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第十三章、仙术境界 上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7:39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0

龙世子哪里料到对方会如此厉害,一时无计,疲于应付。每次双锏招数还未展开,就被邵举廉的铁棍逼到眼前,只能步步后退。十招一过,他被邵举廉逼着连退了七八步,渐渐焦躁起来,忽然间低吼一声,一个后纵,双肩微收深吸口气,嘴里猛然喷出一串长长的火焰。邵举廉猝不及防闪身后退,头上还是被龙世子喷出的火苗扫到,发须被烧焦一小片。

本来是男人间正大光明的比武较技,不想龙世子竟然使出这样的邪门阴招。邵举廉心中愤怒,也不言语,趋身而上紧逼龙世子身前,手中铁棍加力,一招快似一招,不让龙世子再有分毫喘息之机。

龙世子被他一阵快攻打得又退几步,心中恼怒,猛然间将一柄金锏脱手掷出,另一柄金锏跟着狂风般攻将过来。邵举廉猝不及防,铁棍斜拨,低头堪堪避过龙世子扔出的金锏,手上出招不免有所迟滞,被龙世子逼着连退了几大步,忙乱之间脚下一滑,站立不稳单膝着地,一只脚半跪了下去。

荀行之见邵举廉忽然滑倒跪地,在场边蓦然一惊,邵举廉和龙世子相距不过四尺,龙世子运锏异常迅疾,想要出手救援已然来不及。兰小龙在旁边则惊得呼出声来。

邵举廉眼见龙世子的金锏迎面又至,匆忙间无暇细想,铁棍斜挑,径刺他的小腹要害,上身则倾地一侧,已避开了龙世子当头的锏势。龙世子见他这一棍刺得迅急,疾回单锏,往他铁棍用力砸去,自恃兵器沉重,见邵举廉立足不稳,只须锏棍相交,应当能将他手中铁棍砸飞。邵举廉本意只在抢到先机,见他撤锏回防,也不碰他金锏,手腕轻抖,第二棍、第三棍又接连刺出,每一招都是既狠且准,棍尖始终不离龙世子下腹要害之处,到第四棍刺出,身躯已然重新站立起来。

荀行之见邵举廉机敏脱险,剑招奇巧,心中不由大赞一声好,口中微舒了一口气。

龙世子被迫左遮右挡,不得已又再倒退,十余招过去,竟重蹈覆辙又被逼到了场边。他被逼得渐失耐性,突然间一声大吼,不再用功回防,挥舞手中金锏疯狂进攻,一柄金锏直上直下,势道威猛之极,口中吼道:“这回由我来攻,看你能还挡我几锏。”他心想纵然两人一同挨棍受伤,自己的兵器也会占极大的便宜。全然不顾高手风范,用起了拼死两伤的无赖打法。

邵举廉此时对龙世子锏招变化已是了然于胸,待他金锏劈到眼前,侧身向右微闪,手腕一抖,铁棍向他左胸直刺过去。龙世子金锏前力方尽,不能继续抢攻,无奈只有运锏来防铁棍,邵举廉的铁棍早已收势而刺他左腹。龙世子左臂与小腹相去不到一尺,方才一回锏,锏尖斜荡了出去,急切间来已不能再收锏护腰,只得向右让了半步。邵举廉长棍一扬,又刺向他左颊。龙世子举锏挡架,邵举廉铁棍忽地已指向他左腰下侧。龙世子无法再挡,只得再向右斜退一步避开铁棍。

邵举廉一棍连着一棍,尽是快速滑步抢攻龙世子左侧要害,逼得他一步又一步向右退让,十余招一过,已将龙世子逼到了大石门的外面。

龙世子面对邵举廉如风的穿刺无力应对,心中焦急惶恐,手上的招法渐渐凌乱。邵举廉见他招式破绽越来越多,也不想伤其要害,脚步疾进,手中铁棍往龙世子胸腹之间连刺三棍,瞅准龙世子金锏不能顾得周全之机,忽然铁棍上挑,一棍刺在龙世子头戴的银冠上面,将其银冠挑落到了地上。

他这一棍是明显的手下留情,棍尖若是往下两寸,那将会直接刺在龙世子双眼之上,他的一双眼睛也就废了。

龙世子面如土色后退几步,头发散开,呆在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荀行之三兄妹见邵举廉这一场胜得漂亮,忍不住一齐喝起彩来。龙世子看着四人得意的样子,牙关狠咬,双眼之中露出了凶光,他将另一柄金锏也扔在地上,双肘缓缓摇摆,腹部慢慢鼓起,口中居然发出了一种极难听的啸声。

兰小龙眼见不好,惊呼一声:“大家小心,他可能要变身为龙放闪电。”

