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第十九章、闲野妖踪 上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30:07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0

众人回到洞中打开帖子,见里面是一份烫金的邀请信函,行文工整,言辞亲切,邀请荀行之一行参加五日后在雷霆山举行的天地神魔会,因为不知道荀行之姓名,函中一律用大师兄三个字代替。

荀行之心有疑惑,问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这鼎力虎魔王不知是个什么人,为何熊魔王会称其为大哥?”

红云飞微蹙娥眉,道:“虎魔王号称是当今天下魔王界的首领之人,我和外面的魔王交情不算多,也都没有见过这个人。”

她停一下,接着道:“我师父武夷真人曾经见过虎魔王的师父天鸿法士,他告诉我,说天鸿法士是魔王界百年来首屈一指的人物。据说天鸿法士势大之时,曾经和神庭兵马元帅宗布神君比武,连战了三天,平分秋色。天鸿法士去世之后,虎魔王继承了他的衣钵,娶了天鸿法士的女儿为妻,在雷霆山占山为王,手下有大小妖王数十人,喽啰上千,声势非常浩大。”

荀行之听她说到神庭兵马元帅,有几分不解,接着问道:“红姑娘你说的神庭,莫非就是指那些天上的神仙?”

红云飞道:“正是。天上的神仙据说都奉天帝为尊,要听天帝的号令行事,天帝和麾下的各路神仙便是所谓的神庭。山间的魔头各自为王,向来都是无法无天,若时常逆神庭之意行事,神庭便会出兵前来进剿,所以仙魔之战偶有发生。”

鲁天平听到魔界的传说感觉有趣,问道:“红姑娘,我常听传言,说世间魔头都是各种怪物经过千年修练而成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红云飞笑道:“这些传说都不大可靠。山中的这些小妖确实大都是有灵性的动物,因为通了人性,相聚成群互相照应。但要修成魔王的本事,若没有人的智慧是很难做到的。而且,高深的法术创造起来极其艰难,一般都是由名师传授而得,什么怪兽灵物,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机缘。”

鲁天平哦了一声,接着问:“除了虎魔王,不知世间还有些什么魔王声名远扬呢?”

红云飞道:“我所知道的也并不算多,这些魔王的名字大都是零零散散听人提起。除了鼎力虎魔王,还有神风鹰魔王,号称飞行之术天下无双;霹雳狮魔王,据说狮吼魔功声震九霄,能夺人魂魄;九面狐魔王,能行千变万化等等。这些有名的魔王,神功应该都在我们遇到的熊魔王之上。”

荀行之心中思量,虎魔王既然能成为魔界首领,必有其非凡的本事,能结识这样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坏事。虽不知这天地神魔会是否会有不测的风险,但以他们兄弟几人现在的本事,应当也能妥善应对。口中道:“师弟师妹,我们正说要出去认识一些奇人异士,既然虎魔王主动邀约,那我们就到雷霆山去走一趟,你们看如何?”

三人正想怂恿大师兄前去,听言个个高兴,连声叫好。

红云飞听荀行之愿意去赴会,心中大喜,问道:“不知荀大哥你以前有没有什么名号?”荀行之道:“这个就没有。”

红云飞笑道:“在魔界行走立足,须得要有个响亮的名号,一是为了震慑人心,二是便于流传记忆。荀大哥开口如果报一个行之的名字过去参会,反会被魔头们取笑。”

荀行之想着有趣,道:“红姑娘,我若要起个魔头名号去参会,你觉得选个什么样的名号为好?”

红云飞想一下道:“唐皇开国后的这二十多年间,魔王名号都风行以动物之名起头,也成了魔王界的一件乐事。只是陆上的动物有限,到如今差不多都被世间的魔王给占完了。荀大哥你们从东海来,我看不如改姓为号,就以海中的鲟鱼起头,称为鲟魔王如何?”兰小龙听言拍手欢笑,想一想又接口道:“红姐姐,这个名字本来取得挺别致,但大师兄又英俊又潇洒,称作魔王还是有点古里古怪的。”

红云飞巧笑一下,道:“小龙妹妹说的也是,那我们就不称魔王,称荀大哥为海鲟王,可好?”

