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十四章、仙术境界 下
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7:10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46
未知 未知 2018-01-23 10:37:10
46

龙神因不知荀行之来历背景,只知其法术高强,不能招惹,所以见面后步步示好,希望能尽快了结龙世子惹出的麻烦。此时却忽然心中一紧,思量若荀行之兄弟得了这两样神兵利器,万一将来在外面惹出什么祸患来,那龙宫又如何能逃得了干系?为稳妥之计,最好还是改送些金银珠宝,让其欢喜离开。

龙神待荀行之舞弄完毕,满脸堆起笑,叹道:“小兄弟你武功盖世,老朽我实在是佩服之至。刚看了小兄弟演武,我心中忽然有个计较,想你们兄弟如此高强的功夫,就是手持寻常刀剑也能纵横天下,哪里需要整天提着这么重的兵器四处走。呵呵,不如你把这两件兵器留下,我改赠你黄金五百两,珍珠百颗、翡翠五十双,如何?”

荀行之听言笑道:“我们习武之人只喜欢称手的兵器,不喜欢什么黄金翡翠,龙神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

龙神心中懊恼,看荀行之神兵在手,更加不敢招惹,喏喏道:“先喝茶先喝茶,呵呵,请小兄弟在龙宫中多留一阵,我们再好好商议商议。”

兰小龙知道龙神有意反悔,朝荀行之连使眼色。荀行之会意,道:“我们打扰龙宫已经很久,不好再继续麻烦,我取了兵器这就离开,龙神的大恩大德容以后再回报。”

龙神无奈,眼看荀行之取了玄铁叉和青钢斧,把两人送到龙宫大门口,低声对荀行之道:“小兄弟,你今天取走的可是两样天下难寻的宝物,望你以后不要用它惹出什么事端。如果有了麻烦,那也和我龙宫无关啊。”

荀行之知他意思,道:“龙神放心,您赠宝之事我感恩于心,但不对人说起。如果将来有何祸事,绝不会牵连到龙宫。”

 

告别龙神,师兄妹二人辟开海水踏上回程之路,回程荀行之手中提了重物,行动慢了不少,回到斜月岛已经是上午时分。

荀行之把两样兵器扔在练功场的地面上,只感觉全身酸痛,困乏无比,这一趟路全是在水下穿行,累得他精疲力尽。

岛上是一副残破的景象,昔日同学们上课的课堂已经被烧成了一堆废墟,不时冒着黑烟。荀行之看着眼前景物,心中难免有些酸楚,转念想,虽然失去了一座建筑,但龙宫这一行消除了岛上多日的祸患,还换回两样宝物,也是值得庆幸之事。如今兄弟三人有了本事,可以出去外面多挣得些银两,将来再雇工匠上岛把课堂重新修建起来。

他喘几口气笑道:“小师妹,今天全靠你指点才得了这些宝物,只是可惜了,我没来得及给你也要上一件兵器。”兰小龙娇笑一下,道:“我才不喜欢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呢。再说,这兵器是用呲铁的粪便做的,我躲还来不及啦。”

鲁天平和邵举廉看到他们的身影,从屋后赶了过来,看到场地上的两样兵器又惊又奇。邵举廉道:“大师兄,你们去了这么久,真的把我们担心坏了。二师兄一直说,你们肯定在龙宫遇到了麻烦。”荀行之笑道:“一点麻烦都没有,龙神客气的很,知道理亏,赔礼道歉不说,还送了我们两样兵器,你们两一人一样,赶紧来试试。”

兰小龙跟着笑道:“这两样兵器,二师兄适合用青钢斧,邵师兄正好用这柄玄铁叉。”

鲁天平一听乐了,道:“龙神这么好说话啊?嘿嘿。”他走过去提起青钢斧,摸一摸斧头的刃口,眼中瞬间放出奇异的光芒,惊喜无限连连赞叹。手持斧头挥舞一下,道:“大师兄,这个宝物真的是给我的吗?”

