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二十六章、西极山 下

发布日期:2018-01-21 23:18:36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83
未知 未知 2018-01-21 23:18:36
83

荀行之放下手中茶碗,正在自顾出神,见厅前又走进来一位身着天蓝色长裙的女子。女子似二十多岁年纪,身材高挑柔雅,衣料佩饰华贵,宝髻一半松松挽起,秀发一半柔柔垂下,步履轻盈走到厅中,身上没有分毫的凡尘之气。

荀行之微觉诧异,仔细打量,见女子行如轻云出岫,立如牡丹静放,肤色似冰玉般无瑕,眼神似海水般清澈,容颜秀美无伦,实在堪称风华绝代,倾国倾城。兄弟三人均觉眼前一亮,虽无人出声说话,却都心知这必是将离仙子前来赴会了。

蓝裙女子进到厅内有些诧异,一笑道:“萧霖霖,你的贵客都已经到齐了么?那是我迟来不恭了。”语调婉转,异常的温柔动听。

荀行之听女子开口说话,心中惊异莫名,女子的声音极为特别,分明就是刚才在雪峰上面遇到的抚琴之人。

萧霖霖起身走到蓝裙女子身边,连声笑道:“我这位姐姐都不用多介绍,有眼睛的人可都认得出她是将离仙子,天地间的第一美女,比她姐姐广寒仙子还要美上三分,唉,真是我见犹怜。”

将离仙子瞅一眼萧霖霖,眉目间似有怪罪之意,却没有接她的话。

萧霖霖娇声道:“我又没乱说话,姐姐可不要瞪我。先来给姐姐介绍一下今天的客人。”她微微侧身,朝荀行之一指道:“这位是来自宁华山的鲟魔王,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,却是世间的十大魔王之首。姐姐你难得遇得到真英雄,今天可要和鲟魔王多喝两杯。”跟着把鲁天平、邵举廉和染石山人依次介绍给将离仙子。

将离仙子对荀行之微微一笑,跟着向众人颌首为礼,金环月因和将离仙子相识,就扬眉一笑也不多礼。

荀行之见将离仙子来到厅中,心中感觉更加局促。参会的众人全都衣饰华贵,品貌不凡,他们兄弟三人却身着粗布衣衫,边幅未修,显得有点不伦不类。他和鲁天平邵举廉向将离仙子简单行礼,然后又缓缓坐下。

萧霖霖请将离仙子坐到荀行之和金环月之间,自己坐回了酒桌的主位。

将离仙子入座后轻挽衣袖,柔声道:“萧霖霖你开口就没有什么正经,人人都看得出来,两位妹妹青春年少,才真是难得的绝色佳人。”

金环月嘴角一撇,道:“两位姐姐喜欢比较容貌,可不要再拉别人进去,我哪里能比得上你们的天生丽质?我就是山中一个好酒之人,来这里只是凑凑热闹,就想多喝两杯霖姐姐的美酒。”

将离仙子听言莞尔一笑,道:“环月妹妹如此喜爱喝酒,那要将小杯换成大碗来饮,才显得出巾帼不让须眉之气。”

萧霖霖佯作叹一口气,对金环月道:“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姑娘家也会贪杯,你都不怕别人笑话?我今天可要好好瞧瞧,看你到底能喝多少。”

金环月端起面前酒杯尝一口,笑道:“我能把你的酒窖全部喝干,一滴也不剩。嘿嘿,霖姐姐,现在客人都已经到齐,你的仙法妙会是这就准备开始了吗,还是先让我们饮酒吃菜,等一下才聆听你的高论呢?”

萧霖霖道:“鲟魔王兄弟和染石大哥远路赶来颇为辛劳,我们吃好喝足再慢慢叙话。这仙法妙会也没什么正题,等一下我先带你们一览西极山的风景,然后再到高台上面去赏景舒怀。”

她妩媚一笑,端起面前酒杯对众人道:“来,我先敬各位贵客一杯,欢迎到我的露华源中做客。”扭身对旁边的鲁天平轻笑道:“鲨魔王请,难得有缘相逢,且多饮两杯。”众人见她敬酒,都端起杯子开始喝酒。

鲁天平见萧霖霖专门向自己敬酒致意,心中不免激动,连忙端起杯来一口喝干,入口甘甜味美,是上好的米酒。放下杯子连声称赞好酒。

染石山人自从将离仙子进到厅内,眼光就没有舍得从她身上离开,此时一杯酒入喉,开口叹道:“以前就听闻将离姑娘是天下的第一美女,可惜缘浅不曾相逢,今日一见才知天地造物之绝妙,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姑娘的容颜。呵呵,将离姑娘可喜欢吟诗?”

