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仅支持手机访问
第二十章、闲野妖踪 下
发布日期:2018-01-23 10:29:36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未知    浏览量:0

玉真子眼光四顾,举手示意台下众人不要喧闹,微叹一声道:“红蝎王虽然伏法,但柳州城的妖患并未尽除,此时尚不是开心庆祝的时候。王将军若想保一方长治久安,还要多听贫道一言才好。”

王镇听言有些疑惑,忙道:“道长乃世外高人,就请不吝多多指教。”

玉真子在台上踱了几步,扬手朝西面一指,神色冷峻道:“由柳州城往西三百余里的雾罩山,山高路险,荒无人烟,历来都是妖魔鬼怪群聚的地方,这个红蝎王就是从那边山中过来。将军此时斩了他,山中其余妖人同伙未必会善罢甘休,将来如果再来柳州城中作乱,到时将军又为之奈何?”

王镇脸上变色,惶恐道:“请道长给我们指条明路,柳州城要如何才能彻底断了妖患?”

玉真子冷哼一声,缓缓道:“想要断了妖患,须得举兵荡平雾罩山,铲除其中的各路邪魔妖人,方才能说得上是彻底。”

王镇听言面有愁色,沉吟一阵方道:“道长有所不知,柳州城都算不上朝廷的边关要塞,城中的常备兵力尚不足两千,守护城池已经不易,想要兴兵去讨伐大山中的妖人,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呐。”

玉真子忽然大笑几声,道:“将军不用忧虑,贫道既已在此开言出谋,自然要尽力来帮将军分忧。将军只需要拨给我五百精兵,备足兵械粮草,我保证能率兵荡平雾罩山,把山中妖人的首领擒回来交由将军发落。”

王镇微微有些不安,道:“就五百兵力进山去降妖,恐怕难以当得重任吧?”

玉真子长声道:“若是贫道不去,将军就算派五千精兵进山降妖,也未必能是群妖的敌手。既然贫道去了,那将军只需看贫道的本事就行了。呵呵,将军想想这些山中妖人,身躯可有这几根木桩结实?”

玉真子往后一扬手,后面的弟子递上了一把宝剑,他接剑之后低吟一声,忽然腾身飞起,身影似疾风掠过高台,宝剑出鞘,转眼将高台侧面的四根的木桩拦腰劈断,任由粗大的木桩滚落在高台之上。

荀行之定睛细看,见每根被玉真子劈断的木桩都有水桶粗细,他的剑锋过处,木头被斩切得异常平滑,就仿佛是锯子锯断。心中不由一震,想无论这宝剑有多锋利,都需要极强极巧的劲力才能将木桩劈得如此整齐,若同样的事要自己来做,多半无法做到。鲁天平也看得心惊不已,心想用自己的青钢斧来劈大树,也未必能有他的宝剑劈得这样利索,在世间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异人。

玉真子宝剑入鞘,立在台上大笑几声,开口道:“贫道虽是浪迹江湖的闲人,却也是七层天上几位仙尊的常客,曾经和二十八星宿推杯换盏,与朱雀玄武星君称兄论弟,莫非将军还信不过贫道的本事?”

台下众人从未见过如此神妙的功法,一时间一片寂静,被震得大气不敢擅出。王镇虽是武官,也被玉真子的奇功惊得目瞪口呆,半晌才回过神来,赞道:“道长不愧是大罗神仙临凡,有道长来主持柳州的降妖大计,我等又何愁妖患不除?嗯,这出兵之事本官不能擅作主张,我会即刻命人修书,对上呈请出兵,争取能调拨一千精兵由道长统领,早日进雾罩山降妖。”

玉真子拱手笑道:“王大人英明果断,实乃是一方百姓之福,那贫道近日就在柳州城中落脚,静候王将军的差遣。”

台下众人此时陆续回过神来,喝彩欢呼之声四面响起。王镇恭敬道:“若道长现在无事,请随我一起回到刺史府衙之中,我再向道长好好请教请教。”玉真子微微一笑,颌首应允。

 

玉真子师徒跟随王镇离开,两个木箱被随行的军士抬走,台下众人也都陆续散去。鲁天平耸耸肩,想着此事心有不甘,道:“这个玉真子也真是多事,既然不想要这一千两纹银,那就把红蝎王留给我们兄弟来拿嘛,嗨,让我们白白激动了一场。”

荀行之笑道:“玉真子道长可是位罕有的奇人,禽妖除魔想必已不是第一遭了,所以出手才会这么干净利索。若将来有机会,我们要向他好好请教一番才好。”

兰小龙开口问道:“红姐姐,刚才听玉真子道长说还要带兵去雾罩山上除妖,不知道我们要去的雷霆山和雾罩山距离远不远?”

