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第十五章、宁华山 上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3:34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0

祖师走的突然,没有交代以后的东西,也不知如何才能再次见面,大恩大德又该如何回报了,荀行之心中失落难言。他想起祖师刚传授的两种功法,不由又有些心动,怕记得不牢,想试着演练一番。

第一个口诀是龙卷云,看口诀应该是飞举的功夫。荀行之腾身跃起到半空立住,口中念动口诀,身上内息如口诀所指缓缓流转,忽然感觉身体有种力量往上推升,让他快速离开地面,越飞越高,想起龙卷两个字,按照口诀所示将身体在空中快速旋转。心中忽然一片空白,晕头转向,镇定下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海上,来到一座大山的前面。月光下看,四处地形地貌完全陌生,不知是身在何方。

荀行之四处打量,地面上找不到一点灯火,只好在空中漫无目的飘游,不知如何才能回去。飘了约一个时辰,天色已经蒙蒙发亮,才看到远处地面有个村庄。他不敢惊扰村里众人,选个无人之处落到地面,走路来到村边。村前是一个集市,虽然大清早却已经有人开始做买卖。

荀行之走到一个卖东西的老人面前,行个礼问道:“老人家,请问此处是哪里?要往东海不知该如何走?”老人听了感觉好笑,道:“这里是成都以西的青城山,东海在东面,离这里不知道有几千里,你如何能去得了?”

荀行之听得心惊肉跳,自己夜里的一个龙卷云,居然转了有几千里。想起祖师说的这是救命之法,确实是神妙无比,将来如果面对强手不能力敌,只消来一个龙卷云,别人哪里还能找得到自己?只是这个法门也有麻烦,来得快,如何回去却成了大问题。

他谢过老人出村,起身来到空中,看着天边的光亮辨明方向,先往东疾飞一阵,再次念动龙卷云的口诀,流转内息一个龙卷。还是一阵茫茫然,睁眼看时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海上。

浩瀚东海,不知道有几千里,要找一个小岛谈何容易,荀行之在天上游弋不定,四处徜徉。踌躇间心中忽然一动,想自己已经学成了龙卷云,可以天涯海角任意飞,既然现在找不到斜月岛,那何不西去东来多飞几次?在西面顺便可以去找找祖师所说的乌蒙山,也把龙卷云功法练熟。

他思虑清楚也不犹豫,返身往西一个龙卷,在天上飘游一阵往东又是一个龙卷,再往西一个龙卷,反反复复二三十次,慢慢居然找到了龙卷云方向和迅疾的窍门,对西域和东海的地貌也有了很多的了解。

每次来到西边地界,只要遇到有人烟的地方,荀行之都落到地面打听一下乌蒙山的讯息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时近中午,他终于有一次打听到了乌蒙山的方位,几经周折飞到了乌蒙山中一处号称朱提的地方。

朱提是乌蒙山中一块很大的洼地,四周群山环绕,天空清澈湛蓝,由零星散布的多个小镇组成。荀行之在天上四处看,选择其中一个较大的村镇轻身落地,缓步走到集市之中。小镇上房屋不少,人却不多,集市也不热闹,有几分萧条破落的样子。

荀行之一夜折腾,早已是饥渴难耐,此时寻到了地方不免心中高兴,在集市上找到一个小酒馆,要了些酒肉自顾吃起来。酒足饭饱后整理一下衣衫,付了酒钱,问店主人道:“店家,请问此处小镇是叫个什么名字?”

店主人呵呵笑道:“客官你是远道而来的吧?我们这里一向是唤作剑刀湾,是以打造好兵器而得名的地方,可是朱提一带最大的一个小镇。”

荀行之听言心中有些不解,道:“我刚才一路行来,既未看到镇上有人生火打铁,也未看到有人出售兵器,地方却以剑刀为名,这可奇怪了。”

店主人道:“客官你有所不知,这乌蒙山古时是一座火山,地下的岩浆涌出,能够熔金化石,非人力能够企及,山边常常能寻到好的炼银材料和铸剑材料。我们小镇的居民以前大都是铸造兵器的工匠,靠祖传的技艺为生,所以这里自古就唤作剑刀湾。”

停一下,跟着道:“当今世间的名刀名剑,恐十有七八都是出自这里的工匠之手,你别看现在冷冷清清,百年前这里可是天下闻名的好地方,呵呵。”

荀行之更加奇怪,问道:“既然百年前天下闻名,为何现在会变得如此冷冷清清呢?”