荀行之哈哈大笑,道:“既然我们是去参加魔王大会,那就不管它好不好听,还是都称作魔王方便一点,以后只要和魔王们往来,我就自称是鲟魔王。”说完低吼一声,以力驭气将衣衫鼓起,比了一个大鱼游动的姿势,众人一看忍不住笑倒。

鲁天平听说的热闹,心动不已,道:“大师兄,这么热闹的魔王大会,我也报个名去见识见识怎么样啊?”荀行之一听高兴,道:“就是,你也赶紧取个魔王名号,我们一起去会上热闹。”

鲁天平有心要取一个比荀行之更威猛的名字,道:“大师兄你称作鲟魔王,那我也选个海里的大鱼做名字,就称为鲨魔王如何?”众人一听感觉滑稽,再次笑倒。

荀行之道:“邵师弟小师妹,你们也来取个魔王名号啊?”两人连连摇手,生怕遇到什么难听的名字。

 

酒宴完毕以后,红云飞叫人准备了几个干净的地方,请荀行之一行休息。五天的时间也不算太久,红云飞再三邀留,师兄妹几人就在青萍洞中住了下来。

第二天一早,红云飞带了十个小妖前往响石洞,把响石洞的物资兵器接管了过来,还重新分派了大小头领,她自己却并不愿在响石洞中多做停留。鲁天平和邵举廉返回斜月岛取了兵器,简单打理了一下岛上的物事,又回到宁华山上。既然要去参加天地神魔会,正好向红云飞多了解一些天下魔头的故事。

后来的两日之中,红云飞带荀行之几人在宁华山间游览,还亲自下厨,以山珍野味为原料做出了佛跳墙、醉糟鸡和荔枝肉等多样菜肴,请众人品尝。鲁天平从小家贫,没机会品尝好吃的,人又嘴馋,吃得大呼过瘾。

闲暇之时,兰小龙想把自己学会的开天神力教些给红云飞,谁知仙家妙术,差错一点就练不得法,红云飞始终无法学会。师兄妹四人都是刚刚学成,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,不懂变化通融之道,只能作罢。兰小龙还会吐纳仙术和十来种变身之法,这个红云飞一学就会。她心思细腻,变化起来惟妙惟肖,变得比兰小龙还好,学得兴趣盎然。

 

这天早晨起来,红云飞招呼众人吃了些东西,对荀行之道:“荀大哥,从宁华山到雷霆山路途遥远,全力赶路恐也要两个多时辰才能到达。我们若是后日早晨方才起身,一路飞行劳累,赶到雷霆山上已是中午,恐有诸多不便之处。我倒有个提议,不知道妥不妥当,说出来给荀大哥你们参考参考。”

荀行之道:“我们兄弟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,遇事难免疏漏马虎,红姑娘你见多识广,就请多给我们一些指导建议。”

红云飞笑道:“指导可不敢当,我是在想,既然我们要去参加天地神魔会,那不如今日就从宁华山上起身,先到距离雷霆山较近的柳州城里停留两日,后天一早再从容赴会。一来柳州一带风光旖旎,美食众多,我们可以开心玩耍、大快朵颐,二来又免了旅途的匆忙劳顿,岂不是很好?”

鲁天平听说要去柳州,心中欢喜,连声道:“好好好。我们兄弟现在都有神功傍身,回到俗世之中再也无人敢来欺惹,这两日我们就去吃遍这柳州城,岂不是痛快?哈哈哈哈。”

荀行之瞪他一眼,道:“借我们宝书的老人曾经有言,若我们用书中学来的法术在世间作恶,将会受到天谴。天平你的意思,莫非想让我们不给银子就四处去白吃?”

