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第十六章、宁华山 下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2:46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0

四人生起柴火烧东西,吃了些鲜果和鱼虾。鲁天平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过米饭,不禁想念,道:“大师兄,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用这岛上的水呢?”

荀行之道:“如果能来一场大雨就好了,一来我们可以想办法收集雨水,二来大雨清洗了山间的污秽,我们应该就可以从山边取水了。至于水潭里的水,大家最好近期都不要使用,待过个两三月,里面的秽气散尽了再说。”

想起祖师对自己的叮嘱,问兰小龙道:“对了,师妹,你比我们要见多识广,如果我们想要离开小岛去外面闯荡一番,你觉得应该先去哪里,如何落脚,又如何找人?”

兰小龙脸上一红,小声道:“我哪里有什么见识啊?”她思索一下,又道:“我认识一个好姐姐,名字叫做红云飞,她就住在东海边上的宁华山中,可以称得上是见多识广。大师兄如果有什么想法,我们可以去找她问问。”

荀行之一听高兴,道:“师妹你说的这位红云飞,是什么样的来历呢?”

兰小龙道:“我的这位红姐姐,从小无父无母孤身一人,因为聪明伶俐,被一个号称武夷真人的散仙收为弟子,传了一身本事。她十六岁离开师父出来行走天下,已经有不少传奇故事,如今就在宁华山上占山为王,距离我们这里应该也不算很远。”

鲁天平自从学得了神通,早有出去闯荡一番的念头,听荀行之和兰小龙提到这里,大感兴趣,道:“大师兄,我们现在有了本事,上天入地哪里去不得?宁华山反正也不算太远,不如我们明天就飞过去看看,如何?”

邵举廉自从上次和龙世子交手以后,也是信心大增,很想能多认识一些异人,道:“就是,大师兄你该早些带领我们到外面走走,四处去见识见识。”

荀行之见三人意见一致,一拍大腿,道:“好,那就这样定了。我们准备一下,明天先去宁华山看看。”对兰小龙道:“师妹,你也回家准备一下,我们这次出去未必能够很快回来。”

兰小龙双手一拱,脆声笑道:“遵命。我以后就一心跟随大师兄,去闯荡天涯海角。那我先回去一下,明天天明我们还在这里汇合。”说完离开小岛回家。

斜月岛上,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东西,鲁天平拿着兵器问道:“师兄,我们出去这兵器要不要也提着走?”荀行之想想道:“我们此去是访友,带个兵器会吓到别人,就先把它留在岛上吧,需要用时再回来拿。”

虽然岛上没人,鲁天平还是怕兵器被人偷走,和邵举廉一起,到山上挖个坑把兵器埋了。

第二天早晨,四人收拾停当,一起出发。

 

宁华山是东海之滨的一片山脉,连绵有两三百里,因山形柔美、奇花异果繁茂而得名。山中猴群众多,狼虫虎豹时有出没,因地处偏远,平时没有人烟。

师兄妹四人御风飞行,一路观看地面景致,不时说笑。因为兴致不同,四人在空中时先时后,大约飞了一个时辰时间来到宁华山前。兰小龙在天空四处打量,找一个宽敞的地方带着四人落到地上。

荀行之见四周草木繁茂,不像有人之地,问道:“师妹,这里就到了吗?”兰小龙道:“应该是到了。红姐姐因为喜欢到东海里面戏水玩耍,所以和我熟识,我以前不会飞行之术,并没来过她的洞府。红姐姐曾说,在最向海的一座山峰背面就是她的洞府,那应该就在这里附近。”

荀行之道:“看这里草木森森,我们要怎么才能联络到这位红姑娘呢?”兰小龙从身上取出一个铜笛,笑道:“这是红姐姐送我的笛子,告诉我如果来找她,以铜笛为号,她会前来接我。”