荀行之道:“这把青钢斧是专门为你向龙神讨来的,重一千六百斤,你感觉如何?”

鲁天平按捺住心中激动,认真道:“大师兄你可要想好哦,平日里比武,我只要手中有把称手的斧头,你胜我就得在六十招开外,若真的得了这把青钢斧,你拿寻常兵器恐怕都不再是我的对手。”

荀行之大笑两声道:“这有何妨,过些日子我再去寻一件更好的兵器,寻到了再来和你较量。”

鲁天平跟着哈哈笑两声,道:“这样宝贝的兵器,天底下恐怕是再难找到。唉,不如大师兄你就做个元帅,也不用上阵打仗,我和邵师弟做你手下的大将,你指到哪里,我们就帮你打到哪里。呵呵。”

邵举廉也拿起玄铁叉,运劲挥舞了两下,忽然有一种纵横天下所向披靡的痛快,知道是得了罕有的宝物,心中无比喜爱。道:“大师兄就算不做元帅,我们也跟着你天涯海角四处闯荡。”

荀行之打不起精神和他们说笑,道:“两位师弟你们自己耍弄兵器,我今天累坏了,要回屋休息一下。”他从鲁天平那里要了宝书,递给兰小龙道:“师妹,这本书你可以再看半日,完了我就要把它还给别人。”

兰小龙心中高兴,接过书册道:“多谢大师兄。”

鲁天平笑一声,道:“大师兄又不是外人,小师妹你老是这么客气,嘿嘿。”

 

荀行之一觉睡得畅快,睡足了起来出到门外,天色已经全黑,鲁天平和邵举廉正在场地上擦拭自己的兵器,爱不释手,兰小龙则坐在火堆边上看书。

荀行之走到火堆边,对兰小龙道:“师妹你已经两天没回家,也该回去看一看了。”兰小龙起身把书册还给荀行之,道:“我正想要和大师兄告别,回家去看看,这两天发生的事我母亲知道了一定会好高兴。”

邵举廉道:“黑夜行路,小师妹可要多加小心。”兰小龙道:“师兄不用担心,小妹已经不同往日。如果有怪物敢来惹我,我让他尝我一招开天神力。”说完手中比划,巧笑不止。

 

兰小龙离开后,鲁天平和邵举廉也回到屋里睡觉。荀行之想着夜里祖师可能会考问自己学业进展,不敢大意,在火堆前面草草吃点东西,把书册打开,聚精会神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。待月亮快爬到天顶,他收了书册,起身来到祖师授书的山崖前。

山中黑暗幽静,荀行之不知祖师到了没有,伸手在山崖上轻轻敲击。过了一阵,听到有石头裂响的声音,石门慢慢打开。

进到石室内,看到祖师已经坐在石台上面,双目微闭,像是在洞中打坐出神。荀行之心中感激,恭恭敬敬拜倒在祖师跟前,递上书册道:“谢祖师传弟子神通。”

祖师慢慢睁开双眼,神色慈祥收了书册,道:“不用多礼,坐下说话。嗯,你这七日都学到了些什么本事?”

荀行之在祖师旁边的石凳上坐下,道:“此书博大精深,弟子尚不能完全领悟。开天神力一章,弟子仔细学了几遍,学得了很多用力的妙法。弟子在想,若是全力施为,双臂当有了万斤之力。”

祖师微微一笑,也不打断听他继续说。

荀行之接着道:“潜行之术,飞举之法,弟子已经能自如运用,还学成了六十来种变幻之法。变身术中的阴阳二气和开天神力的用力妙法相互融通,都还颇有些心得。”

祖师微点点头,问道:“吐纳长生之术,不知你学得如何?”荀行之道:“弟子习练了一阵,还不知奥妙之所在,只记住了一些呼吸和冥想的法门,未能深入。”