鲁天平吐吐舌头道:“哪里哪里,我也就是随口一说,大师兄可不要当真。呵呵呵呵。”

红云飞笑道:“荀大哥不用担心银子的事,青萍洞中平日存得有一些银两,足够我们往来的各样花销。柳州城里只要有我们喜欢吃的东西,大家尽可以放开了来吃。”

兰小龙也笑道:“大师兄,我身边也带了些银两,这一去时日不多,不用红姐姐的银两我们肯定也够花了。”

荀行之见众人个个高兴,也有意到柳州去走走看看,想想道:“那好,我们准备准备,今日就赶到柳州城去,先开心耍上两日,再去赴虎魔王的大会。”

 

五人也不耽搁,收拾收拾从宁华山上起身,中午过后便飞到了柳州的地界。

从天上看,柳州地界平坦开阔,却又散布有很多秀奇的小山,四下田野里绿苗如茵、黄花烂漫,显得富饶而安宁。柳江秀美宽广,如玉带蜿蜒回流,绕成一个巨大的马蹄形,风景非常漂亮。

柳州城周围有高高的城墙环绕,就坐落在柳江的北岸。

五人先选个无人的地方轻身落到了地面,缓步走到官道之上,再随往来的车马一路来到柳州城边,见城门口人头攒动,拥挤异常,很多人都在争看官府新贴出的一张榜文。

荀行之见众人围着榜文议论纷纷,本想跟着挤进去看看榜文的内容,鲁天平却念着红云飞所说的美食,腹中异常饥饿,催促道:“大师兄,这些当地人的事情和我们也没多大关系,我们还是先找个客栈落下脚,吃顿饱饭才是正理。”

五人一路徜徉进到城里,见街边房屋尽都整齐气派,街上熙熙攘攘,到处都是做买卖的的人,各色商品琳琅满目,一派繁华景象。

路边行人见红云飞和兰小龙容颜俏丽,不时有人会侧目观看,但见到鲁天平和邵举廉手持兵器,又不敢多看怕惹是非。没走多远,五人便选中一家较大的客栈落脚入住,要了两个宽大的房间,定好酒菜,红云飞和兰小龙先回自己的房间梳洗整理一番,跟着就来到荀行之师兄弟的房间里面开始吃饭。

店里的小二端上两盆做好的鱼,还打来一壶酒和一钵米饭,店主人跟着上门问好,微笑道:“几位客官,这鱼可是我们柳江里面刚打上来的鲤鱼,足足八斤一条,一鱼两吃,分别唤做酸笋鱼和陈醋鱼,肉味鲜嫩,刺也不多,你们好好尝尝。”

众人尝了一尝,这鱼果然是味美无比,酸笋和老醋各有不同的鲜香,尽都开口称赞,鲁天平迫不及待夹了两块放到自己碗中,也不说话就大口吃起来。

荀行之喝了一杯小酒,入口绵香,忍不住也跟着赞声好,想起刚才城门口所见之事,开口问店主人道:“店家,方才我们入城之时,见到城门口很多人在争看一张官府的榜文,挤都挤不进去,不知这柳州城中最近都有些什么热闹事,会引得众人如此关心?”

店主人听言忽然收敛了笑容,叹一口气,压低声音道:“哪里是什么热闹事,我说出来,客官你们可不要太过害怕。这柳州城一带最近出了个怪物,号称叫做红蝎王,夺财害命,欺辱女子,四处作恶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一直都抓他不住。昨天清晨又有一户人家被劫,还害了一条人命,所以晚上官府刚发了榜文,悬赏一千两纹银要捉拿这个妖人,都希望能早点拿住了才好。”

荀行之心中诧异,接着问道:“这个妖人是个什么来历,不知官府可曾查探清楚?”

店主人道:“我也只是听人传言,说柳州往西三百里的雾罩山中有不少妖人,这个红蝎王可能就是从那边过来的。这个妖人额头上有块红斑,容貌较为凶狠,会飞腾之术,手中持有一把利剑,想要抓捕他可实在不是件容易之事。”

荀行之听得有些心惊,却也不便再多问些什么,谢过店主人,众人接着饮酒吃饭。

鲁天平听到一千两银子之事,心中来了不少兴致,待店主人离开,对荀行之小声道:“师兄,我们这两日本来也没什么要紧事,要不要大家合计合计,设法把这官府的一千两银子给挣了?嘿嘿。”邵举廉听言也有些跃跃欲试,连声称好。

荀行之听到城中有妖人作恶,本也不能视若无睹,只是心中没有什么捉妖之计,问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做才好?”

