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三十章、寒冰潭 下

发布日期:2018-01-21 23:12:46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49
未知 未知 2018-01-21 23:12:46
49

三人赶到露华源前面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天上能看见园中点起了不少的灯火。

红云飞对荀行之道:“荀大哥,我们若要查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现在最好不要直接上门说事,可以先暗中寻访,争取找到一点凭据,再上门问罪。”

邵举廉也道:“红姑娘所说有理。我们若直接上门要人,萧霖霖完全可以推说二师兄已经告辞离开,其他的一无所知,我们没有凭据,反而不好和她理论。”

荀行之道:“好。这个园子很宽,邵师弟你就探左边,红姑娘你探右边,我往山腰边上去,大家先分头暗中查访,半个时辰以后我们在大门前面的无人处汇合,再说下一步的事。”

邵举廉和红云飞点点头,分别往左往右前去探访,荀行之寻园中无人之机,轻轻落在了露华源正厅后面的山腰边上。

荀行之选的落脚之处是一片小的树丛,周围没有灯火,他落到地上微微调整一下呼吸,然后往有灯火的地方悄悄走过去。走了没多远,便来到一处低矮的平房前面。平房顶上有两个冒烟的烟囱,看样子像是园中的厨房,听到里面有女子的声音传出。他选个隐蔽之处藏好身形,耐心偷听厨房里的女子说话。

里面的女子一边做事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闲聊,聊的尽是些山中琐事,荀行之听了一阵,并没听到什么有关鲁天平的话语。他刚想换个地方再继续查探,却见厨房前面过来了一个提灯笼的女子,仔细看,居然是昨日在露华源门前迎接自己的喜鹊。

喜鹊进入厨房之中,似有些心烦,口中问道:“我刚才要的下酒菜,你们都做好了没有?”一个女子连忙答道:“喜鹊姑娘您订的四样菜,先头就已经做好了两样,另外两样也刚刚做好,我们正说要给姑娘送过去。”

喜鹊语气略有倦意,叹一声道:“这两日山中事多,你们也是辛苦了。再帮我打上一壶好酒,这些菜就直接送到偏厅里面,还有客人在等。”另一女子赔笑道:“好的,喜鹊姑娘还有什么需要,就随时吩咐,呵呵。”

喜鹊一手打着灯笼,一手提着一壶酒,离开厨房往回走去,另一个女子提个提篮跟在她后面。

荀行之心中暗暗高兴,知道喜鹊是萧霖霖身边之人,只要盯住她多半就能找得到萧霖霖。听她说此时山中还有宴饮的客人,猜想很可能便是鲁天平,见她离开,从侧面悄悄跟了上去。

山间有朦胧的月光,荀行之怕被两人发现,也不敢靠太近,只能远远跟在两人的后面。

喜鹊和女子在园中走一阵,绕一个小弯,进到了一处山边的阁楼之中。荀行之四处打量一阵,悄悄潜行到阁楼靠山的一扇小窗前面,藏好身形,细听里面的人说话。只听喜鹊进门道:“染石大哥,封将军,大王命我准备了一点酒菜,你们先随意用些。大王处理完手边的要事,很快就会赶过来。”

荀行之听言惊异,阁楼里面居然是染石山人和一位号称封将军之人,那不知鲁天平又会在园中什么地方落脚?他听喜鹊说萧霖霖会很快现身,又心中稍慰,毕竟还是在园中找到了正主。

听染石山人笑道:“我们又匆忙前来打扰,有劳喜鹊姑娘了。姑娘有事且先忙,我们就在此等候霖霖姑娘过来。”喜鹊道:“染石大哥不用客气,你们就请自便。”说完和女子一起又离开了阁楼。

荀行之将身躯在草木中尽量藏低,怕被二人出门看见,待喜鹊和女子走远方才直起身子,听到阁楼中传来染石山人的话音:“这露华源奇巧清幽,本是一处难得的好景致,可惜我们是乘夜而来,将军都无法看到园子的真容。呃,不知将军入新天道有多少年了?”

被称做将军的男子声音粗犷,笑两声道:“我入新天道不过三年时间,只因立有奇功,现已在道坛受封为天伯。不知染石兄弟入道有多久了?”

染石山人答道:“我入道的时间仅仅只有两月,尚未有机会行道坛之礼,于道中事务也都还了解不多。”

男子笑道:“新天一道,乃是九州大地亘古未有的奇道,得道宗悉心指引,未来必成旷世之伟业。俗世英杰、山野豪侠、九天神仙尽都会归入我道中。染石兄弟你才情横溢,必能在道中一展自己的风华,做成一番大事。哈哈哈哈。”

染石山人忙应道:“将军谬赞了,我就只会动动笔墨,哪里能做成什么大事?”

