碰硬的打法,自己很难有争胜的机会。他闪身避开龙世子的金锏,略略踌躇,手中铁棍出招不由得慢了下来。

荀行之有了这几日的神奇历练,眼中只看到龙世子的武功稀松平常,对邵举廉道:“邵师弟,以快打慢,攻其必救。”

邵举廉听了荀行之提醒,心中豁然一亮,腾身退后两步,见龙世子金锏又舞到面前,忽然手腕抖动返身而上,把铁棍当做长剑,向龙世子胸前径直刺出。

龙世子一柄锏足有六百斤重,若是几日以前,莫说邵举廉一人,就是兄弟三人齐上,也难在龙世子锏下走过十招。现在却不同了,几十斤的铁棍在邵举廉手中轻若木条,他既知道对方锏重,不能硬碰,便以铁棍行穿刺之法,以快打慢,出招刺向对方必救之处。剑法本是他所擅长,铁棍也较金锏略长,穿刺之时更显自如。

龙世子眼见邵举廉铁棍如风刺到胸前,连忙挥动金锏来防。邵举廉不待招式用老,铁棍上挑,改刺向龙世子咽喉要害,龙世子来不及运锏回防,只得仰身后退避开邵举廉的铁棍。双足还未站稳,邵举廉的铁棍如影随形,又刺到了胸前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