邵举廉看到铜笛很有兴趣,要过来看了两眼,见铜笛做工异常精巧,忍不住称赞了两声,又把铜笛还给兰小龙。兰小龙拿起铜笛慢慢吹起,笛声清越在山间回响,非常好听。

不多一阵,忽然听到北边和西边远处有一阵阵哨音响起,哨音还比较急促,不像是普通的信息联络。荀行之几人顺哨音传来方向往远处看,看到有北面和西面各有两三个黑影在山间飞纵起落,正朝四人立足这边赶了过来。

鲁天平笑道:“小师妹你的笛子还真管用,一吹你的姐姐就赶过来接我们了,呵呵。”

兰小龙神色却有点迷惑,道:“红姐姐如果知道是我来了,应该自己过来找我们才对。她从来都不穿黑色衣衫,这几个人肯定不是红姐姐。我看这两帮人行色诡异,哨音急促,不像是来迎接人,倒像是要赶过来抓人一样。”

荀行之也隐隐感觉不对,微忖一下道:“这些黑衣人听到小师妹的笛声就往这边赶来,其中必有什么缘故。我们对这山上的事情一无所知,既然来的人不是红姑娘,那不如先避一避,藏起身来,瞧瞧这些黑衣人到底想要做什么。”

四人选了山边一处杂草茂密的矮树丛中刚藏好身,就见山间的平地上先后落下了五个手持兵刃的黑衣人。从北边当先赶来的一个男子蓄着山羊胡须,半边脸上泛着点假笑,半边脸没有太多表情,对西面赶过来的一个男子道:“三眼犀,你的脚程好快,比我还先到了半步,可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

西面过来的男子眉间有块黑痣,开口应道:“铁角羊,你跑的也不算慢。我前脚落地你后脚就到了,都还没有来得及四处查看,正好大家人多,可以在此细细搜寻。嗯,今日若是找到了这个妖女,功劳我们一人一半,可不要争抢起来坏了大哥的好事。”

两人说完以掌相击,以示默契,又一起哼哼笑了几声。

兰小龙心中不安,小声对荀行之道:“大师兄,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,他们说要找什么妖女,不会是想要来抓我吧?”

荀行之道:“我们以前从没来过宁华山,他们肯定不是在找小师妹,我猜这些人多半和红姑娘有点关系。我们先多看少动,不必出面去和他们纠缠。一切等见到了红姑娘,问清楚山中的情形再说。”

兰小龙往远处不时打量,忽然朝天上一指,激动道:“哎,红姐姐也来了。”

荀行之往兰小龙所指的方向看去,看到远处天上有一个红影正往这边赶来,不一阵就飞到了近前,看清是一个清雅秀美的红衣女子,比兰小龙高挑,二十岁上下年纪,皮肤白皙,长发大眼,衣饰较为简单,腰间佩了一把绿色的宝剑,非常醒目精神。

红衣女子从天上径直飞落到了五个黑衣人面前,眼眉间隐隐有一丝忧色,开口道:“铁角羊,三眼犀,是你们在山间装神弄鬼吗,你们从何处得到了我的笛子?”声音清脆,不是沿海一带口音,听起来却别有一种韵味。

山间几人见红衣女子居然自己送上门来,忍不住一阵狂笑,听铁角羊道:“还真是巧了红姑娘,我们也刚赶到这里,还以为是你在山间吹奏笛子,猜想你多半也思念我们大哥呢,哈哈哈哈。”

兰小龙听铁角羊出言不逊,心中异常担心,对荀行之道:“大师兄,红姐姐不知道是遇到了些什么坏人,我们可要帮帮她才好。”

荀行之笑一笑道:“师妹先不用担心,这位红姑娘也是山中自立为王之人,既然和这些人认识,那应该有办法能对付得了他们。若是有需要我们出手相帮之处,我们可以马上现身出去。”

听红云飞冷声道:“铁角羊,我没功夫和你说笑。我有个妹妹近日会到宁华山来玩耍,你们若是遇到了可千万不要招惹。我这个妹妹大有来头,若真是得罪了,你们响石洞以后都不会再有安宁之日。”

