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二十七章、赋诗论法 上

发布日期:2018-01-21 23:17:08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51
未知 未知 2018-01-21 23:17:08
51

萧霖霖带领众人起身,从正厅后门沿一个石梯拾级而上,往高处攀登。众人顺着山边绕一个大弯,视野一下变得开阔起来。荀行之往远处眺望,见前面的山间突兀立了一面白色的绝壁,足有五六十丈高,上面无花无草,非常怪异,山下是一条蜿蜒的水流,碧绿清澈,与绝壁相配,特别的好看。

萧霖霖手指山崖道:“露华源开山已有百年,前面的绝壁就是我刚才和你们提到的千面崖。这可不是一面普通的山崖,其中自有天地造化的奇妙。日落之前,山边的水流会把夕阳光辉反照到石崖上面,形成各种变化的图案。我的祖师爷当年就是在千面崖前面,洞悉天机神奇,悟出了移形变幻的妙法。”

众人驻足观看一阵,都忍不住啧啧称奇。

鲁天平学得有三十多种变身之术,从来还不曾有机会使用,听萧霖霖说起移形变幻之法,心中有些兴奋,道:“我们兄弟也善能变化之术,有机会的话和萧姑娘好好切磋一下。”

萧霖霖听言有些意外,跟着笑道:“世间魔头赠我一个九面狐王的绰号,其实是名不副实,法术粗浅的很,还没能学到师父功法的一半。我们可都翘首以盼,等下好好欣赏鲨魔王的神奇变幻之术。”

 

众人一路行走,来到山间一个高台之上,视野开阔,可以一览山间的景致。高台之上已经摆好了茶座,桌面放了些五色的点心和茶杯,喜鹊和几个女子正在台上等候。萧霖霖请众人坐下,吩咐喜鹊上茶。

西极山间天青水秀,微风拂面,入目都是奇峰异石,众人都觉得舒适自在。

染石山人长舒一口气,开口笑道:“如此悦目的美景,又得佳人相伴,今天若不痛快吟上几首好诗,那将是我平生之大憾。哈哈。”

萧霖霖端起茶杯喝一口,跟着笑道:“难得各位贵宾有兴来此山间做客,今日时间宽裕,西极山上也风景怡人,不如我们大家都附附风雅,先在此处吟诗为乐,如何?”

鲁天平听说要众人吟诗,心中发慌,连忙道:“萧姑娘,我们都只会武功不会作诗,你还是换个内容,不要为难我们了吧?”

萧霖霖连声娇笑,道:“鲨魔王不要心急,我们姐妹也都不懂作诗,说是吟诗为乐,其实就是拼凑些不太通顺的句子。如果有兴致开口,就试着吟上一首,若不愿开口,那就做个品鉴之人,指点一下众人诗中的毛病,也很好啊。”

鲁天平这才放心,呵呵笑道:“这样最好,那你们负责吟诗,我就做个品鉴之人。”

金环月爱凑热闹,高兴道:“我也不会吟诗,就喜欢帮你们挑挑诗中的毛病。不如就由我来出题,考一考将离姐姐和霖姐姐的诗才。”

萧霖霖道:“环月妹妹你要出题当然也可以,只是出题之前须要自己先吟一首好诗才行。”

金环月眼神狡黠道:“吟一首诗有何难处,你们且听好了。”说完站起身,轻轻摇头念了一首古诗: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

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
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
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念完娇笑道:“这个是好诗吧?嘿嘿,可惜不是我写的。天地间的诗词,我最喜欢的是写情缘的句子,你们就以情缘为题,秋日的山景为意,吟上几首好不好?”