祖师叹息一声,道:“看你智虑单纯,忠勇有度,谁知还是魔根厚重,仙根不足,以后也不知要惹出多少祸事来。”

荀行之不明白祖师的意思,但知道此话不是赞许之辞,忙起身鞠躬道:“弟子愚钝,犯了错误不自知,请祖师责罚。”祖师哈哈一笑,道:“我没说你犯了错,不用紧张,坐下。”

待荀行之坐下,祖师捋捋胡须道:“此处往西五千里外,有一片连绵的群山唤作乌蒙山,南华道祖多年前在山中的朱提镇边留了一根铁柱子,有一万多斤重,你日后有机会可以去找一找,看能不能拿得动。”

荀行之听祖师寥寥两句交代,并不太明白祖师让自己去乌蒙山的目的,但祖师不详说,他也不敢多问,口中应了一声是。

祖师微微沉吟,接着道:“你看了此书,可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?”

荀行之想想,道:“弟子确实有两个问题,困绕于心不能释怀,要请祖师指点。”祖师道:“你说。”

荀行之道:“嗯,第一个问题是关于仙术修炼的境界。弟子看了此书,感觉仙术神妙无比,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像,只是仓促间学成,后几日就再难有大的进境,不知道仙术到底会有多少层境界,又该如何来长久修炼?”

祖师心中慰然,道:“你能说出此话,便还是仙家的可造之材。”

他站起身走了几步,缓缓道:“雄浑之力、飞潜之功、变化之术,这些还并非真正的仙术,只能称为异能。异能高低主要受限于身体天赋和修炼的机缘,过早或过晚都不易修得满意之境,你现在正是最好的年纪,所以能够成功。我前几日让你去取仙泉水来做龟蛇汤,因为天地间的灵物可以帮助异能增长,并巩固你的力量根基,但要记住,异能无论有多强,如果不修仙家内术,终会有灯枯油尽,年迈衰亡之时。”

荀行之感觉茅塞顿开,留心听祖师讲述。

祖师接着道:“吐纳内术才是仙家修习的根本,也是仙魔区分之所在。仙家内术不易速成,需靠时间慢慢积累。你仙根不足,能否入得门径尚无定数,将来须要放得下情欲用心修练,才能渐渐体会仙术境界的奇妙。”

荀行之闻言心中惊奇,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学成了无上仙术,哪知道祖师说自己还根本没有入门,口中忙应了一声是。

祖师又轻轻坐下,道:“仙术修炼的层级因人而异,本没有绝对的标准,大概可以分为五层境界。第一层境界可称为灵感:修成之人能感知五官之外的气场,预见凶吉祸福,有些仙根厚重之人不用修炼就能达到这种境界;第二层境界可称为长生:修炼之人能吐纳天地之清气,平衡体内阴阳,进而寿延无穷,能到这种境界者就可以称之为神仙;第三层境界可称为不灭:修仙之人通过修炼,魂魄已能脱离身躯束缚,跳出三界之轮回,能到此种境界者千中无一,达到了便成为神仙中的圣贤。”

停一下,接着道:“仙术的第四层境界可称为不损金身:仙魂脱离身躯束缚之后,若因缘巧合,可借天真地秀又重新塑成金身,世间的任何外力均不能伤损,行事从此立于了不败之境;第五层境界可称为无拘自由,金身能与万物相融,心中所念,飞花落叶都能成为宝物,这种境界是妙中之妙,神奇之处已不能用言语来描述。”

荀行之听祖师寥寥数语,直如醍醐灌顶,看到了一个完全不知的世界,细细想一想,心中无比向往,问道:“祖师,天地间能修到无拘自由境界的,不知道能有几人?”

