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第十八章、反客为主 下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0:51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0

鲁天平坐在场边心念转动,上次龙世子来袭邵举廉起身迎战,这次又是兰小龙先出手,如果自己此时再不上前,以后如何能在师弟师妹面前立足?他也起身走到场中,故意对兰小龙大声道:“师妹你也是,别人都早说了是三脚猫的功夫,就不要出手这么认真嘛,你让别人这十大魔王面子可往哪里搁啊?呵呵,你还是先下去吧。”

兰小龙看熊魔王一脸凶相,也有些心惧,正好鲁天平出场,返身退到了场边。

荀行之知道鲁天平武功基础扎实,出手谨慎,自己想要胜他都很不容易。见他出场替下兰小龙,心中便不再担心。

熊魔王以为鲁天平便是大师兄,见兰小龙退开心中稍安。刚才比试太过简单,他并未看出兰小龙功夫深浅,以自己在天下的威名,如果败在一名小女子手里,那还如何能在世上混得下去?

他朝鲁天平一拱手,冷声道:“请指教指教。”不待鲁天平回礼,脚步横移,一式‘黑虎掏心’便打了过来。

鲁天平因为身体微胖,不以敏捷见长,不惯展闪腾挪,从小习练武功走的都是稳重简单路子,学成神功以后,虽然飞纵跳跃已经轻而易举,但临阵对敌还是习惯以前稳重的打法。他有意试一下熊魔王的劲力,也是一招‘黑虎掏心’迎了上去,双拳相遇,拳锋硬碰,两人各自退了半步。

熊魔王自负天生神力,纵横天下少有对手,见鲁天平步伐沉稳,功力深厚,不由心生赞叹。他也不耽搁,沉肩坠肘腰身轻旋,轻飘飘又拍出一掌,口中道:“好拳法,你再试我一掌。”他这一掌看似招式寻常,但掌到中途,手腕忽然微微摇晃,掌势登时一掌变两掌,两掌变四掌,四掌变八掌。鲁天平脱口道:“好掌法!”心知只须迟得顷刻,面前四处都会被他的掌力所笼罩,当即也运劲一掌拍出,攻向熊魔王右肩关节之处。

熊魔王见出掌弱点被他抓住,口中咦一声,左掌从右掌掌底穿出,仍微微晃动,一变二、二变四地掌影飞舞,切向鲁天平腕间要穴。鲁天平抽手飞身跃起,呼呼又还了两掌。

荀行之凝神细看,见熊魔王掌法变幻莫测,每一掌击出,甫到中途,已变为好几个方位,变招之奇实是生平所未睹。鲁天平的掌法却单纯质朴,出掌收掌,似乎显得有些生硬,但不论熊魔王的掌法如何离奇莫测,每逢鲁天平的掌力攻到,他必随之变招相应,两人实则旗鼓相当,功力悉敌。

熊魔王连出了二十多掌,无论如何繁复变化,始终不能将鲁天平脚步逼退,取得主动,心中不免有些焦躁。他见鲁天平身材不高,忽然变招,双掌一合护住门户,以侧身连环弹腿之法继续攻向鲁天平。

鲁天平对敌出招往往避实击虚,喜欢以攻为守。他见熊魔王以弹腿之法攻击自己上三路,下盘略略空虚,身形后闪避开熊魔王的踢腿,忽然俯身向下,右腿如风横扫而出,把熊魔王出腿节奏打乱,将其迫退了两步。口中道:“待我也来攻你几掌。”趁熊魔王后退之机,手中运起开天神力,足下马步连环,双掌翻飞轮番攻出。

熊魔王见他掌力刚劲浑厚,心中不由豪气升腾,大喝一声好,干脆就不避不让,鼓起蛮力以掌相迎,与鲁天平连对了十来掌。两人功夫都不取巧,掌风激荡,声震四野。双掌相交之处劲道实沉,又势均力敌,非常精彩,场边众人忍不住大声喝彩起来。

熊魔王打的兴起,突然低吼一声后退三步,两手来回搓动,跟着腾身跃起,运尽全力双掌平推,像个钟锤一般迅猛撞向鲁天平。鲁天平感觉一阵热力袭面,见来得好,知他想要以炽热之力一招来定胜负,也双足用力腾身飞起,手中汇起阴寒之劲,拼尽全力双掌击出。

四掌空中相接,一声闷响,场中浅草如水波般浮动。两人均觉手中巨震,双臂痛麻,双双返身落在地上,依然还是胜负不分。

熊魔王仰天大笑两声,喘口气赞道:“好手段,你我可谓半斤八两,不分伯仲,再打下去恐怕也难有胜负,只凭空伤了两家和气,不如就此罢手,大家坐下来继续喝酒?”他见鲁天平武功高强,红云飞身边能人众多,自己一方没有什么取胜的把握,便想找个两全的法子下台了事。

红云飞本来有些担心荀行之出手未必能胜熊魔王,所以说话处处留有余地,此时见熊魔王已经怯战,心中自是一片雪亮,娇声笑道:“熊魔王,你口口声声要见识大师兄的功夫,哪里能这么匆忙就坐下了?”