萧霖霖听她吟完,嗔笑道:“好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,今天就不难为你,算你过关了。”

染石山人手腕一抖打开折扇,脸有得色道:“霖霖姑娘,你是这山中的主人,吟诗也是你在提议,如今环月妹妹已经出了题目,自然该你先吟一首,让我们都来品一品你的情缘妙诗。”

萧霖霖盈盈起身,笑道:“也好,我就抛砖引玉先吟一首,等下再细听各位贵客的佳作。”她远观山景,眼波流转,口中慢慢吟了一首的五言诗:

洄水绕古崖,花任无名开。

偶遇如故知,一路伴君来。

幽景待留意,柔情且萦怀。

难得逢佳季,闲云不用猜。

金环月听她吟完拍手叫好,道:“霖姐姐你的诗婉转风流,又有柔情蜜意,我非常喜欢,下来抄抄给我,我要好好学学。”

荀行之见萧霖霖随口吟念,用字清雅,对仗工整,心中不由有些佩服。只是听诗中意境朦胧,好像对自己兄弟中的一人颇有情意,又有些出乎意料。一转念,想到古今文章多有写意之作,未必一定要对照现实,自己原也不用胡乱猜想。

萧霖霖坐下身,笑道:“染石大哥,你文采出众,就请你来帮我点评点评,如何?”

染石山人将萧霖霖的诗细吟一遍,摇头叹道:“霖霖姑娘才情旷世,让我想不佩服都不行。都说女人的心,天上的云,你这句“难得逢佳季,闲云不用猜”用得妙极,一语双关,让人如品佳酿,回味无穷,呵呵,回味无穷。”

他咳嗽两声,整理衣衫站起身道:“有霖霖姑娘的佳作在前,我也来和上一首,请霖霖姑娘指教。”他脚步缓缓移动,也吟了一首五言诗:

西江水无寒,叶落知秋意。

闲立山前竹,细味诗中语。

清风芙蓉面,淡云海棠衣。

远方忆游人,相逢未知期。

金环月听他吟完,欢声叫好,道:“这首写秋天的诗我喜欢,比刚才的一首清新雅致。呐,将离姐姐赶紧也来吟一首,不然你就被霖姐姐他们比下去了。”

萧霖霖听言又嗔笑道:“这个小丫头,就知道搬弄是非。你将离姐姐的风华,天底下哪里有人能比得下去?唉,你口口声声说这首诗好,到底是好在哪里呢?”

金环月做个鬼脸,道:“这首诗我是读懂了的,就是说一个少女秋日独自在山间赏景,思念远方的朋友,是不是呢,染石大哥?”

染石山人听言得意,大笑两声道:“此诗就是以环月妹妹为背景所作,以白描之法讲述一位少女在山间独步,思念自己远游的情人。”

金环月一听满脸通红道:“呸呸呸,染石大哥你乱吟,我哪里有个什么远游的情人?”

萧霖霖一阵娇笑,道:“你看你看,刚才还在夸染石大哥写得好,现在又开始骂。诗词都是写意抒情,哪里需要这么认真?”

金环月道:“反正这首诗不好,我们还是请将离姐姐吟一首真正好听的。嘿嘿。”

将离仙子喝口香茶,一笑道:“我一身寒气,吟出的诗既无柔情蜜意,又不清新雅致,环月妹妹多半都不喜欢,还是不吟了吧?”

金环月道:“要吟要吟,只要是将离姐姐吟出的诗,我都喜欢的很,哈哈。”

将离仙子道:“既然环月妹妹如此说,那我只有吟上一首,浅薄之处大家可不要见笑。”她缓缓起身,略作思忖,以情缘为题吟了一首七言诗:

缘如秋声渐秋去,相识相知成错遇。

风动闲来自多情,云流远归终无期。

霜径幻花悲落木,雁行思迁理寒衣。

静望枫梧染微阳,渺渺心事逐流溪。

吟完坐下身,对荀行之轻声道:“荀公子坐在一边也不说话,不如帮我来品评两句?”