红云飞想想道:“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想要禽妖捉怪恐不是三五日就能成功,荀大哥若有意要为地方除害,我们这两日行走之中可以先多留一份心,待神魔会过后再来详细打算。”

荀行之听言有理,道:“那好,这两日我们先开心玩耍,也留一份心,等虎魔王的大会完了以后再来认真合计。”

 

五人还未吃完饭,忽然听到外面街上人声鼎沸,见店小二兴奋跑进客栈大堂,对店主人高声道:“老爷老爷,您快去看看,听说城门口有人揭官府的榜文,那个红蝎王都已经被抓住了。”

兰小龙听言激动道:“大师兄,我们还正说要抓这个坏人呢,他居然这么快就被抓住了。哈哈,不如我们也去看看,看这个红蝎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坏东西。”

鲁天平忙着刨了两口碗中的鱼肉,跟着道:“走走走,别去晚了我们都看不到热闹了。”

五人尽都好奇欢喜,放下手中饭碗匆匆出门,和街上众人一起去看稀奇,尾随喧闹的人流来到城墙边一处方形的高台前面,见高台由灰色石头砌成,四丈左右长宽,想是城里士兵平日演武的地方。

高台上一位身着白袍、面貌俊朗的中年道长居中而坐,左右两边各站了一个手持宝剑的青年道人,三个道人的旁边还摆了两个大木箱。

不多一阵功夫,四面闻讯涌来的人潮就把高台围了个水泄不通。一位军官模样的大汉登上高台,神情颇为激动,先向白袍道人行礼问好,跟着走到台前,对众人大声道:“各位乡亲,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那个万恶的红蝎王已经被玉真子道长擒获,还打断了手脚,以后我们再也不用为这个妖人担惊受怕了。哈哈哈哈。”

他顿一顿,跟着恭敬道:“我方才已经向王镇大人禀报了此事,王大人很快也会赶来这里来,亲自向玉真子道长颁发赏银,以表彰他为民除害之功。嗯,在王大人没来之时,不如我们先请玉真子道长上前,给大家说几句。”

台下众人听言个个欢喜激动,掌声喝彩声一片,几个官兵还抬来了些大大小小的锣鼓,只待王镇大人一到,就要好好热闹一番。

玉真子肃然坐在高台之上,目光内敛,神色从始至终没有变化,听到军官邀请自己向众人发言,微微一笑起身,走到台前四处一环顾,拱手道:“各位乡亲,贫道和两个弟子昨日路过柳州,见昭昭日月朗朗乾坤之下,居然会有妖人红蝎王为祸之事,所以多管闲事,出手将妖人拿住。贫道不善言辞,并没有多余的话要说。台下若有受过妖孽祸害之人,请上台来认一认,看看为祸的妖孽是否就是此人。”他声音虽然不大,却远远清晰传出,每个字都让人听得明明白白。

荀行之听他说话心惊不已,料其必然练得有卓越的奇功,话音方才能如此的通透。

玉真子的一位弟子跨步上前,掀起一个大木箱的盖子,跟着将木箱往台下方向一侧,众人一阵喧哗,看到箱子里面居然装了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子。

台下受过红蝎王祸害的人有几个爬上台去,围着木箱仔细查看,其中一个老年男子忽然放声大哭,大声道:“就是这个妖人,头上有一块大的红斑,他化成灰我都认得到。我可怜的儿子,终于老天有眼,帮我报得了这个血仇。”老人抽出身上的铜烟斗,对着木箱里的人就是一阵痛打。军官模样的人怕众人将红蝎王打死,赶紧把老人挡住劝开,旁边另几个受害之人也都跟着认出,木箱中人正是红蝎王。

