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二十四章、绝世魔王 下

发布日期:2018-01-21 23:21:19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44
未知 未知 2018-01-21 23:21:19
44

鹰魔王就坐在虎魔王身旁,此时已微微有些醉意,开口冷声问道:“虎大哥,你说的这个宗布神君,莫非便是天上武功最高之人?”

虎魔王坐下身,缓缓道:“这宗布神君,便是古时传说中以神力射落九日之人。传说之事虽不可靠,但其人身负绝顶神功却是不假。我师父有言,若单论武功,天地间恐再难找到比宗布神君更强之人,但造化奇妙,要说到仙术高超,那还得首推至圣仙君和太上老君。只是像仙君和老君这样的天界神尊,一则不会奉神庭诏命行事,二则不可能自降身份来与我等山中魔王为敌,所以也不用担心。”

鹰魔王阴笑一声道:“我确实是有些担心,怕这些天尊天将被天鸿法士给打怕了,以后不敢再到世间来降魔,我都没机会去会一会他们,嘿嘿。”

众魔王听言忍不住一阵狂笑。

虎魔王挥手示意众人安静,继续道:“我等魔王不求长生不死,只求在世间百年能够逍遥快活。不管他是什么天将神尊,若是敢上门来惹我,我等都不给他好看。哈哈,今天就闲话少说,还是按照大会的惯例,先处理兄弟间事务,然后到演武场,看看诸位兄弟一年间又练成了些什么神功。”

荀行之三人到此时才明白了天地神魔会的真正用意,见众魔王开始发言讨论内部事务,所议之事和自己完全无关,无从开口,就埋头喝酒吃肉,听众魔头激烈议论。

天下魔头之间,在金钱往来、势力范围、奇货争夺上,难免会有种种冲突,此时坐在一起正好讨论一番。不能达成一致的,大都由虎魔王居中调解,各退一步形成妥协。虎魔王势大力强,众人不能不服。

待众魔头讨论完毕,酒肉也吃得差不多了,听虎魔王声若洪钟,大声道:“今日天气正好,走,兄弟们到演武场活动一下筋骨。”

众人来到洞前的演武场,见风和日丽,人声鼎沸,场边已经围满了上千个形形色色的小妖,都想看看当世魔王的本事。按照天地神魔会的规矩,魔头们只展绝学,不分高低,表演完毕由群妖共推,排出当年的十大魔王。

场上先是几个魔王表演了拳脚功夫,俱都招式精当,力量雄浑,台下群妖叫好声一片。然后两个魔王分别演练了一套刀法和一套剑法,只见身如鬼魅,招法奇巧,寒光闪闪,众小妖看得欢声连连。

鲁天平自得了青钢斧,还从未在人前展示过功夫。他开会之时一直不能说话,憋得无聊,此时看场边热闹非凡,忍不住心中激动,有心要把自己鲨魔王的名声提振起来,待耍剑的魔王一下场,就提起斧头来到场中,四方一抱拳,大声道:“刚吃了虎大哥的好酒好菜,我鲨魔王也来耍耍斧头出出汗。”说完就开始将一千六百斤的青钢斧舞弄起来。

鲁天平有意卖弄,不时凌空跃纵,俯身飞旋,时而斧头舞得密不透风,时而又拖泥带水,把练功场的石板地砸的火星四起、碎石飞溅。一套斧头舞下来,场边叫好声久久不绝。

待鲁天平演武完毕,虎魔王走到荀行之旁边,笑道:“鲨魔王的斧头可谓天下无双,兄弟你是不是也亮出你的通灵拐,让我们开开眼啊?”他从熊魔王那里听说了通灵拐的神奇,早就想看一看了。

荀行之眼见推脱不过,道:“好,虎大哥既然有命,小弟就献丑了。”

他取出通灵拐变到六尺长短,走到场中央,也是四方一拱手,将通灵拐信手耍弄了起来。稍一加力,通灵拐越舞越快,只听风声破响,空气激荡,场边众妖只感觉劲风扑面,寒气逼人,站立不稳纷纷退开来。

这通灵拐方才饱饮了美酒,比平日里更加灵异神奇,虽然沉重无比,但与荀行之心意相通,一旦舞开,便仿佛和身体融为了一体,能使出各种奇异变幻。荀行之所学的开天神力妙法中,聚力为线之术最为奇特,可以结合在拐法之中尽情施展,通灵拐一旦与他体内真气相接,两端便应激生出各样不同的力道,神奇之处远不是其它兵刃可以相比。

