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十七章、反客为主 上
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1:33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48
未知 未知 2018-01-23 10:31:33
48

荀行之四人起身走出草丛,见铁角羊四个人已经跑得没了踪影。兰小龙快步上前,高兴叫了一声红姐姐。

红云飞见到兰小龙又惊又喜,道:“小龙妹妹,你跑这么远来看我啊,这三位是?”

兰小龙欢声道:“我想念红姐姐你嘛。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我大师兄荀行之,这是二师兄鲁天平,这是三师兄邵举廉。”转头对三人道:“这就是我的好姐姐,红云飞。”

荀行之三兄弟向红云飞拱手为礼,口中道:“红姑娘,幸会幸会。”

红云飞听兰小龙忽然有了三个师兄,心中不免惊奇,也对三人一抱拳,笑道:“多谢荀大哥你们出手相助,帮我赶跑了这几个无赖。哎,我的小龙妹妹又温柔又美丽,可惜以前都没有一个像样的哥哥来疼她,经常受人欺负,现在一下有了三位这么了不起的师兄,以后看有谁还敢再来欺惹?”

兰小龙娇笑道:“好容易才见上面,红姐姐你又取笑我。哈哈,我是以后不怕有人再来欺负,要是谁敢欺负红姐姐,我们也一定会帮你的忙。”

鲁天平憋了半天一直没机会说话,此时开口道:“红姑娘你不知道,我在斜月岛上有一把千多斤重的青钢斧,那可是个难得的宝贝,要早知道你会有麻烦我就把它带过来,这些毛贼一斧子就打发一个,哪里还需要大师兄出手去收拾他们?”

红云飞见荀行之手上满是泥土,知道三眼犀就是被他出手打伤。想起三眼犀满脸烂泥的狼狈样子,忍不住又笑了几声,道:“荀大哥你的泥巴神功独步天下,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所创,居然这么厉害?”

荀行之见红云飞娇俏机敏,心中颇有好感,此时看到她开心大笑,偶尔透出点点天真气息,另有一种妩媚动人之处,也跟着哈哈一笑,道:“我的泥巴神功是现学现用,用来对付小毛贼可以,却上不了大的台面,倒是红姑娘剑法轻灵,英姿飒爽,一看就知道是名师所授的绝学。嗯,不知道这些黑衣人是个什么来历,如此可恶要为难红姑娘?”

红云飞收敛了笑容,叹叹气道:“我和这些山间魔头的晦气过节,一两句话都说不清楚,荀大哥你们听了也是无益,还是不说了吧。不知荀大哥你们此次来宁华山,是过来玩耍呢,还是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荀行之听她不愿细说,也不好多追问,道:“我们冒昧前来,是有点小事想请红姑娘指点,并不打算在山中多做停留。不知道红姑娘的洞府是安在何处,不如我们先回到红姑娘的洞中再作详谈?”

红云飞眉间飘过一抹忧色,眼有歉意道:“荀大哥你们能够老远过来看我,本是我难得的荣幸,不过实在抱歉,我现在不方便在洞中接待贵客。呃......,从这里往前不远处有一片山崖,可以远观大海,风景还不错,不如我们到那边坐下再仔细聊聊?”

荀行之兄妹知道立足之处是个是非之地,过一阵若熊魔王又率众赶来,难得再和他继续纠缠。他们跟随红云飞在山间飞纵,没走多远来到一片临海的山崖前面,果然视野开阔,别有景致。山崖上有些参差凸起的石头,仿佛就是些天生的石凳。

红云飞招呼四人坐下,开口道:“对了,荀大哥鲁大哥你们都有这么高强的本事,怎么刚才会说有事要来找我指点呢?”

鲁天平听她夸赞自己有本事,心中有些得意,抢着道:“是这样红姑娘,我们以前一直都在东海的斜月岛上生活,也闷得无聊。大师兄说想要带我们出去闯荡闯荡,但这天下之大,不知道都有些什么好的去处,该先去哪里为好。我们听兰小龙说你见识多广,所以就先过来问问你。呵呵。”

红云飞听言眉头一展,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你们过来找我还真算找对人了。四年前我刚从师父身边学成出道时候,并没有合适的地方落脚,曾经有一年多时间到处游走,确实去过不少的地方,可以给荀大哥你们好好说说。”

荀行之高兴道:“那正好请红姑娘给我们说说这天地间的好去处。我们出去游历也不是为了看山看水,主要是想有机会见识一下四方的奇人异士。”