熊魔王一怔,问鲁天平道:“你不是大师兄吗,难道还有人更厉害?”

鲁天平哈哈笑起,道:“你一个小小山间魔头,哪里配让我大师兄出手?我师兄的的兵器厉害无比,你恐怕是十招都接不下来。”

熊魔王本是血性之人,当鲁天平在羞辱自己,转身从一个兄弟手中取过一柄龙头砍刀,脸色发青道:“就算至圣仙君和太上老君亲自临凡,也未必能够十招败我,大师兄有什么神兵利器,请下场来让我领教领教。”

荀行之本不了解熊魔王的本事脾气,只想能替红云飞出口恶气,然后众人尽快离开宁华山。此时见熊魔王性格豪爽,也不像是什么奸恶之人,心中主意已变,不想再出手伤他,只望能设法震慑群魔,帮红云飞夺回自己的洞府,让群魔以后不敢继续为恶。听鲁天平说起自己的兵器,心中忽然有了主意。

荀行之站起身,取出通灵拐心中念想,让通灵拐长到六尺来长。走到场中央将铁拐放下,心中再念‘长长长’,通灵拐长成一条两丈长的柱子,横在草坪之上。鲁天平和邵举廉虽然早知道通灵拐神奇,也没见过这样的变化,都好奇留心观看。

荀行之对熊魔王一笑,拱手道:“熊魔王武功高强,我刚才都已经看见,再要出手比武只会伤了大家的情谊。不如我们来简单赌赛一场,如何?”

熊魔王见他的铁拐能大小变幻,心中已是十分震惊,此时不知他还要再出什么花样,颤声道:“大师兄想要和我赌赛什么?”

荀行之道:“赌赛的方法很简单,这根通灵拐是我惯用的兵器,熊魔王请过来试上一试。如果能拿得起耍得动,那我们兄弟和红姑娘就立刻认输下山,以后逢人便传扬熊魔王的威名;如果拿不起耍不动,那熊魔王须得向红姑娘诚心赔个不是,并将夺来的洞府归还于她。”他心知通灵拐此时重量远过万斤,自己都无力托举,熊魔王力量和鲁天平半斤八两,自然无法能拿得动这根铁柱子。

熊魔王虽然嘴硬,但其实不愿再和荀行之动手较量,听荀行之说出了赌赛的方法,心中不由又惊又疑。他冷哼一声不置可否,将龙头砍刀插到地上,缓步走到通灵拐前面,握住拐头想拿起来看看份量,用力一抬,发现铁拐沉重无比,横在地上一动不动。他双腿下蹲,吆喝一声腰间发力,使出浑身气力,居然还是不能将铁拐搬动分毫。

他此时已没有台阶可下,前后左右反复用劲,满脸挣得通红,始终无法将铁拐拿起,不得已一屁股坐倒在草地上,口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荀行之哈哈一笑,将通灵拐变细变小,单手持拐腾身跃起,重重一拐砸在场边一块大石头上,将半人来高的石头打得粉碎。

熊魔王并不知通灵拐轻重变化的奥秘,但想像这样沉重的大铁拐如果朝自己打过来,自己哪里还能有命在?莫说十招,就是一招也接不住,只惊得心胆俱裂。他慌忙爬起身,扑地拜倒在荀行之面前,口中道:“大师兄神功盖世,兄弟实在是佩服万分。我愿让出响石洞头把交椅,以后跟随大师兄鞍前马后,尽绵薄之力。”

手下兄弟见到熊魔王拜倒在地,也连忙跟着一起拜倒。

荀行之上前扶起熊魔王,道:“快快请起,我来此处是客,红姑娘才是宁华山中的主人,一切应该由她说了算。”

熊魔王朝红云飞看过去,见她横眉冷眼,知道无法多说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道:“那我们兄弟这就下山去,谢大师兄不打之恩。”

红云飞心中一口恶气终于出来,冷冷笑道:“熊魔王,你们兄弟刚才不是说要娶我们姐妹两个吗,是不是今晚就想在响石洞中洞房花烛呢?”