祖师笑道:“不损金身,其实就已经是仙家修炼的极致,成功极难,须有万众景仰,众念护持,历经百年才能修成。古往今来万数年,能修成者恐不过七八人之数。能到无拘自由妙境的,我也不知能有几人,最多只有二三人。”

顿一顿又道:“你年纪幼小,初入仙魔之门,有些东西讲了你还不能完全明白。我说你魔根深厚,因为你无人指引,七日之内居然将此书所载的异能练到了极致,将来出去必是个惊天动地的魔头。哈哈哈哈。”

荀行之听祖师对自己的断语,不知是赞是贬,勉强陪着笑了两声。祖师笑完叹一声,接着道:“仙术境界就说这么多,你再接着讲你的第二个问题。”

荀行之道:“第二个问题本不是什么问题,只因弟子定力不足,自得了些神通后,心性仿佛已经从俗世中抽离,感觉世间的功名利禄都没有多大意义,有些迷惘,不知道未来之路该如何走才好,想请祖师指点迷津。”

祖师沉默半晌,才缓缓道:“天下能学成你这样本事的人,可谓凤毛麟角,能修成也是你自己的缘法。既然功名利禄对你已经没有多大意义,那自然不必再学你师父一样,青灯黄卷皓首穷经。各人有各人的世界,也不要念着去广施恩惠,打搅俗世众人的生活。外面海阔天高,自有各样造物的神奇,你应该早早出去游走一番,多结交些异人,增长一下见识。”

荀行之从小在海岛长大,对外面的世界了解不多,于仙魔之道更是一无所知,开口问道:“请教祖师,在天地间行走的异人,不知都有些什么规矩需要始终遵循呢?”

祖师微微笑起,道:“无论称仙称魔,本质终究都还是人,做人的规矩其实也就是修仙的规矩。开天神力乃是至圣仙君所创的奇术,仙君于世间却只传君子之道,不传开天神力,你可知是为何?”

荀行之曾经从熊魔王和虎魔王口中听到过至圣仙君的名字,知道至圣仙君是神仙中的绝顶人物,却不了解其在世间的种种经历,有些茫然道:“弟子不知。”

祖师沉吟一下,道:“我就来和你说说至圣仙君的故事。嗯,至圣仙君当世之时,民智尚处于一片蒙昧之中,传世的文字多是些虚妄之言、巫蛊之说,正邪并没有清晰的尺度。仙君天赋秉异,文武都堪称不世之奇才,他十八岁时便能力托千斤、百步穿杨,每次演武都引来拥挤的人群围观,众人都以为仙君必会成为一名勇武的将军。至三十岁时,仙君在泰山绝顶观风揽云,冥思苦想一整年,创出了开天神力的奇法,论武功已然无敌于天下,却依然是心有困惑,寻不得如意的济世之方。”

荀行之听得惊异,口中不由哦了一声,不敢打断,继续留神听祖师讲述。

祖师接着道:“仙君三十五岁时,偶然一朝警醒,悟得了天人合一的人间至理,那便是后人书中所载的君子之道,进而一以贯之,为天下立出了万年不破的品格标杆。这君子之道看似平常无奇,其实内涵极为精深,无论是神王霸主还是奇士豪侠,若稍有背离,神术与武功不仅于天下无益,反会平添诸多的祸乱。仙君悟道之后,折弓断剑,彻底弃神法奇术不用,以常人之姿入世,四方奔波劳碌,广传君子之道数十载,以文章来教化天下,也终于籍此修成了旷古烁今的千秋功业。”

微顿一下,叹一声接着道:“仙君离世之后,后世不时会有各样的文人,执仙君所悟大道的一个偏枝,便妄言自己找到了天地之正道,可惜这些人无论如何修饰炫耀,所谓的正道终是沙土之器,尽都难以久立。”

荀行虽然自幼便学读圣贤书,于古时圣贤的生平事迹却所知有限,此时听得入神,心中恍然间有了一种拨云见月的清朗。他不知自己从书中学来的的君子之道是否便是祖师所说的大道,接口道:“请祖师指点指点弟子,何谓君子之道?”