忽见龙世子高高跃起到了空中,双腿往后蹬出,居然瞬间变身成为一条紫色的巨龙,足有五丈来长,面目异常狰狞。龙口张开,一道闪电由空中直劈了下来。师兄妹四人还来不及防备,赶紧闪身躲避,四散开来。

邵举廉见闪电袭来心中大惊,飞身跃纵,躲到了课堂的屋檐下面。龙世子哪里肯轻饶,龙口再次张开,一个更大的闪电直劈在邵举廉藏身的房子屋顶上面。房屋顶梁是木质结构,被闪电劈中顿时燃起火来。巨龙见到房屋起火,一声狂嚎,似是异常得意,第二个第三个闪电又接踵而至,将课堂里烧成了一片火海。

荀行之心中焦急愤怒,也顾不得多想,操起地上一个铁锤腾身跃起,来到了空中。

巨龙见居然有人敢上天来,低嗥一声,猛然扭转身躯,龙尾朝荀行之横扫过来。荀行之不知这巨龙的身段变幻究竟是种什么奇法,不敢大意,双腿并拢,运起开天神力,拼尽全力一脚蹬在龙尾上面。听到巨龙闷哼一声,身上掉下了几串龙鳞。

荀行之被龙尾扫中,感觉巨龙摆尾之力异常的强劲,知道这龙世子的变身术绝不是什么寻常的障眼之法,想来是龙族所特有的一种异能。他在空中无处借力,身躯不自觉就斜飞了出去。

巨龙见荀行之失了重心,龙头借摆尾之势扭转,朝荀行之飞落方向一口咬了过来。荀行之虽然身在空中却并不慌乱,见来得好,干脆不闪不避,抡起手中铁锤,重重一锤砸在巨龙的嘴上,身体借铁锤反弹之力返身回到空中。这一锤的力量何止千斤,只见血花喷溅,砸落了巨龙的一颗獠牙。

巨龙狂嚎一声,利爪乱刨朝荀行之迎面抓来。荀行之身形飞旋,倾尽神力舞动铁锤,几锤将巨龙的利爪也打得鲜血淋淋。巨龙眼见荀行之神勇无比,哀鸣两声,扭头负痛惊惧逃开,龙身向下,转眼没入了大海之中。

荀行之无法追击,握着铁锤落回到地上,邵举廉、鲁天平和兰小龙也聚拢了过来。龙世子带来的几个人此时都已跑得无影无踪,鲁天平四处看,龙世子扔在地上的一对金锏也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

课堂的房屋此时已燃起了熊熊大火,屋顶塌落,眼见已经无法救了。里面师父多年的藏书全都来不及转移,在烈焰里面慢慢化为了灰烬。

荀行之看着熊熊的大火,心痛的要滴血,但脚步稍稍往前一靠,就被一股股热浪逼了回来,根本无法进行抢救,只能眼睁睁看着师父的心血被焚毁。他直恨得咬牙切齿,对兰小龙道:“师妹,你知不知道东海龙宫在哪里?”兰小龙答道:“我知道。大师兄你莫非......想要去夜闯龙宫?”

荀行之沉声道:“师妹你帮我个忙,带我走一趟龙宫,我要去找龙世子讨还一个公道。”看兰小龙有些犹豫,接着道:“师妹你被龙世子欺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若不敢去找他,日后还会继续受他的气,今天已经把他打怕,前去问罪正是时候。我们只要说清楚事情原由,龙神没理由会偏袒这个骄横的东西。”

兰小龙想起龙世子的种种可恶,稍稍迟疑道:“好的,就依大师兄所言,我带你去一趟龙宫。大师兄你不知道,龙世子在我们面前变身为巨龙,这可是神庭的重罪,若我父亲再不好好管束这个坏家伙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祸及龙宫。”

鲁天平看大海暗黑无边,心中有些畏惧,道:“大师兄,龙宫我们都没去过,还不知道龙世子在海底会埋伏些什么怪物,我看今天还是不去为好。龙世子我们以后再找他出气。”荀行之道:“两位师弟,你们先留在岛上,注意防备火势不要蔓延到其它地方,火灭了寻一寻里面的东西,看能不能找到师父以前的用物。我们会快去快回。”

兰小龙取出自己带来的包袱,拿了两颗珍珠,一颗递给荀行之道:“这种珍珠遇水能够发光,在水下可以给我们照路。”

荀行之将祖师的宝书留给鲁天平保管,随身藏了两柄短刀,和兰小龙来到海边。两人纵身飞起,兰小龙领路先在空中飞了一阵,做个手势,带头辟开海水深入到大海之中,荀行之入水后只感觉四周无光无声,幽暗无边,和兰小龙再无法交谈,只能以手势为号简单沟通。