熊魔王满脸通红,叹一声道:“红姑娘,是我不自量力,以前多有冒犯之处,望你能多包涵。经此一事,我也无脸再继续留在宁华山中,以后响石洞青萍洞都交给红姑娘打理,我们兄弟再下山去另寻落脚之处。”

他四处拱一拱手,带领几个兄弟匆匆离去。

 

红云飞和荀行之兄妹万没料到会这样轻易夺回洞府,个个心中欢喜无限。响石洞相隔较远,洞中情况又不熟悉,红云飞只盼能尽快回到青萍洞中,把自己的小妖们重新聚合起来。

几人在山间休息一阵,将剩下的老酒慢慢喝完,眼见日头偏西,料想熊魔王已经差不多带人撤走,便起身来到青萍洞前。熊魔王的人马果然已经不在,洞中小妖全是红云飞以前手下,见红云飞回山尽都兴高采烈。

青萍洞坐落在宁华山背海的一座山峰下,洞口开阔,里面透光宽敞,可以容下一两百人。平日里山洞周围云遮雾绕,景致壮观。荀行之师兄妹以前都不曾到过深山之中,更没见过山中这样的秀奇洞府,只见洞中有洞,各样石台石凳和用物都布置齐备,处处干爽清洁,心中不由稀奇不已。洞中有各色小妖,能作人言,但个个长有动物的嘴脸,模样非常怪异。

红云飞吩咐小妖清扫洞府,晚上大排宴席,摆出各色鲜烤野味、青瓜红果,请荀行之一行上座,大家开怀畅饮。

兰小龙先尝了尝山间的美味,心中高兴,举杯道:“红姐姐,祝贺你顺利夺回洞府,我来先饮一杯。”红云飞也笑着举杯,道:“小龙妹妹,我才要恭喜你学得了神妙奇功。今天你的那一招掌法实在精彩绝伦,有空可要好好教教我。”

兰小龙笑盈盈道:“那都是大师兄教我的掌法,有空我再教给红姐姐。”

两人一饮而尽,红云飞起身走到鲁天平面前,道:“鲁大哥,谢你仗义出手帮我教训了熊魔王,小妹敬你一杯。”鲁天平呵呵笑道:“哪里哪里,这个熊魔王真是力大无比,我要不是也有一身力气,还真差点还打不过他。呵呵。”两人又一饮而尽。红云飞再斟上美酒,敬了邵举廉一杯。

她敬完走到荀行之席前,盈盈拜倒在地道:“荀大哥,多谢你们仗义出手帮我夺回了洞府。只是小妹还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能不能开口?”

荀行之赶紧起身扶起红云飞,道:“红姑娘千万不要如此,你我年纪相当,天大的事也不用行此大礼,先坐下,有话就请直说。”

红云飞返回座中轻轻坐下,认真道:“我以前四方游走,也曾经见识过不少能人异士,但从没见过荀大哥这样的神奇功法,俨然已经有了天下无敌之势。这宁华山地势广阔,层峦叠嶂,里面物产非常之多。现在除了响石洞以外,还没有其他魔王啸聚山林。我在想,荀大哥如果能够留下来成为宁华山之主,在山上竖起大旗,那这里必然成为天下景仰之地,兴旺昌盛指日可待。”

荀行之听了出乎意料,一时不能作答,想起祖师对自己的嘱咐,说道:“红姑娘的盛意我心领了,天下无敌之誉和我相距万里之遥。我们师兄妹在外面还有很多事要做,恐怕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。”

红云飞听言失意难掩,勉强一笑,举杯道:“宁华山地处偏远,确实也难留住荀大哥大驾。小妹言语唐突,此事以后不敢再提,还是先敬荀大哥酒。”说罢连饮了三杯。

鲁天平和邵举廉听了红云飞之言,也正心中踌躇,不知当如何应对。忽然门外有小妖来报:“启禀洞主,熊魔王带着人又到山门前面来了。”红云飞一听恼怒,道:“这个打不怕的东西,居然还敢再回来。”五人一起起身来到洞外。

熊魔王见红云飞出来,杏眼圆瞪,连忙道:“红姑娘不要误会,我此来不想惹事,只是替我大哥鼎力虎魔王下一个帖子,邀请大师兄过几日到雷霆山参加天地神魔会。”

红云飞略感诧异,接了帖子道:“你们先去回禀虎魔王,说最近大师兄事务繁忙,但若能抽得出时间,到时定会亲自赴会。”

熊魔王不敢多言,率领两个兄弟起身离去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