荀行之自得了通灵拐,虽然也不时耍弄,但从未像今天这般倾尽全力将其舞动。此时见通灵拐通灵神奇,兴致大增,舞动之时不再局限于拐法的击打之术,不时将自己所习的枪法穿刺和刀法砍劈招法也尽融其中。通灵拐待他变招之时,拐头会隐隐现出刀枪的锋芒形状,划破空气,杀气外扬。

这一趟拐法,直舞得山川失色,日月无光。

他舞得兴起,腾身飞到空中,循悬天洞外的山峰盘旋,众妖只见空中银光闪动,看不到人影。山中的峰峦石柱,通灵拐挨着的便化为齑粉。众魔头看得是胆战心惊,不知天地间竟然有这样的神奇本事。群小妖看的精彩,尽都欢呼雀跃起来。鲁天平和邵举廉也都没见识过这通灵拐的威力,心中大为佩服。

荀行之舞罢,收了通灵拐返身落到场中。众妖欢声不绝,叹为观止。虎魔王赶紧迎上去,愕然道:“早几日就听说了兄弟的神功,初时我还不敢相信,今日见到大慰平生,来来来,快到场下休息休息。”

他拉着荀行之到了场边,对众魔王笑道:“去年演武之时,鹰魔王的钢枪技压天下得了第一。今年鲟魔王大展身手,这天下第一的桂冠恐非他莫属了。嗯......不知哪位兄弟还有绝学要展示?”

鹰魔王看一眼荀行之,阴恻恻道:“兄弟我最近事务繁忙,没有练得什么新本事,就不上台丢丑了。”众魔头见鹰魔王都不愿出手,也都不再上场。

演武完毕不一阵,群妖共推的结果就已经出来。虎魔王手下一人把排名前十位的魔王名字用金粉在旗面书写,依次挂出在场边的高杆上。第一名鲟魔王,第二名虎魔王,第三名鹰魔王,第四名狮魔王,第五名象魔王,其余依次排下,鲨魔王沾现场演武之功,排了第十。

 

演武场地空出之后,群妖在场上载歌载舞,狂欢不止,狂欢结束各自回洞府。

虎魔王送荀行之三人到了山崖边,对荀行之道:“我们魔界往往数十年出不了一个像样的人才,也是我师父在悬天洞为王之后,才慢慢有了和神庭相抗衡的能力。这次是苍天开眼,天地神魔会上居然有你们兄弟三人一起登场,哈哈哈哈,也是活该我们魔王界翻身了。不知道鲟魔王的师尊是哪一位,怎么以前从来不曾听闻?”

荀行之道:“虎大哥见谅,我们师尊的名讳不愿别人提起,我等都不便明说。”

虎魔王哈哈一笑道:“不说也罢。兄弟你小小年纪,已经练成如此惊天动地的本事,未来成就之高恐怕独步古今,无人能及。我们魔界虽大,真正能依靠的也没有几个,以后你我兄弟有事多商量,雷霆山宁华山亲如一家,如何?”

荀行之看虎魔王热切,不好拂他的意,道:“虎大哥过誉了,以后如果有事,只需天涯海角知会一声,我们兄弟一定尽绵薄之力。”

虎魔王与鲁天平也话别,目送三人离去,直到消失不见才返回洞府。

 

荀行之三人回到青萍洞,红云飞和兰小龙赶紧迎了出来。邵举廉见到两人大笑道:“红姑娘小师妹你们今天没去参会太可惜了,这个大会真是精彩的很。大师兄先以拳脚独战鹰魔王和虎魔王,没能分出高下,后来耍了一套通灵拐,无人能比,在天下魔王中排名第一,二师兄也排得了天下第十,呵呵。”

兰小龙心中高兴,道:“大师兄既然出手,那当然便是天下第一。二师兄功夫和熊魔王不相上下,论理也该是十大魔王之一。”

荀行之笑道:“这些魔王们开大会,就是处理些内部的纠纷,顺便找个由头乐一乐。今天出手演武的魔王并不算多,这个排名都不能当真的。”

鲁天平也笑道:“我就只图和这些魔王玩耍一番,哪里知道这鲨魔王名号还一下子就响亮了起来,居然也成了十大魔王之一。哈哈哈哈,看来是我这个名字取得好,比大师兄的鲟魔王霸气多了。”

红云飞听他自夸,也故意道:“鲁大哥你的名号确实取得好,鲨魔王一听就让人心生害怕,哪个还敢来惹你?”