男子问道:“染石兄弟是归属于天道的哪一支?”染石山人答道:“归属于岫玉支。”

男子听言咦一声,道:“天道九子,如今就数玉真子风头最劲,染石兄弟你能跟随玉真子做事,那也是自己的运气。嗯,我和玉真子乃是知交,下次若是遇到他,定会好好为兄弟你举荐举荐。”

染石山人恭敬道:“正说要请将军在道长面前为我美言几句,我方能多有些为天道出力的机会。呵呵。”

荀行之听到玉真子三字,心头大震,不知两人口中所指是否就是柳州城中遇到的妖道,更没料到染石山人和玉真子会是一丘之貉,听两人提到所谓新天道,料想应该是一个什么隐秘的帮会,只不清楚两人此时在露华源中又要做什么勾当?他无动声色屏住呼吸,继续偷听两人说话。

男子顿一下,接着道:“若我们今天这件差事办成了,又将是道中的奇功一件,兄弟你将来在道坛受封也必是迟早的事。哈哈哈哈。”染石山人跟着笑道:“多谢将军的吉言,来,我先敬将军一杯酒。”

两人正在闲话,荀行之远远看见萧霖霖打个灯笼,也往阁楼这边走了过来。见她轻提长裙进到阁楼之中,娇声道:“染石大哥,你深夜带着贵客到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,都不怕山中路黑吗?”

染石山人笑道:“霖霖姑娘,我有事相烦,深夜叨扰幸勿见怪。嗯,先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封锦绣大哥,是当今皇帝殿前的正三品监门将军。封大哥离开长安公干,行程匆忙,只能在这边停留半日,所以我连夜带他过来,和霖霖姑娘说几句话便要离开。”

荀行之听言更是震惊,监门将军本是皇帝的宫廷内卫,一个江湖帮会居然敢在皇帝身边安插眼线,其谋划的事情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惊天大事?他四顾一下,心中念头转个不停,暗想莫非萧霖霖也是所谓新天道中的人,这个仙法妙会竟然是玉真子对自己设下的夺命陷阱?但若真是玉真子要谋害自己,不明白又为何会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?

萧霖霖听言有些诧异,笑道:“我等山野闲人,和当今朝廷素无来往,不知封将军前来找我是为何事?”

封锦绣笑道:“霖霖姑娘,我在世间听闻狐魔王之名已经很久,却不想狐魔王会是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,若不是有染石兄弟带路,我是决计不可能找到露华源这样的稀奇地方。哈哈哈哈,今日能够相逢,实在是大大的有缘。”

萧霖霖似有些不快,淡淡道:“我等下民不谙官家礼数,封将军有话就请直说,到底是因何会来到此地?”

封锦绣道:“嗯,霖霖姑娘,我在外听闻狐门有一门奇功,号称叫做狐媚之法,不知道是真是假?”

萧霖霖稍稍沉默,冷声道:“封将军还请多多自重,你深夜来我园中不说正事,要和我一个女子来论什么狐媚之法,莫非是想欺我山中无人?”

染石山人忙道:“霖霖姑娘且莫生气,我和封将军这次过来,专程带了五百两黄金和两只千年人参,是有事想请霖霖姑娘帮忙,又岂敢有相欺之意?”

封锦绣也道:“霖霖姑娘不要误会,狐魔王天下传名,神功奇术众人皆知,我就一个俗世之中的武夫,哪里敢对姑娘有什么轻薄非分之想?此事说来是有些唐突,我直说了,还望霖霖姑娘不要见怪。”

他顿一下,接着道:“我在朝中有一位武姓的哥哥,其小女惊才绝艳,年方十四就被选入了宫中,受封为五品才人,如今在宫中已历十年,春华渐逝,却始终难得皇上恩宠。我受托来此处只求一事,若是霖霖姑娘学得有这狐媚奇法,想请姑娘去长安走一趟,教教这名女子,让她以后能懂得如何好好伺奉皇上。呵呵,就这一事别无他意。”

萧霖霖微微沉吟,开口道:“染石大哥,我西厢茶房中有一种素茶名叫龙牙,一茶能经三泡,味道非一般的酽醇,喜鹊她们正在那边煮水,不如你先过去品尝一番,可好?”