红云飞想想,道:“雷霆山在柳州城的西南面,距离柳州大约有五百里地,这雾罩山我以前都不曾听说,既然是在柳州以西三百余里,那距离雷霆山应该已经很近了。”

她顿一顿,对荀行之道:“荀大哥,今天这件事很是出乎意料,我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什么不对之处,但又没有想得很清楚,所以是什么感觉也说不出来。”

荀行之看她眉头紧锁,笑道:“我们来柳州城本是来玩耍,既然红蝎王已经被拿住,正好大家可以轻松一下。红姑娘先不要空费脑筋,等耍够了再慢慢细想也不迟。”

邵举廉则心有顾虑,开口道:“大师兄,我今天见识了这个红蝎王的恶毒,心中忽然有一种担心。想这雷霆山距离雾罩山不远,不知道天地神魔会是不是也有像红蝎王一类的妖人与会,我们若是过去和这样的妖人同台宴饮,那岂不是会惹来一身不干净?”

荀行之听言也有疑虑,问红云飞道:“红姑娘,你觉得邵师弟的话有没有道理?”

红云飞道:“天地神魔会是以虎魔王之名召集的大会,据我所知,虎魔王在江湖中口碑甚好,并没有什么出格的恶行。”

她顿一下,接着道:“魔王们要经营一个自在的洞府本不容易,都会爱惜自己的名声,极少会有魔王无端去到俗世之中为恶,招惹官府中人。如果在天下恶名一出,不止神庭和官府会来进剿,就是其余魔王也有可能会出手将其铲除,乃是魔王的大忌。像红蝎王这样淫邪的妖人,我都还是第一次遇见。”

荀行之想一想,道:“那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还是去雷霆山上看看,感觉好就多停留一阵,如果感觉不好就早些离开,原也没有什好担心的。”

 

下午五人在柳州城中信步闲逛,鲁天平嘴馋,见到当地的风味小吃都拉着荀行之邵举廉一起品尝一番,红云飞兰小龙不爱吃东西,就在街边四处游走,各自买了些胭脂和水粉。

眼见日头偏西,几个人也逛得累了,正想返回到客栈中休息,忽然见到街上有不少人在匆忙奔跑,鲁天平上前打听,一位中年男子朝北面一指,语气惊惶道:“前面的金福客栈刚来了一个妖人,凶恶无比,指名要找玉真子道长寻仇,唉,不相干的人就赶紧躲一躲吧。”说完就匆匆跑着离开。

荀行之听言心中惊异,对鲁天平红云飞四人道:“走,我们赶紧过去看一看,是什么样的妖人竟然会如此嚣张。”

五人快步赶到距离金福客栈不远的地方,远远便看到客栈大门口站了一个七尺多高的黑衣壮汉,须发不整面如寒霜,空手握拳,就像个铁塔一样立在街心不动。街道两端陆续赶过来不少官兵,手持刀枪弓箭,已经把壮汉围困了起来,还有些胆大的年轻人正站在不远处留心看热闹。

红云飞对荀行之小声道:“荀大哥,金福客栈应该是玉真子在城中的落脚之处,这个男子上门来找他寻仇,就孤身一人赤手空拳,我们且先不要贸然出头,待看清楚情形再作打算,如何?”荀行之点头称好。

黑衣壮汉目光低垂不言不语,对包围自己的官兵视若无睹,过一阵,见他忽然抬起头来,粗声吼道:“玉真子妖道,爷爷我已经等了你两刻钟时间,你他妈的是个乌龟也该给我爬出来了吧?”只听声若霹雳,震得四周的人耳中嗡嗡作响。

