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
第三十三章、还施其身 上

发布日期:2018-01-21 23:07:33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 :未知    浏览量:43
未知 未知 2018-01-21 23:07:33
43

荀行之一觉睡醒过来,天色还没有大亮,听到窗外淅淅沥沥,居然下起了小雨。鲁天平和红云飞都没有睡觉,就闲坐在书房之中。鲁天平神情萎靡无精打采,红云飞却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。

荀行之坐起身子,精神好了很多,对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我都已经睡足,你也躺下休息一下吧。”

红云飞手中握着“狐法七篇”的书册,居然脸有喜色,道:“我一点都不觉得困。荀大哥,这本书最后面有一些变身的法术,非常奇妙,你也来看一下。”

荀行之接过书册仔细看了一阵,书的后两章分别是移形幻影和魔音之术,有变身男女老幼的各种要诀,还能用嗓子模拟出天地间的各种声音,确实是异常奇妙。

红云飞道:“我刚看了半天,学成了一样变身的法术,荀大哥你帮我指点指点。”

她站起身来走两步,腰肢扭动一埋头,再抬头时居然变成了喜鹊的模样,说了两句话,声音也和喜鹊一模一样。荀行之看得惊奇不已,高兴道:“红姑娘你好厉害,变身之术已经是无可挑剔,学的本领更是惟妙惟肖,要换成我,可无论如何也学不来。”

红云飞收了法术,轻笑道:“我小的时候就喜欢模仿别人的言语动作,可能变起来会容易一些,但荀大哥你会六十多种变身之法,学这个也一定很快。”

荀行之要等萧霖霖前来回话,反正也无事可做,就跟着红云飞把变身女子的法术学了一阵。

狐门的变身法术,要诀还是将体内真力外溢物化,以形成障眼之效,和祖师所传的变身法术有共通之处,但真力转圜更加的飘忽无定。荀行之学不多久,居然也能将外形变得有些模样,说话声音也勉强学成了女声,只是神态动作别别扭扭,始终学不到位。

鲁天平心中失落气苦,没有兴致和他们一起学练,见荀行之试着变身为女子,动作异常滑稽,忍不住咧咧嘴,却笑不起来。他和萧霖霖厮混了两日,心中本已是迷恋不已,只差把心肝掏出来送给对方,此时忽然得知萧霖霖心肠狠毒,自己被欺骗利用,仿如从云端狠狠摔到了地面,痛苦难言。想到邵举廉此时还在墨云洞中受折磨,心中更是不好受,对荀行之道:“大师兄,天明以后如果萧霖霖还不回来,你们带我去到墨云洞口,就由我来闯这个洞,如果不把邵师弟解救出来,我也无脸再回到宁华山上。”

荀行之道:“如果要去闯洞救人,我们必须齐心协力才能成功。天平你先不要着急,萧霖霖知道我们在她园中,不可能不闻不问,看她天明以后又会如何交代。”

红云飞道:“老狐王都已经身受重伤,不是三天五天可以恢复的,我料他们多半不敢再继续强硬,与我们宁华山为敌。”

 

天刚大亮,喜鹊秋雁就来到书房的门口,身后还带了一个二十多岁、手持雨伞的黑衣女子。喜鹊轻轻敲门,进到屋里问候道:“鲟魔王鲨魔王昨晚休息得可好?”

荀行之不愿和她闲话,道:“你家大王不是到墨云洞去接我师弟吗,她回来了没有?”

喜鹊道:“金环月洞主刚派人从墨云洞过来,带来了几句口信,我们赶紧一起过来给鲟魔王回话。”她一指身边的黑衣女子道:“这位就是从墨云洞中来的寒梅姐姐。”

荀行之听她有口信带来,忙道:“寒梅姑娘有何口信,请尽快说来。”

寒梅向荀行之三人行个礼,道:“我家洞主让我来给鲟魔王请安,说邵公子在墨云洞中一切都好,请鲟魔王不要挂心。洞主还有言,说昨天得罪了邵公子,心中不安,想请他在洞中做客三日以表歉意,请鲟魔王一行先行返回宁华山,三日之后再派人送邵公子回山。”

荀行之听言忍不住胸中火起,怒喝道:“为何要我们再等三日?”

寒梅看荀行之动怒,有些害怕,小声道:“洞主只让我来带个口信,却没有多说其他的东西。”

红云飞心思转动,对喜鹊道:“你们三人先出去一下,等我们商议商议,再给金环月洞主回话。”

喜鹊三人不敢多言,退到门外把房门也掩好,在不远处等着荀行之他们商议。

红云飞见三人走开,压低声音道:“荀大哥,狐王师徒素无信誉,若今日不愿放人,三日之后也未必能守信放人,我刚想到了一个主意,不知能不能行?”