铁角羊连忙道:“不敢不敢,红姑娘的客人那就是我们的客人,我们哪里敢得罪?我大哥是担心红姑娘最近不开心,才让我们出门到处寻找。这宁华山方圆有两百多里,把我们腿都快跑断了,终于在这里遇到了红姑娘,还真是不容易。呵呵。”

红云飞微微一笑,道:“难为你们大哥记挂我,我可是一切都好,也没有什么不开心,麻烦你回去禀告他一声,说多谢操心了。”

铁角羊连连点头,却毫无要走的意思,向前挪了两步,放低声音道:“红姑娘,天下虽大,但像我大哥这样的英雄豪杰还是不容易找得到,你看,我大哥对你可是一片真心,你又何必一直这么固执呢?”

红云飞一阵娇笑,道:“你们先回去告诉熊魔王,让他把家中老婆全部都休了,选个黄道吉日焚香沐浴,带上聘礼自己登门来求亲,那才显得出他是一片真心。”

铁角羊陪个笑脸,道:“红姑娘你天香国色,如果和我大哥成了亲,其他女子我大哥哪里还会再看得上眼?这个你尽可放心,呵呵,尽可放心。”他使个眼色,三眼犀和另外三个黑衣人脚步快速移动,转眼对红云飞形成了一个半圆的合围之势。

荀行之见几人居然想要上前向红云飞动手,心中不由一紧,不知道红云飞孤身一人能不能应付得过来。他本想取几块石头握在手边,往四周看看却没发现有石块,干脆抄起地上的泥土,捏成了几个鸡蛋大小的泥团,以备应急之用。鲁天平和邵举廉知道荀行之飞石功夫厉害,只不知道换成泥团会是什么效果,心中忍不住暗暗发笑。

红云飞瞅一眼身侧的五人,笑笑道:“你们这样盯着我是什么意思,莫非想要强行带我回响石洞去?哈哈,就凭你们这几个人,恐怕也没这么容易。”

三眼犀从背上取下一个制作精巧的月牙形弓弩,阴声笑道:“我这个东西红姑娘可能认识,是前日大哥专程从悬天洞里借来的马蜂弩,一发六箭,可以穿木透骨,防不胜防。红姑娘你这么娇滴滴的身子,若是不小心被我这个马蜂叮一下,那肯定是痛得很。嘿嘿嘿。”

红云飞脸色微变,狠瞪一眼三眼犀,沉声道:“三眼犀,你若敢用这个东西对准我,过几日我让熊魔王把你的舌头割了来下酒吃。”

三眼犀听言神情一震,将手中马蜂弩放低,干笑两声道:“红姑娘你是我们未来的大嫂,我们又哪里敢伤害你呢?只是大哥给我们交代了死任务,你若不愿意跟我们走,我们也都没法回去交差,红姑娘你还要多体谅体谅。”

红云飞眼波流转,微叹一声道:“本来呢,我对你们大哥并不是没有好感,若他肯对我好言相求,哄我开心,想我在山中也是孤单一人,未必不会给他一个机会。可惜......唉!”

铁角羊听她居然有了回旋之意,连忙接口道:“红姑娘你不论有什么条件,都可以跟我们回去向大哥提出来,他这么心痛红姑娘,自然都会一一答应。嘿嘿。”

红云飞对铁角羊轻轻一笑,道:“我今天也走得累了,哪里可都不想去。你们替我向熊魔王带个话,叫他自己过来向我表白心迹,若是能说得让我开心,那我可以考虑跟他回到响石洞中去。”

铁角羊踌躇一下,也不敢强行上前动粗,对身旁一个黑衣人道:“你马上赶回响石洞去,告诉大哥说我们已经遇到了红姑娘,红姑娘要他带上聘礼过来求亲,请他速速赶来。”黑衣人答应一声,不敢耽搁飞身离去。

红云飞见黑衣人走远,又笑一声,道:“铁角羊,这山间风干物燥,我可是有些口渴了,是你们去帮我找点水来,还是要我自己出去找点水喝呢?”