一个官兵头领心中恐惧,手中令旗一挥,下令众官兵对黑衣人开弓放箭,街道两端立时有十多只雁翎箭朝壮汉身前嗖嗖射去。

壮汉低嚎一声,忽然闪身就地一滚,双手鬼魅般挥出,接了五六只迎头射来的箭,一折两断弃了箭翎,跟着散花般反向运劲掷出,街边上持弓箭的官兵反被哗啦啦射倒了一大片。发令的官兵头领被他的邪功惊得呆住,手里令旗举在空中不敢再挥落下去。

壮汉重新立直身,对众官兵沉声道:“本大王今日不想杀人,尔等官兵不要再来惹我,去速速帮我把玉真子找来,我有话问他。”

弓箭手后面手持刀枪的官兵战战兢兢,正欲缓步上前进逼,蓦地听到一阵长啸由远及近,见有三个奇人从天而降,飞落到了金福客栈的大门前面,众人定睛细看,来的正是玉真子和两个手持宝剑的徒弟。围观的人群不由一阵欢呼,都希望玉真子能当众施展神功,将黑衣壮汉出手拿下。

玉真子落地之后微振衣衫,上前两步冷笑道:“妖王,你也真是爽快,不用我兴兵到深山里去拿你,居然就自己找上门来。且先报一报名号,看是否值得贫道亲自出手捉你。”

壮汉打量一下玉真子形貌,冷哼一声道:“妖道,你既然能够潜入雾罩山去捉我兄弟,那自然对我山中事情多有了解。我便是雾罩山之主,江湖人称豹魔王。我的手下不死无籍之鬼,你也先报上自己的门头来。”

玉真子眼中异彩闪动,开口笑道:“居然是豹魔王亲自前来问罪,那贫道可是荣幸之至。呵呵,贫道与弟子天涯漂游,从心所欲自成一门,都说不出什么像样的门头来历,只不知天鸿法士所创的魔功,豹魔王都学到了几成?”

豹魔王冷冷一笑,道:“你果然是知道不少我山中之事。我师父神通无敌,哪怕就学到他老人家一成功夫,也已经足够对付你这样的妖道。你把我红蝎王兄弟从山中抓走交给官府,究竟意欲何为?”

玉真子大笑道:“除魔卫道,向来都是贫道的分内之事,又何须再找什么因由?过上几日,待你和红蝎王双双伏诛之时,也就知道贫道究竟意欲何为了。哈哈哈哈。”

荀行之听两人对话,心中大为震惊,这号称豹魔王之人居然会是天鸿法士的弟子,那岂不就是虎魔王的同门师兄弟?不知又如何会与红蝎王这样的妖人走成了一路。

见豹魔王眼有烈火,怒极反笑,高声道:“也好,我今日就先收拾了你这个妖道,再说救我的红蝎王兄弟之事。”

他振臂顿足,方欲出手发难,但环顾一下四周人群,却又慢慢收敛了怒火,长吐口气道:“妖道,你我若在此处动手决生死,势必伤及众多无辜之人。不若这样,你说一个无人的地方,今晚初更时分我带两个兄弟过来找你,大家痛快以真功夫定个高下,如何?”

玉真子冷笑道:“你想要多约助拳之人,那也正好,省得贫道以后多费功夫再去四处寻找。嗯,柳州城北五十里外有座小山,人称蜈蚣岭,今夜贫道和弟子就在山前的开阔之处等你过来。”

豹魔王冷声道:“我豹魔王与人约战,何曾会需要找人助拳?我今夜也带两个弟子过来,到时才方便挖出大坑,把你几个妖道就地埋了。”他说完衣袖一摔,蓦地腾身飞起,往柳州城以西的方向飞去。

众官兵见豹魔王脱身飞循,不知该如何追剿才好,眼光都齐齐望着玉真子。玉真子俯身拾起地上的一根断箭,看了两眼,对官兵头领道:“你先回去禀报王将军,就说今日有妖王来柳州城进犯,伤了我们多个弟兄。贫道已经出言应战,夜里会独自前去与妖王决个高低,无论结果如何,出兵雾罩山之事都已刻不容缓,要请王将军速做决断。”

众官兵连连答应,扶着几个受伤的兄弟匆匆离去。街边众人见豹魔王已经飞走,有些人高兴有些人害怕,闲议一阵也都慢慢散去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5