鲁天平忍不住心中好奇,也爬到台上就近看了红蝎王两眼,回到台下小声道:“这个红蝎王真是罪有应得,手脚都被打残,刚才张嘴呼叫,我见他舌头也被割掉了。嗐,真是有点吓人。”兰小龙听言忍不住啊了一声,心中有些害怕。

众人正在议论纷纷,台下一阵嘈杂声起,有一行身着铠甲的官兵来到了高台前面,围观众人连忙让出一条通路,听不少人在说:“王大人来了。”

当先一个身着银色盔甲的中年男子登上高台,对玉真子拱手道:“道长莫非就是擒获红蝎王的玉真子?柳州团练使王镇这厢有礼了。”

玉真子微微躬身,对王镇行礼道:“玉真子参见王将军。”两个弟子也在一旁跟着行礼。王镇大笑两声,道:“几位道长毋须多礼,玉真子道长实乃天降神人,助我们柳州除得一害,柳州甚幸,黎民百姓甚幸。唉,王镇为官一方,却不能及时解除百姓的祸患,说起来实在惭愧得很。”

旁边站立的军官上前向王镇行礼,道:“王大人,红蝎王就被囚在玉真子道长的大木箱里面,我方才已两次请来受害之人辨认,确认其正是在我柳州为祸的妖人。”

王镇缓步上前,瞪了一眼木箱中的红蝎王,跟着走到高台边上,平息一下众人的喧闹,对四周百姓大声道:“妖人红蝎王,在我们柳州先后夺了九条人命,糟蹋了五个良家女子,现已被擒获并验明正身。本官会先将其羁押拷问,定案以后再将其枭首示众,首级挂在城楼之上七日,以平我柳州的民愤。”台下众人听言群情激奋,纷纷大喝要将妖人碎尸万段方能解恨。

王镇招一招手,台下有四名官兵每人托一个木盘走上台来,他将木盘上的红绸掀开,见每个盘里封得有二百五十两纹银,对玉真子道:“望道长能在柳州城中多留几日,本官尚有诸多需要请益的地方。州府衙门历来有诺必践,这里是纹银一千两,就请三位道长笑纳。”

玉真子淡淡一笑,对王镇拱手道:“贫道乃方外之人,钱财于我有如浮云,只会平添身边的累赘。贫道斗胆失礼,请王将军收回成命。”他微微侧身,往身后的另一个木箱一指,接着道:“贫道昨日率弟子直捣贼窝,取得了不少红蝎王劫来的财物,还正说要请王大人帮忙,将其归还给柳州的百姓。”

他吩咐弟子打开另一个大箱子,朗声道:“这箱子里有黄金三百两,纹银一千二百两,锦缎十匹,玉器古玩三十余件,想来都是红蝎王在柳州一带劫掠所得的赃物,贫道就此将其面呈王将军,请将军代为处置。”台下众人瞩目观看,木箱中果然是各样的金银锦缎古玩,不一而足。

王镇见玉真子不仅不受自己赏银,居然还上缴了如此多的财物,心中感动莫名,微呆了一下,开口叹道:“道长义薄云天,实在让人心悦诚服,本官谨代表柳州百姓感谢道长的厚恩。道长若不愿受赏,那本官就换个办法,命人在柳州城外以道长之名建一座道观,日后来供老百姓行礼瞻仰,以表记道长的功勋。衙门主簿再将道长除恶扬善事迹依例上报,请文史馆为道长修书立传,让道长贤名能百世流芳。”

他顿一顿,跟着大声道:“嗯,这两月我州府衙门接报十起,百姓被劫的财物和道长今日所缴之物基本都吻合。赃物既已缴获,此案已可定谳,妖人红蝎王三日之内便可伏诛。本官一定不负所托,尽快将这些财物妥善归还给各位失主。”

台下众人此时欢欣鼓舞,几个官兵已经开始敲锣打鼓,庆祝妖人被擒获,民众所失财物也尽数追回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