将离仙子似乎对染石山人眼神言语颇为反感,不理他的问话,淡淡道:“萧霖霖,你这法会高人满座,该有各样的妙语让大家品赏吧?如果只是论些闭月羞花之类的无聊闲语,那我可不想再继续饮酒,要起身告辞了。”

萧霖霖蹙眉一笑,对染石山人作色道:“染石大哥,看你今天开口三句话,已经把我的五个客人都得罪完了。你如果吟不出好诗就埋头多喝两杯酒,少说几句,如何?”

染石山人神情尴尬,道:“又是我言辞不当,冒犯了佳人,该我自罚三杯才好。呵呵,我方才触景生情,已经吟得了绝句一首,正好请将离姑娘来品赏一下。”他也不待将离仙子答应,就微微摇头长声吟道:

常愿追慰今日事,露华源间意归迟。

微醉兰香婉回眸,无由清愁依绿枝。

金环月听他吟完,忍不住拍掌道:“染石大哥你还真是有才,信手拈来居然也能吟成这样的好诗。”

萧霖霖微微一笑,道:“染石大哥,我时常见你开口就能吟出各样的句子,吟的多了,不知自己能不能记得住呀?”

染石山人又吟了一遍“无由清愁依绿枝”,叹两声“好句子”,才抬头对萧霖霖道:“嗨,如此的即兴佳作,当能流传千载,又怎么可能再轻易忘记?”他也不管众人反应,就沉浸在诗句营造的意境里面自得其乐。

将离仙子无意品评染石山人的诗句,浅酌一口杯中的酒,轻赞道:“这露华源的酒果然是香醇甘甜,不同寻常之酿,难怪环月妹妹会这么喜欢。”

萧霖霖接口道:“这米酒入口甜香,不易醉人,女子喝来是味道正好,可惜酒劲稍浅,恐鲟魔王你们男子喝了不能尽兴?”

荀行之听言道:“我们兄弟都不太懂得品酒之道,萧姑娘的酒比我们以前喝过的酒可都要好喝。”

将离仙子轻轻放下手中酒杯,对荀行之道:“鲟魔王,我一入露华源,心中便有个小小的疑问,却不知当问不当问?”

荀行之和将离仙子坐的近,能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,一直不敢抬头细看她的容颜,听她有事要问自己,忙答道:“将离姑娘有话尽管问,我自是知无不言。”

将离仙子笑道:“鲟鱼本是江海中一种少见的怪鱼,常人若是听到了鲟魔王的名字,恐多会以为是个性格怪异的独行魔王,看公子却是英华内敛、气度不凡,怎么会起个这样奇怪的名号呢?”

荀行之听她居然夸赞自己气度不凡,哑然一笑道:“将离姑娘取笑了。我们兄弟衣着简陋,仪容不整,不知今日宴会之高雅,可真是失礼得很。我因为姓荀,取个鲟魔王名号只为和世间魔王交往方便,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。”

将离仙子轻声笑道:“我并不是世间魔王,那就称你为荀公子没什么不妥吧?”

荀行之道:“将离姑娘怎么称呼都好,自然没什么不妥。”

萧霖霖看荀行之有些局促的样子,欢声道:“你看你看,将离姐姐说我开口没有正经,结果自己一开口就让鲟魔王不爽快,须得也罚酒一杯才行。”

将离仙子浅浅一笑,端起杯子自饮了一杯。金环月插口道:“又说什么罚酒,霖姐姐你的好酒每次都收着收着,还不够我一个人喝,哪里还有多余的用来罚人?”

萧霖霖提个酒壶放到金环月面前,瞅她一眼道:“环月妹妹你今天也是话多,不喝醉就不许离开露华源。你在这里也算是半个主人,记得把染石大哥和邵兄弟招呼好,多喝两杯。”说完就招呼众人喝酒吃菜。

 

满满一桌酒菜,萧霖霖等三个女子都轻掩酒杯小口饮酒,放下酒杯吃菜也是浅尝即止,荀行之三兄弟都不好大口吃喝,就只随便吃了些面前的菜品。吃一阵,萧霖霖见三人拘谨,笑道:“鲟魔王你们是豪爽的英雄男子,哪里需要学我们女子吃东西,今天准备了这么多好菜,你们不吃也就浪费了。”

鲁天平一听很知心,道:“就是就是,萧姑娘说的有理,小口吃东西感觉别别扭扭,难受的很。呵呵。”说着就起身夹了些好菜,放到自己碗中。邵举廉也跟着起身夹了些。

萧霖霖朝桌上的主菜指一下,对荀行之道:“鲟魔王请多尝尝这里山中的野味,有些东西在其他地方还真不容易吃得到。对了,你们今天从天上过来,看了我们这个西极山,不知和宁华山景色有些什么不同?”