红云飞想想道:“要说起这天地之间,那其实是有三个大的圈子。第一个圈子是神仙们往来的地方,主要是在天上,世间虽然不时传说有神迹出现,但其实仙踪难觅,不容易见识得到;第二个圈子就是俗世之中,民间百姓都在王法的管束之下,财禄姻缘各有所求,也各守本分;第三个圈子则是魔头们的圈子,各个魔头在无人的山间水泊占上一个地盘,汇聚小妖自由自在。小妹我虽然本领不高,也算是做了两年的魔头,对第三个圈子的事还多少知道一些。”说到自己也做了魔头,羞涩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。

荀行之笑道:“红姑娘说的很精彩,说得我们都好像能看到这些圈子一样。”

红云飞道:“荀大哥你们如果是想和奇人异士往来,可能只有多行山野之地,寻机会去登门拜访些有道行的魔王,才能有所收获。”

她微顿一下,神情忽然有些黯然,叹一声道:“现在我都已经无处容身,荀大哥你们要去游走天下,那不如我也和你们一起出去,给你们做个向导。”看一眼荀行之,轻声道:“荀大哥你说好不好呢?”

兰小龙本已是一肚子疑惑,听言忍不住问道:“红姐姐你在这里的洞府呢,是不是被哪个什么熊魔王给抢走了?”

荀行之也出言道:“红姑娘,我们出去游走天下并不是什么紧要之事,你能为我们做个向导那自然是求之不得。你若是在山中遇到了什么麻烦,也尽可对我们明说,有需要出力相助之处,我们决无袖手旁观之理。”

红云飞沉默一下道:“这件事我本来不愿提起,但话到这里却又不得不说。”

她站起身,看看远处接着道:“这宁华山方圆有两三百里,山间有大小的溶洞几十个。我两年前在这里占了一个天生的好洞,号称青萍洞,旗下陆陆续续汇聚了一百多号小妖,本来声势颇为不错,不想一个月前响石洞的熊魔王忽然带人前来挑衅,还满口污言秽语......想要纳我为他的压寨夫人。我和他拼斗不能取胜,只有先逃脱躲到了山间。手下众人见熊魔王武功厉害,都纷纷归降,只有两个贴心的姐妹也逃脱了出来找我,现在和我在不远处一个小山洞里暂时落脚。”

兰小龙心中愤愤不平,站起来看看荀行之,道:“大师兄,这个熊魔王如此可恨,你说我们能不能帮红姐姐把青萍洞给抢回来?”

邵举廉最恨有人欺负女子,心中早有几分怒气,此时插口道:“这个熊魔王真是该死,依我说,我们应该直接打到响石洞去,把他的老窝给夺了,让他也尝尝无家可归的滋味。”

红云飞重新坐下,勉强一笑道:“小龙妹妹,邵兄弟,多谢你们的好意。不过这夺洞之策断不可行。”

兰小龙不解道:“红姐姐,我大师兄的本事你还没见识到,肯定比那个熊魔王厉害得多,怎么会不行呢?”

红云飞道:“我当然不是小瞧荀大哥的神功绝学,只是这响石洞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熊魔王号称是天下十大魔王之一,功夫极为了得,手下共有七个结义兄弟,个个都有自己的绝技,还有两三百号小妖跟随,再加山中配得有强弓硬弩,我们想要硬闯很难得手。若我们去抢青萍洞应该可以拿下,只是山洞无险可守,荀大哥你们将来离开以后,洞府迟早还是会再被熊魔王占去,只白白增添很多无辜伤亡,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
荀行之听她说得有理,皱眉道:“如此说来那不是只有眼睁睁看着这个熊魔王逞凶,我们就无计可施吗?”

红云飞眼波转动,道:“若能有荀大哥出手相助,想要收拾这个熊魔王,办法倒也不是没有,只是不知道合不合适?”

荀行之道:“都有什么好办法,红姑娘说来我们听听。”

红云飞道:“兵法中有一计叫做反客为主。我们虽然不能上门去强攻响石洞,但是可以先选个山顶开阔的地方立足,再把熊魔王引出来,让他主动来挑衅起事,借机好好教训他一顿,让他挨了打也无话可说。熊魔王手下会飞行之术的小妖极少,不可能同时来很多人,若是让他匆忙之间起身,也不可能兵器机关样样准备周全。这样我们就多了很多胜算。”

她看看四周接着道:“就像山间这样的开阔之处,我们想要脱身也很简单,万一不能力敌,只需要相互策应,起身往东潜入到大海之中,那个熊魔王也就无可奈何了。”

兰小龙听言拍手道:“确实是个好办法,那我们赶紧去把这个熊魔王引出来,就在山间把他打一顿。打完了我们就走,哈哈。”

红云飞轻笑一声道:“荀大哥你只要再施展一次你的泥巴神功,帮我给熊魔王嘴里也塞上一块烂泥,我这夺洞之仇就算报了,也就高高兴兴和你们一起畅游天下去了。”

荀行之见红云飞年纪不大,但讲话条理清楚,思虑周全,心中不由又多了两分佩服,道:“红姑娘所言极是,我们想要会会这个熊魔王,让他自己过来确实比上门去挑战要有把握得多,而且是他理亏自找,打了也不易结下深仇。只是我们怎么才能把他引过来呢?”