祖师振振衣袖,笑道:“君子之道又有宏微繁简之分,本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道尽,你只需记住三条基本的原则,便可大概品得君子之道的要义。其一是平等之心,君子独立于天地之间,不畏神鬼,不欺弱小,不受奴役;其二是守礼,君子以孝悌为本,推己及人,谨守君臣长幼男女之礼;其三是中庸,君子行事以宽容为念,不激不缓,顾及多数留有余地。自省能做到以上三条之人,便可称得上是君子。”

荀行之听祖师所说的君子之道与师父平素所教的道理基本一致,心有戚戚,跟着道:“如祖师所言,君子之道乃是修心之法,弟子已能大概领悟。嗯,除修心之外,不知修仙之人是否也有什么通达之途可以依规行走呢?”

祖师目光内敛,缓缓道:“乾坤之间格局复杂,上天入地各有微妙,本也没有什么通达之路可以任由人走。你现在了无牵挂,亦无畏惧,正好可以四方闯荡,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。”眉宇之间微起愁色,又接着道:“我近年来一直多有忧虑,担心天地间会有不测的变故发生,你出去后注意用心积累,拾级而高,平日里也多结善缘,遇有风云变幻之时,方才有机会能担当重任。”

荀行之听得认真,应道:“祖师今日的教诲,弟子用心记住了。”

祖师眼神柔和,道:“你我相处时日甚短,我也不能教你太多,未来天长日久,我们应该会有再次相逢之时。你可知为何此书只能给你七天?”荀行之想想,道:“此书如果在世上出现,天地间神魔必然蜂拥来抢,确实会后患无穷。”

祖师轻叹一声,道:“天地之间有诸多凶险,现在也不可能对你一一道明,有些莫名的忌讳,不小心犯了就会让你一命归西。祸福相依,你要牢记我赠你的这四个字,得意之时不能忘形,身处困境也不要绝望。嗯......你既然已经通了阴阳二气,我就再传你两样本事,万一遇到危难可以救你性命。”

他从袖里取出一页卷纸,道:“这是两份奇法的口诀,你先记在心里,以后有空再慢慢领悟。记住,这两样本事只可自己使用,不能示人,若你对外轻易卖弄,会有大祸临头。”

荀行之连忙答应,接过纸页打开细看。

纸页左边抬头写着:龙卷云;右边抬头写着:移魂附。口诀不长,各只有八句。龙卷云之法看起来和飞潜之术相通,却极为精妙;移魂附之法好像和变身术有关,也神奇莫测。有了前面七日的修炼,理解这些口诀并不算艰难。荀行之反复吟诵了几遍,记在心里,把纸页还给了祖师。

祖师道:“这两样本事都不是仙家的正宗法术,以你的天分,学起来会比较容易。”

笑一笑,接着道:“其实仙魔之分未必便是正邪之分,你将来纵横天地之间,大可不必受此约束。只是仙家内术是长生之本,不管你喜不喜欢,都不能不练。人生百年转眼就过,到了年老体衰后悔之时,一切就太迟了。而且仙术难成,修炼之机也很重要。天地间的众仙,一旦错过修炼的黄金之季,便只能天长地久,碌碌无为。”

荀行之应道:“弟子一定勤练仙家内术,不负祖师传艺之德。”

祖师收敛了慈容,正色道:“你出去以后要谨记,天地之间邪不胜正,不可放纵物欲,不要贪恋权势,做事务求无愧于心。”

荀行之知是祖师认真的嘱托,不敢轻言应答,起身再次拜倒,诚惶道:“祖师的教导之言,句句直入弟子心底,弟子一生都谨记祖师爷训导,不走邪路不为恶,不放纵物欲,不贪恋权势,事事务求问心无愧。”

祖师起身环顾一下石室,沉默一阵道:“我要走了,你也回去吧。”说完一转身便消失不见。荀行之口中忙道:“弟子送祖师。”

祖师甫一离开,石室内的萤火就暗淡了下来。荀行之起身离开石室,石门关上,山崖一切又恢复如初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