铁角羊心知红云飞武功极难对付,山间如今只留下四人盯梢,不能再轻易叫人离开,道:“红姑娘,我身边带得有两个野果,你可以先用来解解渴。等一阵我大哥来了,自会有好吃好喝的东西送给红姑娘。”说完也不走近,从身边取出两个野果抛给红云飞。

红云飞接过野果,用衣袖擦了擦,咬一口赞道:“这是从哪里摘来的果子,还真是很好吃。”看三眼犀站在面前不远处,巧笑道:“三眼犀,给你也尝一个。”说完便将手中果子抛了一个给三眼犀。三眼犀刚刚伸手要接果子,忽见眼前红影一闪,红云飞已然欺近到了身前,长剑出鞘直刺其心口。他慌忙间飞身后跃,手中的马蜂弩顺手一挥,以护住胸前要害。

红云飞本意就是要夺他的马蜂弩,剑锋一偏,长剑正好刺在他的手腕之上,三眼犀只感觉手腕剧痛,手中的马蜂弩把握不住掉到了地上。

红云飞出剑将三眼犀逼退,自己却不懂得马蜂弩的使用之法,她单脚上前踩住弩柄,剑尖往机簧间一捅一绞,将马蜂弩的机关绞断,脆声笑道:“就一个打兔子用的弓弩,你们也敢拿在手中来吓人?”

三眼犀丢了马蜂弩,心中火气上涌,知道红云飞所说的话都只是缓兵之计,根本不会随他们返回响石洞中。他抽出身上腰刀,返身而上与红云飞战在一处。铁角羊口中吆喝一声,铁鞭挥舞来助三眼犀,另外两个黑衣人也手持兵刃加入战团,想要一起出手将红云飞擒下。

红云飞遇上了无赖,口中虽巧言周旋没有发作,心里却是异常的恼怒。她先设法支走了一个敌手,再用计将三眼犀的马蜂弩绞毁,心中已经没有多少顾忌,眼见铁角羊几人一起上前围攻自己,冷咤一声,将手中长剑倾力挥舞,以一敌四,招招都是拼命的打法,不再留丝毫的余地。

荀行之在一旁观战,见红云飞虽然剑法凌厉,武功要高出铁角羊等人一筹,但是临敌打斗的经验不足,加上心中焦急愤怒,有伤敌的机会却不能很好把握。而铁角羊四人配合默契,起手就相互策应,并不急于求胜,反而轻易就取得了对阵的优势。

他听铁角羊几人威逼红云飞一个孤身女子,心中本已是异常厌恶,此时不愿再看到红云飞犯险,暗地运劲发力,将手中的两个泥团迅疾掷出,泥团在空中划出两条直线,分别击中了铁角羊和三眼犀的后心。这泥团虽然松软,得荀行手中巧劲依然颇具威力,两人遭受打击站立不稳,闷哼一声向红云飞面前扑跌过去,胸前的门户顿时敞开。

红云飞见铁角羊和三眼犀忽然失了重心,心中不免诧异,却也不想借机取了两人的性命,手中剑锋摇摆,将两人的兵器打落到地上,后退两步冷笑道:“铁角羊三眼犀,你们无端端给我行这样一个大礼,我可是承受不起。”

另两个黑衣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赶紧将铁角羊和三眼犀从地上扶起,四处张望。三眼犀狼狈转身,摸摸背上的泥土,对着荀行之几人藏身的草丛怒骂道:“是哪个乌龟王八蛋使坏,敢从背后来偷袭老子?”

荀行之心中暗笑,口中也不言语,手中第三个泥团又运劲掷出,泥团带着风声闪电般掠过草地,正中三眼犀的面门。这个泥团比前两个泥团出手更重,将三眼犀打得两眼昏黑,仰面朝天重重摔倒在地上。

红云飞见三眼犀满脸泥土倒在地上爬不起来,知道有人在暗中帮助自己,心中的委屈瞬间消散,忍不住开心娇笑起来。

铁角羊三人从未见过一个泥团能有如此的威力,料想红云飞在山间埋伏了绝顶的高手,心中惶恐,扶起三眼犀就往山边奔逃,地上兵器都顾不得捡起来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