荀行之忙道:“红姑娘如有好办法,请赶紧说来我们听。”

红云飞道:“我们可以先答应金环月,说很快会离开露华源回山,等寒梅离开之际,我们变身为喜鹊和秋雁模样,设法跟着她一起混进到墨云洞中去,看看他们在做何等阴谋。狐王师徒不可能知道我们学成了他的狐法,墨云洞中也光线暗淡,我想我们应该能够过得了关。”

荀行之听计大喜,道:“好计策,我们就算在洞中不小心被他们拆穿,动起手来也主动得多,比自己贸然闯洞更为稳妥。”

鲁天平有点心急,道:“大师兄,我还没学成这变身女子的法术,怎么能帮你们的忙呢?”

荀行之道:“我们先出手抓住喜鹊和秋雁,你就在露华源中看住她们,千万不要让她们乱走乱说,坏了我们的计划。”

三人商议妥当,红云飞走到门边把喜鹊三人叫回屋里,荀行之对寒梅道:“寒梅姑娘,你返回墨云洞给金环月洞主带一个话,说我们很快会离开这里。希望她言而有信,三日之后放我师弟回来。若是空口白话,存心欺骗,将来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寒梅慌忙道:“鲟魔王放心,我家洞主一向都言而有信。我马上返回墨云洞向洞主回话,就先告退了。”

荀行之看她离开,对喜鹊和秋雁道:“两位姑娘,我们有一事不明,请过来指教一下。”

他带两人进到内室,问道:“你们这个卧室为何连个窗子都没有?”喜鹊神情有些不自然道:“这是一间用来藏身的密室,四面都是山崖,当然不会有窗户。”

荀行之将门一关,笑道:“那在这里大声呼喊,不是外面的人也很难听得到?”喜鹊秋雁不知道他的意思,神情紧张无法作答。

荀行之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需要委屈一下两位姑娘。”话没说完,鲁天平和红云飞已经一起出手,将喜鹊和秋雁拿下,手脚用床单捆牢,嘴里还塞上了一张毛巾。

红云飞立定站好,微微调息,身姿轻摇变成了喜鹊的样子,荀行之也跟着变化,变成了秋雁的模样。两人相视一笑,在屋里走了几步,学着喜鹊秋雁说了两句话,地上的喜鹊和秋雁瞪大眼睛,直吓得六魂无主。

鲁天平仔细对比一下,道:“红姑娘变得完全没有差异,大师兄好像总是差了很多韵味,你最好都不要开口说话,免得露出了破绽。”

三人将内室的门关好出到书房之中,红云飞把游龙剑交给鲁天平保管,和荀行之一起出门,三步并作两步,去追赶刚刚离开的寒梅。

 

雨已经很小,山间道路泥泞,寒梅打个雨伞正在山路上独自行走。红云飞远远叫一声:“寒梅姐姐,等等我们。”两人跟着就赶了上去。

寒梅看两人跟来,雨也快停了,收了雨伞高兴道:“喜鹊秋雁,你们怎么也来了,鲟魔王他们已经离开了吗?”红云飞道:“就是,他们自己也觉得留在园中没有道理,刚刚已经飞走了。我们有事要向大王禀报,正好随你一起前去墨云洞。”寒梅叹一口气,道:“你们大王也真是可怜,遇到了这样一个色魔,把好好的园子都给烧坏了。”

红云飞听她说鲟魔王是个色魔,心中有些奇怪,道:“园子里的大火昨天烧了一夜,烧了好多值钱的东西。深更半夜的,我们都不知道这鲟魔王为什么发疯,要烧我们的房子。”

寒梅道:“我昨晚听狐王在说,鲟魔王和鲨魔王看到将离仙子和她的美貌,起了色心,要两人一起到宁华山上相伴,将离仙子不愿,已经回到了天上,狐王无处可逃,想要反抗,却被鲟魔王兄弟烧了房子。”

荀行之听得心中大怒,却又无处发火。红云飞故意拉一下他的衣袖,眼神狡黠道:“我们就在园中,都还不知道原来是这样一回事,这个鲟魔王也实在是太坏了。只是他本领高强,不知有什么办法才能把他降服得住?”