店主人收起笑容,放下手中物件道:“想要铸成好刀剑,光有好材料是不行的,淬火的泉水也很重要。我们剑刀湾边上本来有两眼泉水,号称阴阳泉,阳泉水温暖,味道甘甜,阴泉水寒凉,水味涩口。这两股泉水正好合了阴阳相济之理,用来炼铁淬火,便可以铸成天下难寻的好剑。”

叹一口气,接着道:“可惜百年前剑刀湾来了个道人,弄个古怪的铁柱子把我们阴泉的水口给塞住了。阴泉水一断,原有的铸剑方法便告失灵,这里从此只能打造出些普通的兵器来,因为地处边远交通不便,前来求剑之人越来越少,人气涣散,也就慢慢冷清了下来。”

荀行之心念一动,祖师说多年前南华道祖在朱提镇边留了一根铁柱子,莫非就是店主人口中所说之事?他接着问:“这个道人也是古怪,为什么会想把这里的泉水堵住呢?”

店主人道:“我听长辈们说啊,道人还在这里讲道两日,说什么身怀利器,杀心自起,世人都需要清静无为,天下才会有太平。可能是怪这里造兵器的人太多,所以把泉水给堵住了。唉,只是可惜了我们匠人的祖传技艺,过这一百年,恐十有八九都已经失传。”

荀行之笑道:“这个道人也是多事,这一堵,可就断了多少人的生计。不过剑刀湾这么多匠人,难道众人齐心协力,也不能把这个铁柱子拔起来吗?”

店主人叹道:“那根铁柱子可不是个普通的东西,古怪神异,入地就生根,本地的工匠也想方设法很多年,可惜都没能把它拔出来。想从周围打井引水,也尽都不能成功。”

荀行之心中思量,这个古怪的道人多半便是祖师所说的南华道祖。既然祖师让自己不远万里来拿铁柱子,那其中必有道理。南华道祖虽不知是一个什么样的神仙,但就算动了他的东西应该也不会被怪罪。口中道:“店家,您能不能带我去看看这里的阴阳泉,说不定我有办法能把铁柱子拔出来。”

店主人满脸疑惑,仔细打量一下荀行之道:“客官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荀行之认真道:“没开玩笑。我从千里之外赶来,就是想来拿一拿这个铁柱子。”

店主人眼中放出异样光芒,激动道:“客官,你若真的能把铁柱子拔出来,那对我们本地人可是非一般的大恩大德。我们镇上众人可凑五百两银子给你做酬金,还在剑刀湾前给你立个大大的功德碑。”

荀行之笑道:“能不能拔出来我也不敢保证,有劳您先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

镇上之人听说荀行之要去拔阴阳泉上的铁柱子,一传三,三传十,转眼就来了不少人,无不好奇欢喜,一路簇拥着荀行之出了小镇,来到阴阳泉边上。

阴阳泉就在小镇旁边的一处高地上,泉边没有土壤,都是些坚硬的山石,阳泉水正从地面的石缝里面涌出,还微微冒着热气。荀行之还没走到阴泉边上,就看到山石中间立了一个大柱子,足有两丈高,柱子顶端有一个短短的丁字拐,远远看去就像一根手杖。柱子周围无依无靠,就突兀立在那里。

店主人往柱子一指,道:“就是这根铁柱子,古里古怪的,平时我们镇上的人都不敢去触碰,柱子下面深处就是阴泉的出水口。小兄弟你琢磨琢磨,能不能设法把它给拔出来。”

荀行之走近前细看,铁柱子通体炫黑,虽然历经百年沧桑却毫无锈迹。大白天,柱子身上居然隐隐有微光泛出,一看便不是寻常之物。他看得稀奇,忍不住伸手往柱子上敲击了一下,忽然感觉手指间一麻,敲出去的力量加倍反弹回来,震得手中生痛。

荀行之心中诧异,右手微微运劲,在铁柱上又拍了一掌,瞬间感到铁柱上面涌出一股劲力,雄浑无匹,震得他倒退了两步才立定站稳。

店主人伸手扶住荀行之,道:“这个铁柱子可不是个普通之物,多有怪异。小兄弟你最好不要空手出力去动它。你若要什么工具辅助,我们可以帮你找来。”