荀行之从未在黑夜之中到过海底。下海之前,胸中一股怒气不吐不快,真的到了海底,幽深黑暗,仍不免心中有些害怕。珍珠的光芒微弱暗淡,他能依稀看到身边有大小的黑影掠过,看不清是大鱼还是什么怪物。兰小龙遇有黑影靠近,口中便发出一种奇怪的嘶嘶声,将黑影逐开。

两人行了大半个时辰,到了海底一个圆形的大石门前面。借着珍珠的微光,荀行之看到大石门上面垂下一块厚厚的水帘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,似乎是用来阻隔海水。水帘旁边有几个突起,兰小龙在上面反复敲动,水帘便徐徐打开。

两人进了石门再走几步,里面又是一道圆圆的石门,上面也有厚厚的水帘,兰小龙再次敲动旁边的突起,周围的海水居然缓缓退去,两人一下仿佛回到了陆地上一般。

水帘打开,兰小龙理一理衣襟头发,轻声道:“大师兄我们已经到了。这里面就是龙宫,进去以后我们只找龙世子算账,可不要太为难我的父亲。”

荀行之点头道:“好的,师妹你放心。”

兰小龙一笑道:“那从现在开始一切大师兄你做主,我就不说话了。”

两人跨进大门,见里面灯火明亮,居然是一座精致的水下宫殿。宫殿另有一个大门,雕龙刻凤富丽堂皇,上面书有‘东海龙宫’几个大字。大门里面景深开阔,楼阁林立,不知道有多大多深。

荀行之来时也料想龙宫必然神奇无比,到了近前还是被里面的景象深深震撼。他不敢硬闯,朝里面大喊了两声:“斜月岛荀行之前来拜访,请龙神出来说话。”

两人仿佛听到里面有人搭话,说些什么却又不是很清楚。过不一阵,居然听到有鼓乐的声音响起,龙宫里面慢慢走出来一行人,当先是一个衣衫华丽、一脸福相的白发老人,身后跟着一队手持兵械的护卫,个个和龙世子带上斜月岛的人一般模样怪异。

老人上下打量一下荀行之,面上堆着笑,进前行礼道:“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,东海龙神这里有礼了。”

荀行之本以为来了便会有一番刀枪争执,没料到龙神这般和善,也回了一个礼道:“在下荀行之,斜月岛上一个读书的闲人。这位兰小龙,刚拜入我师门,是我的小师妹。”他特意把两人的身份关系说清,省得龙神猜疑。兰小龙跟着行礼,小声道:“兰小龙参见龙神。”

龙神不睬兰小龙,对荀行之道:“小兄弟年纪轻轻就身有惊人本事,说起来都算是上界仙人。深夜来访,有失远迎,请到殿中叙话。”把荀行之请到殿上,分宾主坐下。

龙宫的大殿由青石筑成,四壁有金粉银粉装点,气势非常雄伟,顶梁上悬有多盏琉璃吊灯,灯火闪耀,将大殿映衬得金碧辉煌。

龙神吩咐左右看茶,举杯微笑道:“难得小兄弟来我龙宫做客,请先品一品这人间进贡来的大红袍,清香醇正,回味悠长,实在是茶中的极品啊。”荀行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感觉味道甘醇,但到底好在哪里也说不出来。

他也不愿啰嗦,开门见山道:“龙神,我们深夜前来不是为讨一杯茶喝。贵公子近日的所作所为,不知道您清不清楚?”

龙神摇头叹息,道:“小犬顽劣不堪,时时在外给我惹祸。我因为神庭物资筹措的事务繁忙,深居龙宫很少外出,不知小犬是如何得罪了小兄弟?”

荀行之道:“我师妹久居东海,近些日子无缘无故被贵公子派人袭扰,东躲西藏不能安身。他的坐骑黑鲨一路追咬我师妹,当时我们兄弟正在海中打渔,路见不平,出手相助伤了黑鲨,结果整个小岛被海中怪物纠缠多日,几名师兄弟先后中毒,一个老人家还被大蛇咬伤险些丧了性命。”

停一停,接着道:“贵公子今日亲自带人来到斜月岛上,喊打喊杀,还化身为巨龙放出闪电,把我们读书居家的地方烧成一片废墟。我连夜赶来此处,想斗胆请龙神给一个公道。贵公子若在,也请出来一叙。”

龙神听言有些惊怒,正要说话,忽然听得大殿上面一阵喧哗,屏风背后出来了一行人。当先的一个女子四十岁左右年纪,凤冠霞帔,脸有怒容,口中大声嚷嚷:“吃里扒外的小贱人,居然敢带人打到龙宫里面来了,想翻天啊?”