荀行之听言忙道:“不敢不敢,染石山人和两位姑娘都才华横溢,在下实在佩服的很。呃,将离姑娘的诗感觉气韵独特,情景交融,带有离情和忧伤,我虽不善诗词韵律,却是十分喜欢。”

金环月听将离仙子的诗有种沉郁顿挫的感觉,一时还品不出其中的味道,见荀行之开言赞叹,接口道:“鲟魔王也说好,那肯定就是难得的好诗。唉,这里个个都有诗作了,鲟魔王你是不是也吟上一首,让我们来欣赏欣赏呀?”

染石山人听将离仙子吟完诗,本有一肚子话想要出口,谁知将离仙子却请荀行之出言点评,心中已是极为不快,此时听金环月要请荀行之吟诗,忽然冷笑两声,道:“吟诗作赋本是文人雅士的喜好,环月妹妹你让一个江湖魔王来吟诗,那可是清泉濯足,焚琴煮鹤,未免大煞风景。我看还是不吟为好,省的大家听了心中别扭。”

金环月闻言对萧霖霖着急道:“哎,哪有这种道理啊霖姐姐?染石大哥居然不许别人开口吟诗。”

萧霖霖听染石山人言语无理,眼有责怪之意,笑一笑道:“染石大哥,看你茶也喝好了,前面山间还有不少的好景致,不如你先到山边独步游赏,等有好诗吟成再过来让我们大家品评,如何?”

染石山人没料到萧霖霖会对自己这样说话,满脸不悦哼一声,衣袖一挥,独自起身离席而去。

萧霖霖待他走开,对荀行之笑道:“染石山人本是我师父的一个远房侄儿,自小便偶尔会来这里山中玩耍,脾气有些古怪,人却没有坏心。他言辞不当,鲟魔王可不要介意。”顿一顿又道:“环月妹妹刚才说要请鲟魔王吟诗,不知你们兄弟有没有兴致也来吟上一首呢?”

荀行之见鲁天平和邵举廉都不能开口,心知自己若不勉强应付一下,这仙法妙会就成了三人的哑巴会,只是萧霖霖和将离仙子吟的诗都是女儿心事,自己勉强不来,口中道:“我才思迟钝,匆忙间吟不出像样的诗句,更吟不来情诗,三位姑娘见谅。以前在穿云洞前见好景动心,曾即兴吟过一首短诗,就拿出来应应景,请几位姑娘指正。”

他站起身,平稳气息吟了一首七言诗,无题:

不意山雨惊野风,衣寒犹爱七色虹。

俗尘落尽千峰秀,心定由天变无穷。

吟完拱手一礼,道:“见笑见笑,请多指教。”

将离仙子把荀行之的诗重复念了一遍,抚掌轻叹:“荀公子真是吟的好诗,这样的气势和意境,我们女子想学都学不来。”

金环月听了却眉毛一皱,道:“鲟魔王的诗本来也不错,只是其中既没有情缘之语,也不见秋日景物,这如何能够过关?须得扣了我今天的题目,才能算是好诗。”

萧霖霖道:“鲟魔王兄弟尽都年少单纯,还没有体会过相思之苦,自然吟不出婉转的情诗,环月妹妹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。”她再娇声一笑,道:“有鲟魔王的佳句收尾,今日的诗会也算是圆满了。来,大家都尝尝我这山中的明前嫩茶,不知味道如何?”

鲁天平好容易见他们转了话题,心中稍微自在了一点。他喝了一口茶,醇香淡雅,微微带着一点苦味,忍不住赞道:“好茶。这喝茶可比听你们吟诗舒服多了,呵呵。”

喝了两口茶,萧霖霖抬头道:“鲨魔王你不喜欢吟诗作赋,不知能否一展移形变化的绝学,让我们开开眼呢?”

鲁天平听言先一愣,跟着笑道:“我常听人说狐魔王善能变化之术,不如这样,我出场变一样,萧姑娘你也变一样,大家一起来热闹热闹,如何?”