荀行之不信邪,调整一下内息上前立定,想换种方法将铁柱拔起来。他知道铁柱不能出力触碰,也不接触铁柱,以开天神力中的隔空使力之法,双手环抱扣稳铁柱,反复尝试向上提,使尽了浑身力气,神铁却仿佛生了根,纹丝不动。

镇上众人看荀行之用力的窘态,俱都大失所望。店主人也长长叹口气,道:“这根柱子早已经入地生根,小兄弟你这样拔柱子那是白费力气,唉......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

荀行之自从见到这根铁柱,心中便有种难言的喜爱,听店主人之言好胜心起,念头转动:祖师传了自己开天神力,天地尚可言开合,如何一根铁柱都提不动?回忆自己学过的用力之法,想起有飞旋用力和以力用力的方法,自己还从来都没有试过。他对众人一笑,大声道:“大家且请走开一些,这根柱子沉重无比,万一倒下来恐伤了人。”

荀行之待众人退开后,苏活一下筋骨,突然腾身跃起,身体绕着铁柱顶端开始凌空旋转。他隔空出力扣住柱子的拐头,两手用力方向不同,一推一拉,形成一个用力的漩涡,铁柱反弹之力跟着涌出,形成一个反向的旋窝,荀行之出力越重,旋窝的旋转力道就越强。随着他飞旋的速度变化,反向的旋窝慢慢合上了他用力的节奏,居然成为了一种助力。两力相融,只听地面一阵咔咔裂响,铁柱子竟然慢慢旋转着被拔了出来。

众人看到铁柱子居然被拔离地,都忍不住失声惊叫起来。

铁柱一离开地面,仿佛突然断了力根,柱身反弹的力道瞬间便消失不见。荀行之身在空中无力托举,护着铁柱落到地上。他手扶铁柱心中念想,这个铁柱也算是个宝物,要是能短些细些可就好了。

说来也怪,铁柱居然是个通灵之物,慢慢变细变小了一圈,已经不再如开始一般的沉重。荀行之又惊又喜,心道要是再短些再细些就更好了,凝神观看,只见铁柱上面青光浮现,却不再作大小变幻。

泉边众人惊得目瞪口呆,作声不得。有几个小孩却是欢喜高兴,大声喝彩起来。荀行之见泉边众人眼神满是期待,用力将铁柱扛到肩上,握紧铁柱俯身朝阴泉出水的石缝使劲一捅,果然见地下涌出了汩汩的泉水,清澈透亮又冰凉刺骨。

泉边众人见阴泉的泉水涌出,个个高兴,开始欢呼雀跃。

荀行之柱着沉重的铁柱,心想这个东西稀奇古怪,却也是个难得的好东西,不可能将其轻易丢弃了。自己如今正缺少一件合用的兵器,不如就近找个工匠把它熔炼分割,应该能打造出几件不凡的兵器来。他喘两口气,开言问店主人道:“店家,你们这里打造兵器的工匠,不知哪家的手艺为最好?”

店主人知道他的意思,手往前一指,呵呵笑道:“小兄弟你顺这条大路往前走,前面五里多地就有一户铁匠,是我们这一带熔炼技艺最好的匠人。”

荀行之任由众人在泉边欢庆,也不提五百两银子酬金之事,与店主人简单作别,扛着铁柱往大路上走去。这个铁柱虽然比初时已经缩小了一圈,份量还是足有八九千斤,扛在肩上飞纵跳跃均不可能,荀行之双腿勉力迈步行走,才走出三里地已是肩酸腿痛,大汗淋漓。

他抬头四处看,见不远处有人在路边卖酒,腹中一阵酒瘾发作,走上前去买了两碗,先将铁柱扔在地上,见周围没有凳子,就坐在铁柱上面慢慢喝了起来。他方才用力过度,端酒的手腕有些不稳,一个不小心,碗中酒水洒了些在铁柱上面,仿佛感觉到铁柱在微微颤抖,洒在上面的酒水转眼就干涸不见。