兰小龙神色尴尬,眼中有些畏惧,对荀行之小声道:“是龙神夫人来了。”

荀行之本意就是来龙宫出气,因为见龙神和善有礼,一直也没有机会发作。此时听龙神夫人言语无理,有心要灭一下她的气焰。他见大殿顶上吊灯不少,也不说话,运劲手腕一抖,手中茶杯飞出,一声震响,将大殿上最大的一盏琉璃吊灯打落下来。成百斤重的琉璃灯罩重重摔在龙神夫人面前,碎成无数的碎片。

龙神夫人被他气势吓到,怔在当场不敢再出声,见荀行之一个茶杯就有如此大的力量,若是拿个东西打在自己头上,还不打出一个大窟窿?

龙神赶紧起身好言相劝,把夫人劝回大殿后面,再吩咐手下将大殿清理干净,转身坐下对荀行之陪笑道:“内人脾气急躁,言语不当,小兄弟勿怪,勿怪。”

顿一顿,接着道:“小犬确实做事离谱,活该挨打。今日幸得小兄弟手下留情教训一番,我在此谢过,也替小犬向小兄弟赔礼道歉。呃......小犬已经知错,正在闭门反省,不敢出来见客,请小兄弟见谅。我以后定会对他严加管教,让他不敢再轻狂放纵,呵呵。”

龙神敞敞衣襟,笑一笑又道:“看小兄弟是个爽快之人,干脆这样,我龙宫里面也有一些宝物,只要你能看得上就拿两样去,作为小犬不当行为的赔偿。如何?”

荀行之来到龙宫,本来只为龙世子的一句认错道歉之语,并没有想要拿什么东西回去,万没料到龙世子不敢出来露面,龙神却如此大度慷慨,居然承诺宝物相赠。什么宝物之类的东西,自己一无所知,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。

兰小龙心思细巧,低声对荀行之道:“大师兄,我们既然来了,可以要两件上好的兵器。”

荀行之听言有理,道:“龙神您明礼而又如此慷慨,我自然也就无话可说。我们兄弟并不需要什么宝物,但如今正缺两件兵器,不知龙宫里面有没有?”

龙神哈哈大笑,道:“兵器在龙宫里算不上稀罕之物,小兄弟可以随便选上几件带走。”荀行之道:“太轻的兵器可不要,我们兄弟都一身力气,轻了使起来不顺手。”

龙神沉吟一下,道:“世间要找到好的兵器已殊为不易,又好又重的更是可遇不可求。嗯,我龙宫有一柄玄铁叉,重一千三百斤,可当得无坚不摧之誉,是兵器中的绝品,你可喜欢?”

荀行之一听大喜道:“好好好,这个要了。”心想玄铁叉正好可以给邵举廉使用,再给鲁天平要一样东西,问道:“龙神您有没有斧头一类的兵器?”

龙神有意炫耀,道:“说到斧头,我龙宫藏有一把冰山寒铁铸成的青钢斧,重一千六百斤,可以劈石开山如切菜,当年天上的巨灵星君曾经向我讨要我都没给他。你若喜欢,也一并送给你,呵呵。”

荀行之越发欣喜,道:“这个也要了,多谢龙神厚意,能赐给我们如此的稀世宝物。嗯,请教一下龙神,不知天下还有没有比青钢斧还更重的兵器?”

龙神勉强一笑,道:“千多斤重的兵器,那已经是天下的极品,更重的匠人也造不出来了。而且兵器好坏也不全在重量上,太重了未必好用,呵呵。”

他喝一口茶,接着道:“小兄弟你有所不知,在西域的酷暑沙漠和极寒冰山之间有种灵兽叫做呲铁,它不惧寒暑,专以石头为食,拉出的粪便坚硬沉重,可以煅烧提炼成为玄铁。我的玄铁叉和青钢斧,就是西域匠人以呲铁的粪便为材料,经过千锤百炼才成形的宝物。这种叫呲铁的灵兽百年难出一个,天下虽大,恐你再无法寻到同样的东西,小兄弟你就不要挑剔了。”

荀行之忙道:“龙神赐给的神兵利器,我哪里敢挑剔,能不能请龙神把玄铁叉和青钢斧拿出来瞧瞧?”

龙神吩咐左右,找个推车从库中搬来两件兵器,荀行之赶紧起身观看。

两件兵器都六尺多长,乌黑油亮,浑身用钢铁打造而成,既无拼接,也无装饰,看上去朴实无华,却透出阵阵寒气。荀行之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,知道如此宝物就算花钱也不能买来,心中喜爱,忍不住将青钢斧提起来,在龙宫大殿上舞弄了一番。

这青钢斧的刃口在舞动之时会泛出阵阵青光,映得龙宫大殿寒意逼人。龙神看荀行之在眼前演武,心中阵阵凉意泛起,双眼不由抖个不停。一千六百斤的斧头,在荀行之手心中居然就像一条寻常的枪棍,被舞得快如疾风,杀气飞扬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