荀行之夹些菜品放在碗中,放下筷子道:“西极山山势雄峻,奇峰兀立,仿如雄鹰展翅,景致极为壮观。我们的宁华山山势柔和,树木繁盛,就如同玉女梳妆,是另外一番景色。宁华山中有个穿云洞,藏在一处飞瀑之后,风景非常漂亮。几位姑娘将来有机会,也可以到我们山上走走看看。”

萧霖霖也放下筷子,对金环月笑道:“环月妹妹我们在西极山中闲得无聊,正该找机会也去鲟魔王的穿云洞中欣赏欣赏,看是个怎样的洞天福地。”停一停,又满脸春风道:“西极山中有一面宽大的石崖,号称千面崖,上面平整如同刀切,远看就像一面白玉屏风,下面的水流就像一条玉带,也是非常漂亮,景色应该可以和鲟魔王的穿云洞有得一比。等吃完饭,我先带你们去看一看。”

金环月听她夸赞自己山中的景致,又插口道:“就是一块大石头,哪里会有多好看。说到西极山的好风景,将离姐姐住的碎羽台才称得上是风景独特。雪山冰崖,蓝天碧水,找不到更漂亮的地方了。”

萧霖霖听了故意打个冷战,笑道:“雪峰之上是景色不错,可惜寒天冻地,除了将离姐姐别人可没法呆下去。”

荀行之心中好奇,忍不住问道:“不知将离姑娘为何会选在雪山上面居留呢?”将离仙子一笑道:“我并不时常在世间往来,因为要在西极山上采芝炼药,多年前请匠人在山巅搭建了一个小小的楼台,号称碎羽台,只是偶尔在上面停留。”

荀行之听到采芝炼药,接着问:“哦,将离姑娘炼的都是些什么灵药?”

将离仙子看他一眼,道:“莫非荀公子也懂得炼药之术?”荀行之笑道:“我是一向都很佩服炼药之人,自己对药物却一无所知。”

将离仙子道:“雪峰上面偶尔会生出一种五彩灵芝,能解百毒。这种灵芝遇热就会干枯,失了药效。我遇有灵芝长成,就采来在碎羽台中将其制成药丸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染石山人自斟自酌喝了不少酒,听言微笑道:“将离姑娘,我在蟠龙山中采石炼丹已有十数年之功,和你的炼药之术应当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日后若有机缘,也想去姑娘的碎羽台上见识一番,可好?”

将离仙子浅酌一口香茶,低眉道:“我的碎羽台地处偏僻,奇寒蚀骨,可不像露华源这里是待客的地方。”

萧霖霖听将离仙子不愿和染石山人说话,轻咳一声,朝金环月看一眼,笑道:“鲟魔王的穿云洞听名字就感觉很神奇。你们都还不知道,环月妹妹在西极山上有个墨云洞,那可也是天下无双,奇妙无比。”

金环月正在吃东西,听言放下筷子道:“我的一个爬虫洞,哪里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?里面暗无天日,胆小之人都不敢进去。”

邵举廉坐在金环月边上,好奇问道:“金姑娘你的洞府怎么会称作墨云洞呢?”

金环月坐直身子,笑道:“这个洞本来是西极山上一个长毛怪兽的洞府,从山间的地面往下有十几丈深,里面却又别有洞天,大雨之时洞口能现吞云吐雾的奇景,所以称为墨云洞。洞中夏无酷暑,冬无严寒,是个很好的修炼和栖身之所。”

邵举廉听言不解,问道:“这长毛怪兽如今是被你收服了吗,不然怎么能住得进去?”

金环月道:“这个长毛怪物长有铁爪钢牙,厉害无比。三年之前我的法术初成,不知深浅,有意想要把它收服,可惜稍稍不慎,反被长毛怪物抓伤跌落山崖。我在半山被困了两日,碰巧遇上天王武安神君下界狩猎,救了我的性命,还赠我金还丹一颗助我疗伤,所以我尊武安神君为父,时时都焚香膜拜。”

她嘴角一挑,跟着笑道:“长毛怪物被武安神君缚住带到了天上,墨云洞也就空了出来,现在洞府就为我所有。世间这些魔头害怕武安神君的威名,也都不敢来争我的洞府。”

邵举廉听得稀奇,道:“如此神奇的洞府,将来应该找个机会也去看看。”

金环月高兴道:“好呀,将来我也办一个仙法妙会,邀请你们到我洞里来做客。”

萧霖霖听她提起了仙法妙会,端起酒杯道:“我来敬鲟魔王兄弟三人一杯。”说完和三人一起喝了一杯。

她放下酒杯笑道:“你看,今天说来说去都是些我们姐妹的闲事,鲟魔王兄弟纵横天下,经历的奇闻逸事必然很多,我们姐妹先歇口气,来多听听鲟魔王的英雄故事。”

荀行之放下酒杯,口中道:“我们兄弟以前就在一个海中小岛上生活,平日只知道埋头读书和习武,不和外面有接触,孤陋寡闻,哪里敢和三位姑娘相提并论?”