金环月一听又高兴起来,道:“好主意,今天我们有眼福,有机会看看这世间两大魔王同台变幻,肯定是精彩绝伦,哈哈。”

萧霖霖娇俏一笑,道:“也好,那我们就一起逗大家开心开心,鲨魔王请先行变化之术,我再跟着入场变化。”

鲁天平笑着站起来,理理身上衣裳,走到场中四方一拱手,道:“献丑了。”有意要吓唬一下萧霖霖三人,调整内息暗中用劲,就地一滚,幻身为一头花斑老虎,形神兼备,非常威猛,眼露凶光低吼一声,山间四处都有闷声回响。他学习变身术的时候,在化身为老虎的法术上用过苦功,变得比荀行之还要好,是最为得意的功法。

金环月见面前忽然多了一头猛虎,惊得一下跳起身子,往后退了几步,再听到虎啸的声音,忍不住尖叫起来。萧霖霖和将离仙子不料鲁天平会变身为猛虎,也都心惊不已,只是二人经历的事多,并没有失态。

鲁天平在场中走了几步虎步,并不收功,微微调息,身体左右摇晃,慢慢凝固不动,变成了一块山中的石头,古怪嶙峋,非常的逼真,萧霖霖见他变幻神奇,忍不住喝起彩来。金环月也转惊为喜,回到座位上跟着叫好。

鲁天平心中得意,稍过片刻再调内息,将身躯立起,变为一座寿星老人的木头雕像,笑容可掬立在场中。待众人喝彩声再起,收了法术回到真身,大笑两声道:“见笑了,请萧姑娘也来表演一番。”

萧霖霖起身笑道:“鲨魔王仙术神奇,我是自愧不如,就随便变两样,给众人助助兴。”

她走到场中,腰肢轻摆一转身,居然也幻化成了一个寿星老人,弯腰低首,老态龙钟,口中道:“寿星老人给各位贵客行礼了,欢迎以后也到我的蓬莱仙山走走看看。”只听语调苍老,声音嘶哑,和老年男子完全没有分别。

荀行之三兄弟在旁看得惊奇不已,萧霖霖这变化之术和三人学的大不一样,重形也重意,变出的人动作神态惟妙惟肖,难辨真假。变化之术已经难能可贵,学的功夫更是炉火纯青。

寿星老人在场中走几步,咳嗽几声,一转身忽然变成了一个老太太,步履蹒跚走到鲁天平面前,口中道:“我家小女名叫萧霖霖,不知道是疯到哪里去了,小兄弟如果在外面遇到她,烦劳你帮我叫她早点回家来。”声音和老太太一般无二。

鲁天平哈哈大笑,道:“老人家您放心,我知道她在哪里,马上就帮您把她找回来。”

老太太叹口气,道:“有劳你了小伙子。唉,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啊。”说完转身走开。走几步身躯晃动一埋头,再抬起头来个子变小了一圈,居然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又蹦蹦跳跳跑到鲁天平面前天真道:“大哥哥,我刚才被山上的坏人欺负了,你帮不帮我的忙呀?”

鲁天平正色道:“小妹妹,谁欺负你了?和大哥哥说说,我马上帮你去教训他一顿。”

小女孩眼珠不停转动,道:“这个坏人名字叫做金环月,本领大得很,不知道你打得过打不过她呢?”

鲁天平哼一声道:“我们不和她打,就往她的墨云洞里面丢些脏东西,把她臭晕过去就好了,你说呢?”

小女孩拍手大笑:“大哥哥你真有办法,我这就带你前去,我们一起去丢东西。”

金环月听二人拿自己开玩笑,直笑得花枝乱颤,收声不住。

萧霖霖又小跑几步,收了法术回到真身,微微平静呼吸,对众人娇笑道:“哎呀,我就只会变人,不像鲨魔王能变万物,大家可是见笑了。”

荀行之心中佩服,道:“萧姑娘号称九面狐王,变化之术确实神妙无比,我们兄弟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。”

萧霖霖道:“鲟魔王谬赞了,一点雕虫小技不足挂齿。”她看了金环月一眼,道:“环月妹妹你高兴了这么久,是不是也该给我们演一演你的本事呢?”