寒梅道:“就是,我家洞主也说,狐王这次请鲟魔王来西极山上做客还是太草率了一点。幸好昨天晚上用计拿了他一个兄弟,要不然有谁能把他请回山去?老狐王这么高强的本事,也都不敌被他打成重伤。”

寒梅和两人虽然认识,却不算很熟悉,更不会想到她们身份有假,一路随口闲聊间,透露了不少墨云洞中的情况。红云飞和荀行之心喜不已,却都不表现出来。

三人一路闲话,走了约半个时辰,来到墨云洞的门口。

荀行之四处看,见墨云洞口周围不时有云雾升腾,景致和夜里所见大为不同,偶尔一阵劲风,山间立时青天白日明亮爽朗,大风刚过不久,又会云遮雾绕,十步开外不见人影,心中不由称奇不已。

寒梅带领二人沿洞口的木梯进到墨云洞中,口中道:“两位妹妹跟在我身后,小心不要乱走,洞中不比平地上,出个差池就有可能会受伤。”

木梯向下有十来丈深,木梯的尽头又回到了平地上面,光线已经很暗,寒梅在洞壁拐角的地方拿了个防风的油灯,点燃照亮洞中路径,带领两人一路前行。

走一阵,红云飞忍不住道:“寒梅姐姐,你们这个墨云洞真是很奇特,若不是自己人,恐怕来了都无法找得到路。”寒梅道:“就是,这里面光线不好,洞口很多分叉,不熟的人进来肯定要迷路。我们自己有时也会分辨不清,在洞中分叉处都做有记号,进来就看记号走路。”

红云飞奇怪道:“都是些什么样的记号呢,我怎么一个也没看见?”寒梅笑一笑道:“你不会看,自然就看不到。你遇到岔路要看洞顶上方,有十字标签往左转,看到圆圈往右转,没有标记就直行。”红云飞听言笑道:“你们洞主真是聪明,居然想出了这么巧妙的办法。”

三人在洞中走一阵,看到前面居然有了灯火,寒梅道:“前面不远就是墨云洞的正堂,我们一起前去给洞主回话。”她远远就吹一声哨声,灯火边上也传来一声哨响。寒梅笑道:“这是我们洞中的暗号,若不吹哨,前面有机关暗道,可能会被哨卫之人误伤。”

往前走一阵,三人来到一个石门前面,门边站有两个守卫小妖,见寒梅回来,笑着招呼:“寒梅姐姐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寒梅道:“我就过去传个口信,当然不用耽搁很久。这两位是露华源的喜鹊和秋雁,来找狐王有事禀报。”守卫小妖道:“洞主和狐王他们都在大堂里面说话,你们赶紧过去吧。”

寒梅带两人进到门中,里面越走越宽,走到一个宽大中空的溶洞里面,只见灯火明亮,四处都有景致装点,洞边居然还有一条水流。荀行之和红云飞看得惊奇不已。

溶洞的一角摆有两排桌椅,地上还铺了毯垫,金环月和萧霖霖就坐在那里说话,老狐王手臂缠了绷带,也斜靠在旁边一个躺椅上面休息。

寒梅带领两人上前,分别给金环月和萧霖霖行礼,萧霖霖有些诧异,道:“喜鹊秋雁,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

红云飞道:“这两日大王遇到了危难,我们心中都不好受。鲟魔王兄弟刚刚离开,我们都无事可做,刚好寒梅姐姐可以带路,我们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之处,也向大王报告一下昨夜园中的情况。”萧霖霖心情不好,道:“园中之事不要再说。你们来了也好,师父他老人家受伤正需要用人,你们就留下来悉心照料,过几日再回园中去。”

金环月问寒梅道:“鲟魔王都和你说了些什么话?”寒梅道:“鲟魔王听了洞主带去的话,开始有些怒气,后来还是同意离开露华源,只让我转告洞主,说务必要言而有信,否则三日之后必来问罪。”

金环月听言心烦不已,对萧霖霖道:“霖姐姐,你们把邵举廉扣在我这里,到底是想要作何打算?”萧霖霖语气歉然,道:“环月妹妹,这件事情连累到你,我心中也是过意不去。只是我现在退无可退,师父他老人家也已经受伤,你若不帮我,还有谁能够帮我?”

金环月焦躁道:“你平时就喜欢卖弄风情,也不肯听我劝告,才会惹下了今日之祸。现在鲟魔王已经回山,你还要我再如何帮你,才能解得开这个劫难?”

萧霖霖眼色阴郁,叹道:“鲟魔王兄弟这次色心一起,哪里还能轻易收手?我们若不能将其降服,以后必然还会再来西极山上骚扰。环月妹妹你的墨云洞是个天造地设的好地方,邵举廉又在我们手中,正好可以用计将其兄弟二人拿下,废了神功,让其以后不能再作恶。”

荀行之在旁听得恨意难止,这狐王师徒阴险歹毒,不知又会设个什么样的陷阱来对付自己?他也不能发作,强自忍耐听几人继续说话。

金环月沉默一下,道:“邵举廉并没有像两个师兄一样好色,前日他不愿在你园中留宿,自己告辞回了宁华山,应该是个正人君子。我们这样把他关在水牢中,是不是也太过份了?”