鲁天平听言有些得意,呵呵道:“说的是,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,只害怕鲨鱼。”

回到洞中坐定,红云飞狡黠一笑,道:“荀大哥,先恭喜你成了天下第一魔王。唉,只是你的麻烦也就跟着来了。”荀行之不解,问道:“我的麻烦,是什么麻烦呢?”

红云飞道:“从今天一起,宁华山鲟魔王的名头就会天下皆知,众妖必然闻风来投,你怕是想躲也躲不了了。”荀行之听了好笑,道:“我一无所有,他们来投我做什么?”

红云飞道:“荀大哥你有所不知,妖怪们不像普通人群,没有法度,没有归依,最缺乏安全感,如果不能投到有本事的魔头手下,不知什么时候就被神仙道士收了。只是每个洞府吃的住的有限,不能容尽太多人,世间总有各类散居的小妖。如今听到宁华山新出了一个绝世大魔头,明天起世间小妖肯定会蜂拥来投。”

荀行之半信半疑,作声不得。

晚上红云飞再摆宴席,庆祝两大魔头横空出世,众人欢笑不止。

 

第二天,青萍洞和响石洞门口果然来了很多容貌古怪的小妖,来了便不再离去,都自带饮水粮食,坐在洞口等待鲟魔王召唤安排。兰小龙看了心中偷笑,道:“大师兄,这些小妖天涯海角都愿意跟随你,你看来是没有脱身之日了哦。”

荀行之见来投靠自己的小妖大多朴实温顺,不忍将他们拒之门外,心中焦虑,对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你这青萍洞本来也住不了许多人,响石洞也是早已住满,现在门口又来了这么多小妖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红云飞笑一笑,道:“其实我心中早有计较,只是怕荀大哥不同意,不敢明说。”荀行之道:“红姑娘赶紧说。”

红云飞道:“宁华山的最高峰上有一个石洞,号称穿云洞,天造地设,奇巧无比,里面能容下一两千人。只是周围处处悬崖峭壁,不会飞举之术不能上去。”荀行之道:“众人不能上去,又如何是好?”

红云飞道:“如今山上来的小妖人数众多,又无事可做,荀大哥可以将新来的众人编为四队,分别负责觅食、伐木、采石和搭桥修路,在穿云洞前面修出各种天梯和石栈,将来把天梯石栈相互勾连,进出就能如履平地了。若遇有外敌入侵,就断了天梯,可以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”

兰小龙听说有这样的地方,好奇不已,道:“红姐姐,那快带我们去看一看啊。”

红云飞带众人来到穿云洞的峰前,只见一条百丈长的瀑布从天飞落,下面一个清澈碧绿的水潭,水潭周围是大大小小的五彩石头。瀑布周围的水花溅起,在空中形成一条弯弯的彩虹,非常赏心悦目。远远看去,整幅画面色彩瑰丽、清新雅致,实在是世间少有的景观。

瀑布后面石壁高处有个洞口,极为险峻,寻常之人无法攀爬。

众人飞身进到洞中,里面居然另有乾坤,实在是天造地设,无双无对,比虎魔王的悬天洞还要宽敞奇巧。荀行之大喜过望,对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既有如此好的一个地方,那建桥修路之事就有劳你负责指挥,如何?”

红云飞眼神转动,巧笑道:“荀大哥若愿意留下来成为宁华山之主,我便奉你的号令来做这个指挥之人,若不愿意在这山中多做停留,那我们建这个山洞又有何用?”

荀行之想一想,笑道:“就依红姑娘所言,我们这次留下来不走了。”鲁天平、邵举廉和兰小龙也早有意要留在宁华山中,听言个个高兴。

红云飞一拱手,道:“可不是荀大哥依我所言,是我得鲟魔王号令,从即日起开始修路搭桥,定要把穿云洞早日建好才能向大王交差。”说完娇笑不止。

 

山中小妖越聚越多,得了红云飞的派令,知道鲟魔王有意收留,个个欢天喜地。群妖抖擞起精神,采石伐木,填路开山,齐心协力来营建新的家园,山间掀起了一派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。

几日之后,穿云洞前已建成了一个宽大的石台,红云飞令人在石台边上竖起一面大旗,上书‘宁华山鲟魔王’六个大字。四方群妖风闻来投,声势越来越大,天下震动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