染石山人边上笑一声,道:“霖霖姑娘,我前些日子刚认得了一位精通奇门遁甲的道长,最善讲天下的各样奇闻异事,滔滔不绝如数家珍。不如改日里我也办个茶会,专门邀请几位姑娘到我山中来听稀奇故事,如何?”

鲁天平见萧霖霖想听奇闻异事,来了精神,接口道:“萧姑娘,我们兄弟以前居住的海岛唤做斜月岛,四周都是茫茫的大海,上面确实发生过一些奇事,我来和你们说说。”

他抹抹嘴,接着道:“我有个小师妹叫做兰小龙,有一次在海中玩耍,一条大黑鲨鱼不知好歹,居然前来追咬,大师兄一生气,扔了两个鱼叉把黑鲨鱼刺成重伤,逃到海底不敢再出来。”

哼一声接着道:“这条黑鲨鱼和我这鲨魔王可是没什么关系,呵呵。我们都没想到这两个鱼叉却惹出了大麻烦,黑鲨鱼是原来是东海龙宫的守门神所变,等我们晚上睡觉了,邀约了很多海怪大蛇到岛上来作乱,弄些几千斤重的大石头放到我们门前,把岛上的牲畜全部吃光,还在水里下了奇毒。”他讲故事喜欢加油添醋,心知反正是闲聊,真真假假,差不多就行。

金环月听他说的恐怖,有些害怕,道:“那你们又如何应对呢?”

鲁天平故意顿一顿,看看萧霖霖三人,问道:“你们以前见过的大蛇能有多大?”

萧霖霖道:“我见过的山中大蟒蛇,恐怕有碗口粗细,两丈多长。”

鲁天平道:“我天明刚睡醒出门观看,见海里面居然上来了两条大毒蛇,大的一条足有水桶粗细,四丈来长,张开大口要来咬我。我用木棒将其打回海中,它却不知好歹,过一阵又爬上岸来想要伤人。我们师兄弟三人一起出手将这条大毒蛇斩杀,蛇头砍下来扔回了海里,才把海中的怪物给吓到了,不敢再来岛上作乱。”

歇一歇,接着道:“我们都没料到,几天以后龙神的儿子居然亲自带人来到岛上,要和我们比试武功。大师兄和我都懒得出手,邵师弟随便提了一根铁棍,就将这个龙世子打得没有还手之力。龙世子见比试不胜,恼羞成怒,变身成为一条十丈长的巨龙,张牙舞爪凶恶无比,放出满天的闪电惊雷,把我们岛上的房子给烧着了。”

金环月听到又是恶龙又是闪电,惊得啊了一声。

鲁天平接着道:“这个孽龙真是不知死活,大师兄被激怒了,上天将其一阵痛打,门牙都打掉了,惊慌失措跑回了东海。呵呵,最后我们追到龙宫,龙神又认错又赔礼,还送了些宝物,我们才饶了他。”

萧霖霖一脸惊异,道:“鲟魔王兄弟的神功确实是厉害无比。你们的师父不知是个什么样的高人,三位才能学得这样神妙的法术?”

鲁天平哈哈大笑几声,道:“我们的师父根本就不懂法术,只是教我们读书学文。呵呵,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,有一次我们兄弟得了一颗定魂珠,本来可以卖一千两黄金,大师兄却把它砸烂了去救一个不相识的老人。也是运气好,这个老人借了本宝书给我们看,只看了七天,就学得了各种神妙法术。”

染石山人听鲁天平讲故事一脸不屑,不时冷笑两声,颇不以为然。萧霖霖却听得诧异万分,道:“鲨魔王你不是在说笑吧,如此神妙的绝世功法,哪里可能会轻易就学到?”

荀行之听鲁天平提起神功之事,隐隐感觉不妥,连忙眼神示意,让他不要再讲,接口道:“斜月岛位于海中行船的航道上面,偶尔有世外异人登岛往来,也是机缘巧合,我们兄弟学得了一些法术的皮毛,粗浅的很,实在不值一提。”

他也端起酒杯,对萧霖霖道:“我们兄弟来敬萧姑娘一杯,谢谢此次的盛情相邀。”

萧霖霖见荀行之不愿谈及此事,也不再追问,娇媚一笑,和三人喝了一杯,然后招呼众人喝酒吃菜。多一阵,众人都已经不再饮食,萧霖霖吩咐撤了酒席,上些切好的瓜果,和众人继续闲话了几句。

吃完东西,萧霖霖道:“今日天高云淡,正是赏景的好时光,我现在就带你们到山后的高台上去,一览西极山风光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