荀行之心中奇怪,将碗中酒水再洒些到铁柱上,酒水一瞬间又消失无踪,跟着感觉一阵颤动,见铁柱比刚才居然又缩小了一圈。

荀行之忍不住高兴,拍拍铁柱笑道:“铁柱兄,莫非你也是个好酒之物?哈哈,若是你能依我心意大小变化,那以后每次遇到有好酒,我都可以赏些给你喝。”话音未落,这铁柱又变小了一圈,缩成了一根七尺来长的铁拐。荀行之俯身将其拿起握在手中,感觉不粗不细,不重不轻,非常的舒服。

他忽然明白了祖师让自己来乌蒙山的目的,就是要让自己能取得一件神奇的兵器,心中不由一阵狂喜。见卖酒之人瞪着自己发愣,也无法出言解释,将碗中酒水全部淋到铁拐的拐头上面,放下酒碗大笑一阵,拿着铁拐起身飞回到了天空之中。

他手中提个铁拐,飞行之时便不再如平日轻松,心想这铁拐要是能变到指头大小就好了,可以随身收藏。铁拐果然和他心意相通,在手中慢慢收缩,最后变成一根手指大小的细棍,就像是一把钥匙,轻若无物。荀行之大喜过望,将宝贝贴身收起,专心飞行。

他龙卷云一起,转眼间又回到了东海海面,开始认真寻找返回斜月岛的路径。因为刚得了个神奇宝贝,满心欢悦也不焦急,在天上慢慢徜徉,不一阵,看到远处海面有商船航行,心中一喜,循着商船航行的方向飞行一阵,又看到一艘商船,他循着航路一路飞行,几经波折,时近下午终于回到了斜月岛上。

鲁天平和邵举廉正在海边四处打望,兰小龙也站在海边。看到荀行之回来,鲁天平连连抱怨:“大师兄你真不够意思,出去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,让我们一阵好找。”兰小龙好奇问道:“大师兄你去哪里了,怎么这么久才回来?”

荀行之哈哈大笑,道:“师妹你也来了啊。我昨天夜里不小心迷路了,东南西北跑了无数趟,现在才找到路回来,对不住对不住。”鲁天平听他乱说,哪里肯信,道:“大师兄你飞得快,如果找到什么好耍好吃之处,不要一个人偷偷享用,也带我们去见识一下啊,是不是,邵师弟?”

荀行之心想龙卷云之法祖师不让外传,也不解释,笑道:“下次找到什么好地方,一定带你们去。对了,我刚得了一个兵器,你们也来看看。”

他取出自己的铁拐,心中念想,让铁拐慢慢变大,长到六尺长短,再一用力,把铁拐插在了练功场的地上。

鲁天平和邵举廉也学着他把自己兵器插在地上,上前来看他的铁拐。见铁拐的两端在白日里也发出淡淡的荧光,看着非常悦目。兰小龙心细,发现铁拐拐头有一些小的突起,仔细看,欢声笑道:“大师兄,你的铁拐上面还刻得有名字呀。”

荀行之跟着也仔细看,看清上面是五个篆体字:自在通灵拐。

荀行之感觉有趣,笑道:“这是乌蒙山的工匠刚送给我的铁拐,我都还不知道居然有个这么好听的名字。”心中又不由得奇怪,这南华道祖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古怪神仙,能炼出如此神奇的宝贝,却又将它插在阴阳泉上弃而不用?

兰小龙见三件兵器都立在练功场上,心中好奇,每样都试着提了一下。玄铁叉和青钢斧勉强可以拿起来,通灵拐却完全提不动。忍不住道:“大师兄,你的兵器虽然比他们的好,但随时提着这么重的铁拐,不被累死才怪啊。”

荀行之笑一笑,提起通灵拐心中念动小小小,将通灵拐变回指头大小,看得三人啧啧称奇。再念动大大大,通灵拐又长回了六尺长短,握在手中慢慢舞动。兰小龙拍手笑道:“原来这个宝贝随时都能变小啊,我就说,这么重的铁拐,要整天提着那不累死人。”

荀行之道:“小师妹,现在就你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兵器,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帮你也找一个。”

兰小龙摇摇手道:“不用不用大师兄,我说的可是真心话,这一辈子最好是什么兵器都不用。”

鲁天平拿起自己的青钢斧舞弄两下,笑道:“大师兄你的兵器确实有些神奇,不过要问我来换青钢斧的话,我还是舍不得换给你,呵呵。”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