红云飞道:“我送小龙妹妹的铜笛不是一个普通的笛子,在山间吹响可以声传百里开外,刚才就是铜笛声音把铁角羊他们引来的。嗯......我现在落脚的山洞就在一处山顶之上,峰前有块平坦的草地,不如我们就在那边以逸待劳,准备妥当,只要再次吹响铜笛,那熊魔王想要找我,多半便会亲自赶过来。”

荀行之道:“那事不宜迟,我们这就前往红姑娘的山洞边上,早作安排。”

红云飞看一看兰小龙道:“飞行之术本是很难练成的功法,不知小龙妹妹你是何时学成的?”兰小龙一笑道:“都是师兄们最近才教我的一些本事,红姐姐你尽管前面带路,我能跟得上你。”

红云飞带领四人在山间飞纵,不一阵来到了一座兀立的山峰上,山峰背阳的一面有个小小的山洞,洞口比较隐蔽,进到洞中发现里面还比较宽大,有几个高矮的石头当作桌子凳子,洞深处简简单单铺了两个睡觉的垫子,堆了一些东西,两个女子还在上面收拾。

红云飞吩咐洞中女子提来一坛老酒和不少野果,对荀行之道:“这里不是待客之地,我洞中也没有好酒好肉,只有用这坛剩下的老酒来招待荀大哥你们,可千万不要见怪。”

荀行之笑道:“我们斜月岛上一向都酿不出什么像样的酒,有红姑娘这样的老酒来解馋,哪里还敢见怪?”

红云飞扬眉一笑道:“荀大哥你们不嫌弃就好。走,我们先到峰前的草地上畅饮一番,顺便把那熊魔王给引过来。”

鲁天平邵举廉在山间寻了些大大小小的石头,在山峰前的草地边上摆成几个圈,勉强有些桌凳的样子,坐下取了几个土碗,倒上老酒就开始喝起来。几人长途跋涉,都是又饥又渴,这老酒虽然甘甜不足,却另有一种香醇的味道,众人就着果子大口吃喝,也算得上是有滋有味。

荀行之想到自己的通灵拐好酒,将其取出来泡在酒碗之中,不一阵便见碗里的老酒被吸得一滴不剩,心中感觉有趣,暗暗一笑,也不和众人解释,又将其收回到了怀中。

红云飞见几人吃的高兴,开言道:“我来吹奏一曲,给大家饮酒助助兴。”她拿过兰小龙的铜笛开始吹奏,只听笛声高亢清亮,曲调婉转悠扬,比兰小龙吹奏要精彩得多。荀行之几人听得入了神,都忘了再继续吃东西。

红云飞一曲还没奏完,远处隐约传来阵阵啸声,看到天空有七个黑影由远及近向这边赶了过来。她停止吹奏,叹口气笑道:“这个熊魔王还真是听话,才刚一召唤他就乖乖的赶来了。”

不多一阵,就见天上七人来到峰前并落到地上,其中四人手里持有刀剑。当先的一个人膀大腰圆,满脸横肉,头发如道士一般盘起,手中并未持有兵刃。

红云飞小声对荀行之道:“这当先之人就是熊魔王。”荀行之点一点头,见熊魔王带来的兄弟人数不多,手边也没有什么特异的武器,一切都如红云飞料定的一样,心中原有的一丝担忧也都放了下来。

熊魔王看到红云飞几人正在山间饮乐,微微有些诧异,忽然大笑几声,上前开口道:“红姑娘,你们喝的是什么好酒,能不能也分两碗我们喝喝?”他模样虽然粗野,人却并不莽撞,眼见荀行之几人气定神闲,不似普通之人,也不敢轻易出言造次,先上前拉拉近乎。

红云飞淡淡一笑,道:“熊魔王,那边石桌上有酒有碗,你们若不怕酒中有毒,尽可坐下喝上几碗。”

熊魔王坐到石桌前倒上一碗酒,一口喝干,大声道:“红姑娘酿的酒,那自然是天下美酒,就算有毒我也要喝上两碗,哈哈哈哈。”言语间颇有几分豪气。他顿一顿,接着问道:“红姑娘,不知你山间来的是些什么贵客?我那响石洞中也有不少好酒,若有兴致可以一起到我洞中去畅饮一回,让我也尽一尽地主之谊。”

红云飞蹙眉道:“我妹妹兰小龙和几个师兄来这里山中做客,才刚刚和大师兄说起你是天下十大魔王之一,你居然就老远赶了过来,还真是有点巧。”