萧霖霖道:“邵举廉身高力大,还会变化之术,轻易不容易困得住,环月妹妹你这里本来地方也不多,还能把他换到哪里囚禁?”金环月道:“我其实对邵举廉还多有好感,不想让他一直受罪,我们还是找个干爽一点的地方给他住吧。”

萧霖霖察言观色,突然腻声笑道:“那我们就只关他三日,压一压他的火爆脾气。邵举廉年少英俊,神功卓著,棋艺也不凡,师兄弟三人就数他最为出色。天下要再找一个这样的人恐怕是很难了,我看他和环月妹妹挺般配,说不定将来能成一对神仙眷侣。”

金环月脸上一红,道:“我哪里能有霖姐姐的本事,三言两语就能把男人迷倒。我是一心向道,姻缘之事早已经放在一边了。”萧霖霖道:“邵举廉的事过一阵由我来帮你安排,确实也不要太为难他。”

荀行之见萧霖霖眼神闪烁,知道她是在故意哄住金环月。邵举廉对她的阴谋歹毒是一清二楚,如何可能会听从其安排?若真的拖过了三日,邵举廉必然会遭其师徒的毒手。

老狐王一直在听两人说话,此时勉强坐起身,喘息道:“这鲟魔王言明三日之后要来问罪,我们到时恐不能力敌,须得提前准备妥当才行。”

金环月听言冷笑道:“我的洞府又不是露华源,他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他若贸然进来,把头转晕也找不到我的大门,更何况我石门前还设有天网、地陷和强弩三样机关,任他人多人少,来了就不能再出去。”

荀行之和红云飞立在一旁,听得心惊不已,幸好众人没有冒然硬闯墨云洞,否则真不知结果会如何。

老狐王咳嗽两声,语气无力道:“环月姑娘,你没有领教过鲟魔王的厉害,才会如此说话。你的天网和强弩,挡住一般的魔王是足够了,对付鲟魔王却未必能发挥多大作用。他有开天神力护身,寻常的武器根本伤不了他。”

萧霖霖听老狐王之言,心忧起身走到他身边,道:“师父,那我们又该如何是好呢?”老狐王眼中发狠,道:“今日天黑之后你返回到露华源中,把我地道中的迷魂烟、蚀骨液和断肠针带到墨云洞中来,我教你在墨云洞中布成夺命六绝阵,任他鲟魔王有多大神通,也叫他有来无回。”

金环月听得震惊不已,道:“你们是要取了鲟魔王兄弟性命吗?”老狐王哑声笑道:“我自己配制的毒烟毒液,当然有自己的解药,将其拿住以后,生死都只得听我所言。”

金环月道:“我这洞府一向都还算清爽,霖姐姐你若想要在此摆阵,万不可留下什么隐患,将来误伤了我洞中之人。”萧霖霖道:“环月妹妹放心,我师父已有六十年的道龄,他老人家绝不会犯错,给你留下什么隐患。”

荀行之越听越是惊惧,心想以后行走江湖务必要处处谨慎才好,否则任你身有多高的神功,面对阴谋诡计仍不免会一筹莫展。

老狐王脸上勉力挤出个笑脸,对金环月道:“环月姑娘,我和你师父乃是故交,以前还曾经一起探研过仙术奥妙,对她老人家是异常的推崇。唉,此次用你的洞府实在是迫不得已,希望你不要太介意。老夫最近闭关悟出了不少的神妙法术,你若有兴趣,我过几日可以传你几样,以谢你的相助之恩。”

金环月听言有些高兴,道:“别的法术我并没有兴趣,但霖姐姐的变身妙法如能传授些给我,我将感激不尽。”萧霖霖笑道:“师父他老人家既然已经开口,我自当对妹妹倾囊相授,不敢有所保留。”

老狐王接着道:“这次若能打败鲟魔王,墨云洞必然会威震天下,甚至可以比肩虎魔王的悬天洞。环月姑娘将来出去四方行走,无人再敢有半点轻视之心。”

金环月心中也有些激动,道:“这个鲟魔王色胆包天,仗势欺人,本来也该有人来好好教训他一次。”

老狐王多说了几句话,口中咳喘不止,萧霖霖上前关切道:“师父你劳累了一夜,现在该去休息一下才好。”老狐王点点头道:“你们先扶我进洞去,休息一阵我再出来。”

红云飞连忙上前,把老狐王从躺椅上扶了起来。荀行之心中恨不得要了这个老东西的命,却也忍住脾气,跟在红云飞后面上前。

萧霖霖带二人把老狐王扶到正堂边上的一个洞中躺下,道:“你们二人就守在洞中,听候师父他老人家吩咐,如果有不明白的事就找寒梅去问一下。”红云飞应了一声是,荀行之则跟着点一下头,不敢开口说话。

萧霖霖安顿好老狐王,又出到大堂之中和金环月说了一阵话。两人都是一夜未眠,此时强敌退去,心生倦意,分别找个地方补睡一觉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