染石山人连忙道:“好好好,霖霖姑娘和封将军你们谈正事,我就先出去喝茶。”说完便起身离开阁楼,一个人踱步而去。

荀行之在窗前听三人说话,一句话都没有提到自己师兄弟三人,似乎萧霖霖和这新天道又不是一路之人,心中不免疑窦丛生,不知几人到底是个什么关系。

萧霖霖待染石山人走开,冷笑一声道:“封将军,你口中所说之事乃是皇城的秘密,该是越少人知道越好,若是不慎泄漏了,恐会牵扯出天大的祸患来。”

封锦绣慌忙应道:“姑娘见教极是,极是。此事封锦绣以后绝对守口如瓶,不敢再对外人提起。”

萧霖霖在楼中轻踱几步,出言道:“我狐门确实有一种奇功号称狐媚之术,这法术又分为修心、行气,柔身和炼药四种不同的功法。只是将军想出五百两黄金就把它学走,那也未免有点太过便宜了。”

封锦绣听言高兴道:“世间居然真有如此奇功?却不知此功都有些什么独到之法,竟然能够让英雄男子为一女子失魂落魄?”

萧霖霖轻声一笑,突然语气异常温柔道:“我们先不说正事。封将军在凡尘路上四处奔波,都无人慰藉,更兼在朝廷伴君需要时时警惕,难免会有些心力憔悴,既然来到我这露华源中,正该先好好休息休息。我来陪将军小饮两杯,一解将军的疲乏。”

封锦绣似是发呆了一阵,跟着有些愕然道:“霖霖姑娘,你的狐媚之法我都已经领教到了,我的定力不足,求姑娘就不要拿我来试练神功了。姑娘方才只是轻轻看我一眼,差点把我魂魄都给勾走了,我现在手心还在发冷,都无力端起这面前的酒杯来。”

萧霖霖收敛了温柔语气,笑道:“将军想必见过皇帝的三宫六院各位美人,不知和我相比又是如何?”

封锦绣道:“皇上身边容貌出众的女子自然也不少,却哪里能和霖霖姑娘来相比?对了,练这狐媚功法都要些什么条件,练了又有什么好处,还请霖霖姑娘仔细说说。”

萧霖霖笑一声,接着道:“想要修这狐媚之法,女子的身材容貌必须是上乘之选,再加上天资聪颖即可。奇功练到深处,能够让男子神魂颠倒,对其他女子全无兴趣,就单独宠爱其一人。对了,此功还有一个最妙之处,是兼有养身之效,可以让男子纵欲销魂而不会折寿。”

荀行之在窗前异常的心惊,若不是亲耳听到,绝想不到萧霖霖这样的美貌女子,竟会是如此品行不堪之人。听两人说了这么多话,自己在冰潭中受困之事好像又和新天道没什么关系,心中不由疑窦更甚。

封锦绣激动道:“如此神奇的功法,不知霖霖姑娘要如何才肯对外传授?”

萧霖霖脆声一笑,道:“我方才都已经说到,此奇功又分为四种功法,将军如果想要把它学全,那每种功法都出价五百两黄金,方能算是公道。”

封锦绣一顿足,笑道:“好,就依霖霖姑娘所言,我出两千两黄金请姑娘去走一趟长安城。今日带来的五百两权作定金,其余部分等姑娘到了长安我再一次补足。”

萧霖霖道:“将军是个爽快之人,那我们话不多说就一言为定。将军请留下一个名帖,我最近一月手边有事不能离山,一月之后我会亲自到长安城来拜访将军。”

封锦绣道:“好,就一言为定。我有事在身不能耽搁,一月后在长安城恭候霖霖姑娘光临。”

两人说完话,封锦绣便跟随萧霖霖一起离开了阁楼,荀行之伏在山前看两人出门,不敢起身跟踪,怕不小心露了踪迹。过一阵见喜鹊打个灯笼,把封锦绣和染石山人送出了露华源。

荀行之听得了一堆稀奇怪事,却没一句和自己有关系,正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动作,见萧霖霖又返身回到了阁楼之中,停留一阵才走出门来。她在阁楼前面舒展一下手脚,忽然轻身飞起,往山间一处山崖飞纵过去。借着月光,荀行之见她居然在山崖边上打开了一道小门,身影转眼就消失不见。

荀行之心中疑惑,等候了一阵并没见萧霖霖再出来,他听四周没有动静,也跟着飞身来到萧霖霖落脚的山崖前面。在山崖边上认真查看,发现了一个狭小的洞口,只能容一个人进出。洞口装有个小门,被漆成了山石的颜色,闭门之时若不细看就很难发现。

荀行之小心来到门边聆听,却没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,稍稍犹豫也跟着进到门中。

门中渐渐开阔,是一个向下的阶梯,黑漆漆不知道通向哪里。他心想这西极山上处处都有古怪,洞中还不知道会藏些什么秘密?此时四下昏黑,正好可以仔细打探一番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