金环月嘻嘻笑道:“我就只会下棋和舞剑,下棋呢,你们恐怕都难是我的对手,可惜却不能进行表演;舞剑呢,如果将离姐姐不在这里,我本来也可以下场演练演练,今天有将离姐姐在,我就不敢献丑了,还是请将离姐姐给大家舞蹈一番吧。”

染石山人在外面转悠一阵,此时也回到了高台之上,他神情自若回到自己座中,显然已经不再生气。听金环月说起要请将离仙子舞剑,一下来了兴致,道:“哈哈,我也最喜欢舞剑,若将离姑娘有意下场舞上一段,我愿和姑娘共舞,做个陪衬,可好?”

将离仙子无意和他多言,冷淡道:“染石先生若喜欢剑舞,就请取了宝剑自己下场舞上一段,我可不敢和先生共舞。”

萧霖霖见两人话不投机,笑道:“染石大哥,你刚才出去转游一圈,可看到有什么好的景致,是不是又有了新的诗作呢?”

染石山人听将离仙子不愿一同舞剑,也不失望,道:“我刚才在山间捡到了一块蓝色石头,甚是好看,石头的底部居然有一片白色,形状就像海里的鲸鱼,因此得诗一首,正准备把它一起送给将离姑娘。”

他站起身,从怀中摸出一块蓝色白底的椭圆石头,缓缓吟道:

相依入画相伴离,自言无味自语听。

细弄涪水鲸蓝石,垂柳波影遥见君。

念完笑吟吟走到将离仙子面前,道:“将离姑娘来瞧瞧这块石头,生得是奇巧无比,若是喜欢我连同诗作一起书写装裱,送给姑娘慧存。”

将离仙子看他毫不识趣,对自己越来越热切,都不愿再和他多言,端起茶碗自顾饮茶。

萧霖霖道:“染石大哥你的名字里面就有石头,看到石头自然喜爱,将离姐姐可不喜欢这些山间的石头,不如就把它送给我吧,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古怪石头。”

染石山人又讨个没趣,脸色阴郁回到座中,不言不语自顾出神。

萧霖霖看场中气氛尴尬,有意找话打破沉闷,对荀行之道:“鲟魔王你还没听过将离姐姐弹琴,如果听了,心醉神迷,不知道会有多喜欢。呵呵。”

荀行之道:“方才在来露华源的路上,我已经有幸听了一回将离姑娘奏琴,现在心中仍有音符在跃动,确实是心醉神迷,向往不已。”

将离仙子此时已不愿在露华源中继续停留,对荀行之道:“我在碎羽台中枯坐炼药,静寂之时常常都会随心弹奏瑶琴,可惜却无人聆听指教。现在天色尚早,不如荀公子我们一起再到雪峰上去谈音论曲,如何?”

鲁天平刚才吟诗之时已经郁闷了好一阵,听又要谈论音律之事,心中着急,忙道:“大师兄,你和将离姑娘去谈你们的音律,我什么都不懂,就在此处喝茶赏景得了。”

邵举廉见将离仙子只邀请了荀行之,心想自己若去了恐有不便,道:“大师兄你们去论琴,我就喜欢下棋,金姑娘棋艺不凡,正好在这里向她讨教讨教。”

萧霖霖本意就是要让将离仙子和荀行之先行离开,叹一声道:“论琴要和知音一起才有味道,我们都不懂音律,还是在此处喝茶赏景自在为好。”

荀行之知道将离仙子想要摆脱染石山人的纠缠,自己正好可以送她一程,对萧霖霖道:“萧姑娘,那我就先告辞一阵,去碎羽台听一听将离姑娘的抚琴神技。两位师弟你们就慢慢喝茶,等我回来。”

鲁天平自从中午见到萧霖霖,心中便似像有小鹿乱撞,一直都激动难抑,有荀行之在反而不好说话表现,笑道:“大师兄你慢慢去听,早点晚点回来都好,反正我们等你回来才走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