熊魔王笑道:“好,我熊魔王最喜欢结交朋友,大师兄既然远道而来,不喝痛快就不能离开。我来敬大师兄一碗。”自己端起一碗酒,朝荀行之几人扬一扬,又一口喝干。

熊魔王身边一个灰衣男子来到峰前就盯着兰小龙看个不停,此时干笑两声,对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想不到你们姐妹都是如此绝色的女子,将来如果你和我大哥成了亲,就把你这个妹妹许配给我,如何?嘿嘿嘿嘿。”语调油滑,轻浮无比。他见荀行之几人都是少年人,手中也没有兵刃,并没有把几人放在心上。

红云飞听言脸色微变,见众人都端坐场中,不好发作,只有对其不理不睬,装作没听见。

熊魔王拍一拍灰衣男子的肩膀,大笑道:“这是我的傻兄弟,人称黑风猿,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,但拳脚功夫非常了得。大师兄想必也是拳脚的高手,难得相逢,可以和他切磋切磋,也算是交个江湖朋友。哈哈哈哈。”他心知此来必然会和荀行之等人较量,听黑风猿出言挑衅,故意让他先出手摸摸荀行之等人的深浅高低。黑风猿在他兄弟之中武功并不算很高,也正好可以麻痹一下对手。

黑风猿见大哥开口,也不胆怯,上前两步笑道:“我就练得两手三脚猫的功夫,却也不怕丢人,嘿嘿。不知哪位是大师兄?就请下来指教一二。”

荀行之正要开口作答,却见兰小龙已起身走出了草坪,冷声道:“大师兄,让我先来领教一下这位黑风猿的高招。”

兰小龙从小受人欺负,一直都无力反抗。如今学得了神功妙术,不愿意再忍辱受气。她听这个黑风猿出言轻薄自己,心中忿怒,见其只是熊魔王手下一个小角色,不可能让荀行之轻易上场出手,所以自己先起身出场,正好试一试新学来的本事。

荀行之见她已经出场,不便强行阻拦,小声道:“师妹你自己小心一些,若有不敌,即刻退开不要恋战。”鲁天平听黑风猿口出妄言,本想自己出场去较量一番,却见兰小龙已经抢先起身,只好也跟着叮嘱一句:“师妹你多加小心。”

黑风猿没料到一个小女子敢向自己挑战,见兰小龙青春秀丽,不禁砰然心动,有意借机轻薄戏弄一番。他笑吟吟走到草坪中,拱手道:“那我就先和兰姑娘切磋切磋,下一场再请大师兄下来指教。”说完一条腿高高抬起,划一个弧线收在身前,双手像翅膀展开,比出一个古怪的姿势。

兰小龙冷道一声:“谁想要和你切磋?”走到场中也不啰嗦,腾身飞起,一脚横扫踢向黑风猿。黑风猿料她一个女子力气不足,有意炫耀自己的拳脚功夫,依然单腿站立,运劲在胸,双拳平推迎了上去。腿脚相交,黑风猿只感觉手中一阵酸麻,胸口闷响震痛,退了三步才勉强站稳。

红云飞在场边看得是惊奇万分,就两三月没见,不想兰小龙居然已经练成了如此高超的拳脚功夫,力量和速度已经不在自己之下。荀行之等三人也是心中惊异,第一次看兰小龙遇敌出手,居然就如此了得。

兰小龙一招得手心中喜悦,落地之后运起开天神力,左掌微收,右掌直挥拍向黑风猿。黑风猿本想在众人面前逞逞英雄,却不料第一招就丢足了面子,此时不愿再作退让,咬紧牙关,化拳为掌勉力来拒。兰小龙按照荀行之传授的武功招法,手腕轻旋,有放有收,待对方手腕劲力摇摆之时猛然发力。两掌相接,只听一声哀叫,黑风猿左手垂落后退两步,脸色苍白跪倒在地站不起来。

兰小龙所学的开天神力劲道刚猛,发力方式奇特,但她并没有多少临阵对敌的经验。黑风猿若小心应对,以巧力进行周旋,本不会轻易被击败。坏就坏在一起手就轻敌卖弄,吃了大亏,继续以硬碰硬,两招就被打倒在地。

熊魔王大惊跳起身,走近观看黑风猿伤势。只见其左手手掌瘫软无力,手腕竟然被兰小龙打脱了臼,关节处的骨头还不知有没有折断,心中不由又惊又怒。看兰小龙的拳脚功夫异常了得,自己其余几个弟兄全都没有取胜把握,如果有人出手再败,那今天上门来就变成自取其辱了。他吩咐手下扶走黑风猿,转身来到场中,冷笑道:“我的兄弟不争气,还是自己来领教一下兰姑娘的高招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